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不分高下|00后说

2015年07月02日 00:00:00 | 来源:江苏网络电视台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糯米粥  

  (作者糯米粥,00后,初中二年级学生;本文系作者为江苏网络电视台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因为作文不是文学,所以人人都可以写得好 

  每次一上作文课听到同学们的作文,都深切地感觉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哪怕我的作文次次被当范文读,极少失手,那些人的文笔却超乎想象,直追上来。 

  所以嘛,文笔是啥玩意儿? 

  ——直接选择这两个字点击<词典>,手机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文笔”是指文章中运用语言文字的风格和技巧。 

  说起来,风格这东西在应试作文里不算是个必需品,只要别太搞笑就行。老师对大家总是很宽容,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早早地有风格,有风格也未必是件好事。 

  技巧倒是很重要,不过技巧老道娴熟有时反而会使作文感情减弱——因为起承转合太过步步为营了。 

  作文高手们善于搭配各式各样不易雷同的词语,心理描写细腻动人,细节描写令人赞叹,还能在结尾处不易察觉地拔高思想深度。一篇作文下来,浑然天成,我禁不住心生憧憬。 

  但,到底是为什么?让我喜欢的作文常常被打出个八十不到的成绩,被视为反面典型呢? 

  貌似很擅长迎合老师口味的我,其实一点也不懂啊。 

  我也不“会”写作文,只是写的东西被老师所喜爱罢了。我自己特别得意的作文,往往得到我整学期的最低分(虽然还是妥妥的前几名);有时我觉得勉强的作文,却可以出乎意料地受到老师的赞赏。 

  ——什么样才是合格的作文呢? 

  夏宇和席慕容,你喜欢哪一个 

  把夏宇和席慕容放在一起比较。我相信席慕容的大众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然而一众文青往往首推特立独行的夏宇。 

  毕竟席慕容写的只不过是“小诗”。忽然意识到,在这平庸的生活中的,我一直都在等待的是一个能全心地相信我,不觉得我矫揉造作,不需要我仔细斟酌言语去刻意讨好、生怕冒犯的人。怪得咄咄逼人,忽而贴近忽而疏离,在她营造的世界里我简直无法脱身。 

  夏宇更残酷,更冷静,更深沉,风格多变。席慕容美好得像童话里的公主,精致绮丽。 

  她们俩不是一个级别的,就像琼瑶怎么能和莫言是一个级别的!连席慕容自己都写诗赞颂夏宇。《我爱夏宇》是我在《迷途诗册》中最喜欢的一篇,总觉得也有夏宇的影子。 

  于是我们只有看夏宇并且跟着看夏宇的人共同鄙视看席慕容的过去的自己,把自己的一颗少女心踩在脚下——呸,谁说看席慕容的就是少女心?也可以一边抽烟喝酒敲筷子一边读“往昔的美好……”嘛。 

  所以说,其实这一段的重点并不是席慕容和夏宇到底谁好谁坏,毕竟我一点也没资格评判。只是这逼得我不得不去想一个问题,怎么样是成熟的,怎么样是幼稚的。 

  看《小王子》的比看《百年孤独》的幼稚吗? 

  对于某一部分人来说,似乎看高深的书和别人不懂的电影就能说明自己的小众和特立独行。为此情愿否定过去的自己,哪怕它曾经带给你多少快乐。 

  好吧,就算它比较高明(尽管事实并非如此),但也不说明看着它的你就高明了,因为你谁也不是。 

  顶多只能说,席慕容像猫,夏宇像北极狐。 

  对另一小部分人,“理性”是最重要的。我在豆瓣上看书评的时候,总是有人表示“这不是这个作家写得最好的书”,或者因为自己心境浮躁看不下去就表示“无聊”。哇塞,你真是比作者本人还厉害唉,简直站在天上俯视全局。 

  可是怎么搞的,《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我笑得开心死了,一点也不觉得无聊。(本来这又不是小说集,《纽约客》上的文章怎么可能写得像《精灵鼠小弟》?可他风趣幽默的风格贯穿全书啊。) 

  从席慕容到夏宇不一定意味着成长,看席慕容也不是浪费时间。能带给人启示的都是好书,就像友谊不能被量化的各色朋友,对你的真诚不分高下。 

  我爱席慕容,我爱夏宇。你可以不喜欢她们,但不要贬低她们。因为喜不喜欢是主观,大放厥词觉得她们不好是臆断。 

  我们其实分不清艺术和平凡 

  它的黄,仅仅是一种颜色? 

  此刻,我的叙述中断,在一院子的玉米中间走失 

  我是它们其中任何一个都矫情 

  我是它们中间任何一个都居心不良 

  它们横七竖八,漫不经心 

  ………… 

  上面这首诗,叫《一院子的玉米棒子多么性感》。我只能摘到这里,因为即将出现诗人余秀华惯有的“少儿不宜”。 

  她是因为“脑瘫”而出名的,但我知道她时并不知道这一点。我只是被她的某些字句震撼、惊艳、感染。 

  我们可以认为《一院子的玉米棒子多么性感》中的“玉米棒子”和“性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首诗雅俗结合,文白参杂,有汪曾祺的风范。 

  但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说她的诗一文不值。 

  其实我想很多人也和我一样,不知道什么样的作文该得高分,很多时候分不清好坏而看得津津有味。 

  我们在这世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一定要去分出文学的高下吗?风花雪月也好,辛辣讽刺也罢! 

  我一直记得,有个测试测你能不能分清卡利夫卡和郭敬明书里的句子,我还真弄错了两个。什么文风啊,思想啊,没你想的那么隔阂。作家和作家间能怎样天壤之别呢,对于我们来说,去挑剔它们未免没有必要。 

  但愿有一天,可以骄傲地说,对,我就喜欢席慕容。而且,我也喜欢海绵宝宝。

  江苏广电“荔枝新闻”招募00后评论员!稿件一经录用,我们将支付相应的酬劳,优秀者还将签约成为江苏广电“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详情请戳我!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