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被遗落校车致死,“无证经营”不是关键|荔枝时评

2017年07月24日 15:51:2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尼德罗

   (作者尼德罗,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资深时事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从6月28日至7月13日,正好半个月的时间,河北省连续发生了四起幼儿园校车遗落幼儿致死事故。事发地分别在保定、唐山、石家庄、廊坊。在四起悲剧事件中,幼儿致死的方式有着惊人的一致,全部都是遗落在校车上,高温暴晒致闷死。

  悲剧之所以会发生,一定是因为突破了多道安全防线。在这四起事故中,只要司机、老师任何一个层面做好人数清点工作,包括在上车、下车、上课、下课多个环节按流程做好,就不会出现这类事件。但事实情况却是,从司机到老师,都没有按照流程操作,他们的不负责任最终造成了四起悲剧。

  孩子的生命已不可挽回,但一味地指责司机和老师的责任心,对于问题的真正解决却难有裨益。因为司机和老师的责任心缺失只是问题的表征,在他们不负责任的背后,是幼儿园办学野蛮生长的现实,以及地方教育部门未能恪尽职守的现状。

  四起事故中,除唐山的一家幼儿园,其他均属无证幼儿园,接送车辆也均不合规。幼儿园无证经营,这一点当然非常刺眼,但为何没有经营资格却能大行其道办学呢?7月13日在河北霸州亲爽养正幼儿园发生的致死事件,该幼儿园不但办学多年,而且已经开有4家连锁幼儿园。且不论家长没有意识到幼儿园属于无证经营,甚至,就连幼儿园内的一部分老师也不知道该情况。

  对无证经营情况最了解的,当然是幼儿园的投资创办人和当地教育部门的官员。但此二者却似乎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首先,办证本身的要求非常严格,场地、师资、消防要求都超出许多幼儿园可承受的范围,与此同时,大量幼儿入读幼儿园的需求却客观存在。对于大量的入学需求来说,公立幼儿园的数量寥寥,假如不能引入私立幼儿园,那么幼儿教育的需求就根本无法满足。于是,无证经营似乎成了双方默认的现实。

  除此之外,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分析认为,私人幼儿园“如果没有登记,出事之后关园即可;如果登记了,就需要负连带责任。”不登记,一方面私立幼儿园可以无证经营,脱离监管;另一方面,出了问题官员也可以免于连带责任。

  面对困境,霸州市宣传部官员的态度超然,他表示:“政府兜不起来所有幼儿园,包括师资力量和学校校舍等,都需要相当财力的支持,应该从立法角度推进。”这样的说辞固然没有大的逻辑问题,但却有将政府责任撇得一干二净的嫌疑。真实的情况是,当地政府除了每次在事发之后采取运动式的整顿措施,关停几天幼儿园,并没有其他有效做法。这些幼儿园或停业几天,或干脆改个名字,等风头一过,一切如初,纹丝不动。

  在城乡二元体制短期内不能消除的情况下,政府无法全部包揽幼儿园的教育,更无法解决入托的问题,这是一个长期性、结构性的问题。由此,乡村、小镇和大城市郊区无证幼儿园的盛行可能将是一个长期现象。在此背景下,无证、无监管幼儿园的安全问题,却不应该任其继续野蛮生长。

  在野蛮生长和政府包揽之间存在一个漫长的灰色地带,在这个灰色地带上,应该出现一些更接地气的安全监管策略。仅仅是因为司机或老师的一时疏忽,就已经有4名幼儿丧命,在通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因为沟通不畅导致了幼儿生命的消逝,是对这个时代的羞辱。对此,我们的地方政府难道不该有所行动吗?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