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捐”频现,现代公益事业不该沦为“功德箱”|荔枝时评

2018年07月31日 14:17:3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王钟的 

  (作者王钟的,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西南宁一位母亲在慈善平台筹得善款25万元救女儿,却被人揭露家中有多套房,开奥迪车,经营餐馆。近日,平台表示当事人已退回全部善款,这些善款将原路退还给捐款用户。

  尽管该事件已经平息,但是围绕互联网公益“诈捐”的讨论,注定不会就此画上句号。层出不穷的互联网“诈捐”风波,消耗着公众的信任,一次又一次地打击着公益事业。

  据媒体统计,去年,首批12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筹款总额达到25.9亿元,尽管这一数字占社会捐赠总额的比例还不算大,但捐赠次数达到了62亿次。可以预见的是,互联网公益的公众参与度将越来越高,并将逐步成为社会捐赠的主要渠道。

  秉持现代公益理念,借鉴国际先进的运营模式,这是互联网公益平台“一出生就风华正茂”的原因。确实,有别于传统慈善组织,互联网公益平台没有那么多历史包袱。再加上背后诸多互联网巨头的撑腰,又使其占有了技术和传播的高地。但是,在舆论的视野里,恰恰是这些基因里就打上“现代”二字的平台,似乎更容易暴露问题。

  值得指出的是,透明性是互联网的本质属性之一。互联网公益项目之所以屡屡经受质疑,也在于其透明性较高,为外部监督创造了便利性。从这个角度理解,当下网络“诈捐”事件频发,不是因为互联网公益问题太多,而是因为互联网公益更容易发现问题,并往往会随着爆发的舆情迅速促进问题的解决。在这个意义上,社会应当对互联网公益释放更多的耐心和信任。

  但是,外部监督力度大,决不能成为纵容问题的借口。一些平台信息审核和把关不严,发起筹款的门槛过低,才为“诈捐”留下了缝隙。口口声声说着现代公益理念,行动上却停留在传统社会救济的水平,仿佛在网上随意立了个“功德箱”,这也是一些互联网平台在操作层面的现状。

  “诈捐”质疑更多地出现在众筹式个人求助的范畴。慈善法规定,个人不得公开募捐,但该法约束的是仅为面向大众和特定群体的“公益”,而不包括救济特定个人的“私益”。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个人求助就处于监管空白地带。例如,求助者隐瞒重要信息甚至编造谎言,就涉嫌违反合同法的规定。对“诈捐”者,不仅要有道德谴责,更要有法律制裁。

  某些平台也在助长虚假慈善信息的传播。前不久,深圳市民政局刚公布了对“同一天生日”项目发起方的处罚结果,在此前的2017年年底,该“网红”慈善项目存在受助儿童照片相同、姓名和生日却不同,儿童生日日期实际不存在等问题,引发社会热议,并成为当年公益慈善领域影响较大的负面新闻。平台为了扩大影响力和筹款能力降低了底线,导致网络公益“货不对板”。

  推动现代公益事业前行,也不能光凭一腔热血。河南女孩小凤雅去世以后,个别“公益人士”对其父母“诈捐”的质疑,和随后媒体深入调查以后对事实的澄清,显示了求助者和慈善组织、志愿者之间的复杂关系。显然,国内发展现代公益事业依然需要大量人才,以更合乎专业规范的操作维护公众、求助者的信任。在这个人人谈慈善的时代,需要的是沉下心来踏实做事的人,而不是随口作承诺,把慈善当成形象营销的明星式公益。

  在当下,国内社会依然处于从传统社会救济向现代公益慈善的转型期。传统社会救济建立在相对狭小的熟人社会基础之上,而在以陌生人社会为主要特征的互联网时代,传统社会救济的方法必然需要扬弃。慈善募捐与众筹式个人求助的界限不明确,以及从中滋生的“诈捐”乱象,是转型中急需解决的问题。

  当公益成为一门“事业”,被社会各方争相追捧的时候,它更应当进化为一种“专业”。树立良好的互联网公益氛围,不仅需要理念的传播与普及,也需要专业技术的发展和规则的守护。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