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一线纪实| 00后女大学生回乡抗洪口述:一下午搬100袋沙,洪水不退我们不撤!

2020年07月15日 12:04:33 | 来源:荔枝新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特报记者/李照 实习生/ 阿肉克

  截至14日17时,长江九江段实时水位为22.62米,超出预警线2.62米。作为继上海崇明岛、南京江心洲后长江第三大居住岛屿,江西九江市江州镇正在遭遇1998年来最严峻的洪水考验。

  江州镇位于江西九江柴桑区东北部,地处长江中下游,为长江冲积岛,属于平原地貌,四面环水,被称为“岛镇”,岛内最高点海拔20米,最低点仅14.5米,全镇户籍居民有4万多人。

  然而,由于青壮年多外出打工,留守岛内的人手不足,41.36公里堤坝防汛压力极大。数日前,江洲镇人民政府发布公开信,召唤在外乡亲回乡抗洪,守卫家园。

  这封加急“家书”发出后,响应者众多,荔枝新闻从江洲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截至7月14日,已有4100余人回乡抗洪,“是否还有缺口,还要看水情。”工作人员表示。

  这批从外地赶回来的游子,有自驾10小时的退伍老兵,有00后大学生,也有广场舞阿姨团。荔枝新闻采访了在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二的徐欣。当看到家乡发生严重洪灾时,她心里十分着急,11日晚主动联系村委会要求到一线参加抗洪抢险工作。

  以下为徐欣口述内容:

  我出生在江洲镇,很小的时候便随父母移居九江市区生活。但我的爷爷奶奶还在老家,逢年过节,我还是会回到那个小岛,江洲镇收藏着我很多温暖美好的回忆。

  每年暑假,江洲镇是我们的避暑胜地,气候比城里凉爽。岛的北边有一片沙滩,我和兄弟姐妹们会在沙滩上画画,寒假回去过年,一大家子走亲访友,也特别有年味。

  今年7月1日学校放假后,我从江苏淮安回到了九江,朋友圈不断更新着江洲镇的汛情消息。江洲镇是一个经江水冲击形成的江心岛镇,每年都会有汛期。岛上留守的大多都是老人和妇女,每当人手紧张的时候,不少青壮年都会主动回乡,参加抗洪抢险,爸爸以前也回去过好几次,这几乎快成为江洲镇的传统了。

(江洲镇洲头的水情 图/东方IC)

  以往我不觉得有什么,但今年新闻频繁刷屏,让我意识到情况可能十分严峻,正好当时我看到了那封特殊的“家书”。

  朋友圈和社交平台上不时传来短视频,我小时候经常玩耍的沙滩,如今变为一片浑水,水位临近堤坝最高限,树木大部分浸泡在水中,房屋渗水,那一刻,我决定为家乡做些什么。

  我跟父母说起自己想回老家抗洪的想法,他们都很支持,帮我联系了村里相关人员。爸爸当年参与过江州镇的98年抗洪,我还没有出生,如今,这个接力棒交到了我的手中。

  和高中同学相约回家抗洪

  当时村干部在电话里听说我要回来,都非常激动,说“非常好,可以,一定可以。”后来我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我的高中同学李文欢看到后也想加入,就这样,我们决定相约同行。

  7 月 12 日,我和李文欢六点从市区出发,骑40 多分钟电动车到江洲渡口,然后坐船到了镇上。

  我们到的时候还不到九点,但已有十几个人在铲沙土装袋了,我们被告知主要工作是帮着铲土、填装、搬运沙袋、巡堤。

  我以前没干过什么重活,加上疫情期间宅在家里缺乏锻炼,学着铲土没多久我就开始喘,逐渐感觉自己的体力接近透支,手也软绵绵的抬不起来,只能在炎热的太阳下一次次机械地铲着脚底的沙子。


(徐欣正在装运沙袋 受访者供图)

  我以前没怎么用过铲子,刚开始的时候很不顺利,总是一群人中装沙最慢的一个,但随着操作熟练程度的提高,铲土、装沙袋这些工作变得得心应手,谁说女孩儿不如男?

  现在的我,一个下午时间就可以搬100 多袋沙,每个袋子有将近50 斤沙子。这些沙袋被堆积在堤坝上,形成沙墙,以应对洪水。铲起沙子扬起一层层灰,我心想,今天我把小时候没玩过的沙子铲了个够,算是弥补童年的遗憾了。


(受访者供图)

  每天早上七点多到江洲镇,中午吃村里统一定的盒饭,干到下午五点左右收工,每天回到家已经一身汗味儿了,腰酸背痛得只想瘫在沙发上,这就是我日常。

  即使被晒伤,也绝不停下来

  江洲镇的气温很高,三十三、四摄氏度,蚊虫、酷暑都是不小的考验,尤其是强烈的紫外线。

  我平常很注重防晒,女生嘛,都会比较在意自己的形象。每次出门脸上和身上都要擦防晒霜,出门也是伞不离手,不过在抗洪一线可就不能这样讲究了。

  刚到抗洪现场的时候,我穿了长袖、戴着帽子,还备着防晒霜。但在铲沙过程中,戴着帽子让动作本就缓慢的我效率更加低下。我摘下了帽子,去之前我心里还想着两三个小时补一次防晒,可一旦开始铲土我就把防晒忘得一干二净了。


(同行者手臂晒伤 受访者供图)

  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在回去的路上我感觉到皮肤有灼烧、刺痛感,照镜子一看,我的额头、鬓角、耳朵等部位都被晒伤了。

  所有女孩子都爱美,我也怕晒黑,也想漂漂亮亮的,可是现在家乡的汛情高于一切。家在,一切才有意义,所以在现场的时候根本不会多想。


(沾满泥浆的雨靴 受访者供图)

  当汗水滴到紧握铲子的手上时,我没有一丝辛苦,反而觉得流下的汗水是值得的,并且为自己能在这一片土地流下汗水油然而生一种幸福感。

  此外,巡堤也是我们的重要任务。20多公里长的堤坝,划分到15个村,每个村再细化安排人员值守,主要是观察堤坝水位等情况,每半小时汇总一次,以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家书”发出去后,每天都有近千名从全国各地返乡回来的村民,他们大多被分配在171个哨所参加巡查工作,大家巡堤的时候也会拉家常,“我是从厦门回来的!”“我是从广州回来的!”“不管我们身处何方,只要家乡需要我们,我们马上回来!”大家纷纷聊起自己回来路上的故事,天南海北,却有一种自然的默契。

  家乡是我们的原点,无论走得多远,我们的心始终与家在一起。只要洪水不退,我们就寸步不离,誓守我们的家乡。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