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花》:女人花,开不易|荔枝娱评

2018年05月05日 15:12:59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从易

  (作者从易,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青年文化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香港电影非常擅长讲述普通中年女性的故事。《女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幸运是我》等影片不约而同聚焦于中年女性这个群体,这些电影都成了令人难忘的佳作,并且这几部电影的女主角也都凭借出色的演绎拿下当年的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项。毛舜筠主演的《黄金花》延续的这一类型的故事讲述,从影40多年,毛舜筠也终于凭借黄金花这一角色获得第37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项。

  底层中年女性的生活是怎样的呢?

  《女人四十》中,孙太阿娥人到四十,正艰难处于“夹心层”中:上有老年痴呆的退伍公公,下有没有长大的孩子,丈夫性格软弱,工作也陷入瓶颈……生活的一切,仿佛都在与她为敌。阿娥每一睁开眼就如陀螺般不停转着,疲惫、窘迫、压抑,四十岁的她的生活内外交困如油煎如热锅煮。

  孙太阿娥的生活是普通底层中年女性的常态。在《黄金花》中,女主角黄金花面临的不仅有女人四十的普遍困境,更有特殊困境。她有一个自闭症加中度智障的儿子,必须时时刻刻地陪伴在儿子身旁,事无巨细地照顾儿子;因为儿子无法控制情绪,一旦暴躁起来就会不断打自己的头或用头撞硬物,瘦弱的她无法安抚、控制不了时只能无助地哭喊着“救命”……漫长的岁月里,她不仅承受着照料的辛苦——如她说的,照料儿子一人相当于别人照料二十个小孩,并且也要承受外界的不理解、歧视和排斥。

  祸不单行,人到中年,她与丈夫的情感也面临着“中年危机”。作为驾驶教练,丈夫与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有了婚外情,在被黄金花戳破真相后,两人发生了争执,丈夫直接选择离家出走,而黄金花只能瘫倒在地卑微地挽留:“我买了你的菜”……穷途末路之下,黄金花想要复仇,她想要杀死“小三”。影片大量篇幅聚焦于黄金花对杀人事件的两次筹划,但两次计划都流产了。儿子并非没有办法感知母亲反常的行动,他以自己沉默的方式挽回了误入歧途的母亲。黄金花悬崖勒马之时,丈夫也良心发现重回家庭。

  

  相较于《女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等优秀作品,《黄金花》在剧本上逊色不少。丈夫与小三的戏码铺陈太多,无关紧要的细节让故事的主线有些松散;而丈夫突然回归家庭然后两人和解团圆,更是“败笔”,仿佛再坚强的女性都离不开男人,即便这个男人有道德上的严重瑕疵。在主题的提炼升华上,《黄金花》也显得相对平庸,《女人四十》等故事最终落脚点在于更普遍的生活真谛,而《黄金花》则流于故事层面,无论是女人不易、中年危机还是自闭症的主题,都没有超越观众的普遍认知。

  但瑕不掩瑜,《黄金花》仍然深深地触动人心。这归功于饰演黄金花的毛舜筠和饰演自闭症儿子的凌文龙的出色演绎。一向在喜剧片里发光发热的毛舜筠这次洗净铅华,她将一个艰难母亲的煎熬、隐忍和痛苦表现得丝丝入扣,既平静克制又不失爆发力。观众能够被她的情绪所带动,能够感知到一个女人的不易,以及因这不易所折射出的女性的伟大。作为新人演员凌文龙,他饰演的自闭症儿子真实自然,让观众对这一群体有更多的了解、理解和包容。

  总之,女人不易,母亲不易。惟愿生活能够善待女人,善待母亲,善待那些苦难淤泥中仍然坚强开放的黄金花。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