“二更食堂”关停:节操仍是自媒体大号的刚需|荔枝时评

2018年05月14日 16:31:47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麦徒

  (作者麦徒,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号称拥有数百万粉丝、曾融资数亿的顶级大号“二更食堂”,彻底凉凉了——虽然善于制造热点的它,把自己制造成了热点,可在发布蹭“空姐遇害”热点的低俗文章引发众怒之后,先是被浙江省、杭州市两级网信办约谈并责令整改,被微信平台拟关“小黑屋”7天,然后,今日凌晨,二更创始人丁丰在朋友圈宣布关闭“二更食堂”公号,二更食堂创始人李明也被免去职务。

  眼看它成大号,眼看它出爆款,眼看它号塌了……“二更食堂”公号的境遇,验证了那几个字: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说“亡”已经算是轻的了,虽然运营方主动对公号实施了“安乐死”,可仍难阻止网友的鞭尸步伐。在痛斥其“吃人血馒头”的一边倒声势中,“二更食堂”公号被钉在耻辱柱上,已成必然。

  这无疑是一记警示:很多所谓的自媒体看似风华正茂,但实则很羸弱——支撑其发迹的流量至上运营逻辑,或许是在悬崖边起舞。拿“二更食堂”公号来说,从“18个月内融资额超3亿”的创业标杆,到舆论的唾弃对象,或许只差了一个“不作不死”的距离。

  乍看起来,“二更食堂”公号是被自己的“误操作”判了死刑。《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里数钱》里,那些用词猥琐、格调低下的窥私狂式叙述背离了“逝者为大”的尊讳文化,也违反了基本的公序良俗。也难怪网民说,这是用文字又杀了受害者一次。

  或许写作者对公众愤怒情绪的燃点缺乏认知,并非故意去触碰价值观红线,但即便如此,这么“三观不正”的表述能发出来,仍暴露了某些顽疾,那就是“变现焦渴”驱动的流量狂热、内容把关上的专业硬伤媾和之下的修养匮乏。而这,随时都可能勒紧脖子上的那根绳索。

  做公号可以“二”,但不能太“二更食堂”。就眼下而言,再鞭挞“二更食堂”已没有多大意义,更重要的,是以此为负面案例,为自媒体们划清责任维度的边界意识。这不是在新业态生长层面对其画地为牢,而是为了其更稳健的发展。

  都说这是个自媒体时代,可说到“自媒体”,很多人只看到“自”的特质,却没有看到“媒体”性质。作为“以技术拓宽言路”的新媒体形态,自媒体的内容生产流程和整体运作模式,确实不该跟传统媒体等同,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媒体就能弃守基本的媒体伦理。

  把他人的血涂成流量口红,绝非空姐遇害案上才有的病态景象。在有些自媒体看来,大概没什么不能做成流量生意,用10+换取的“加鸡腿”和KPI加成意味着一切。在爆款膜拜下,他们嗜痂吮痈、猎奇逐臭,以至于有网友说:“我不知道他们在后台一遍遍刷新阅读量时,会不会默默期待更多的遇难事件出现。”在自媒体浇灌出了茂密的舆论景观,也抬高了刷屏的“出格门槛”之后,他们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情绪写作”也变得轻车熟路。

  而与其“爆款导向”下的畸形生产思路对应的,却是内容把控和“风控”的严重弱化。很多善于给资本讲故事的自媒体,都在淡化其“自媒体”属性,强调自己是内容创业平台,结果就是内容生产的业余化。

  以“二更食堂”为例,他们从自媒体到涉文化类内容全域生态,并创造内容创业神话的背后,是早前媒体曝出的约300名员工仅6人运营公号。内容把关能力可以想见。这两天某上市公司因收购了“50个编辑运营981个号”的量子云广被上交所函询,就令人瞠目:当部分自媒体运营人力投入与其规模配比失衡到这地步,出现洗稿或标题党等乱象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值得警惕:现在很多自媒体大号设置议程和带动节奏的能力极强,许多公共事件的舆论热度与舆情走向,也是被它们牵着走。在此情况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自媒体畛域的失效,难免会让舆论质地大受影响。

  而对很多自媒体大号而言,或许有句话也该被听取: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当你的责任坠落深渊时,深渊也会将你拽下。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