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时评——馆长掉包名画为图书馆管理敲响警钟

2015年07月26日 00:00:00 | 来源:江苏网络电视台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赵晓航 

  (作者赵晓航,北京大学2015级研究毕业生;本文系作者为江苏网络电视台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日,一则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监守自盗的新闻,将原本处于清净之地的图书馆推上风口浪尖。 

  本月21日,广州美术学院前馆长萧元在广州中院受审。萧元任职8年期间,利用职权,私下取走国画大师张大千、齐白石及八大山人等143幅馆藏画作,临摹之后,再偷偷将贋品送回图书馆,而盗出的真迹则被他占为己有。其中,被拍卖,拍卖款项多达3000万元。据评估,加上他由于价格过低或无人竞拍等原因尚未拍卖的真迹,总值逾1亿元。 

  萧某的盗窃行为“专业性”颇强。他“并不盗取容易被识破的岭南画派作品”,而是选取画法上自己“力所能及”的作品进行偷窃,临摹之后,用赝品在图书馆以假乱真竟然长达十年之久。 

  这不免引起我们对图书馆从业人员职业操守的反思。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职业操守,当用“甘为人梯,敢为人先”来形容。图书馆的本质是服务,正如公共图书馆为公共文化普及服务,高校图书馆则是为高等院校的科研教学工作服务,图书管理员就应当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底线。在图书馆行业,多年来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从事古籍典藏工作的,禁止同时从事收藏工作,这是图书馆从业人员的基本职业道德。虽然在职业自由度更高的如今,这条流传多年的规矩被许多图书管理员遗忘了,但存在即合理,这是行业特殊性和专业性决定的。图书馆的典藏部门通常收藏各类珍贵藏品,无论职级如何,尊重馆藏、保护公共文化产品,是图书管理员的职业操守和良心所在。萧某作为艺术院校教职员工的艺术专业素养有余,而作为图书管理员的职业操守则严重缺乏,这就造成他干下了自以为瞒天过海的偷窃行为,挑战了一个行业的底线。 

  另一个角度来看,此次盗窃事件也对图书馆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方式敲响了警钟。国内很多高校内,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三馆合一,图书馆同时兼具珍贵藏品收藏的功能。而在正规综合型图书馆内,珍贵馆藏往往是存放在珍本库内的,珍本库的钥匙保管在至少两个人手中,善本库钥匙需要拥有权限的几个人同时到场,库房门才能打开。然而,广州美院图书馆竟然所有的钥匙都掌握在馆长手中,馆长更可以利用周末直接进入珍本库,更夸张的是,该馆长自己陈述,馆内珍本库的第三道门甚至常年不锁。可见,该馆的管理体制是多么的混乱,甚至可以说是为“家贼”创造了天然的条件。 

  不难想象,也许在诸多类似的专业高校或公共图书馆,三馆合一、人员不足的现象并不少见,这些图书馆的馆藏如何保护?在日常运作中如何对现有珍贵馆藏进行验真,这都是图书馆需要面对的问题。 

  当然,职业操守仅仅是道德层面的约束,图书馆自行制定的规则规范也不具备法律强制性,欲从根本上杜绝此类现象,还应从制度和法律层面进行优化,制定标准化管理规范。 

  目前,我国尚未正式出台专门性的图书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征集意见稿)》中规定,公共图书馆应当妥善保护和管理所收藏的文献信息资源,对古籍应实行保护性借阅,属于文物的,应当依法履行保护和管理职责。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公共图书馆的文献信息资源。该法律适用对象为公共图书馆,但并无高校图书馆,然而,2002年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修订)》甚至并无涉及古籍善本、珍品藏品保护的问题。 

  此次盗窃事件再次敲响了加速图书馆条例制定的进度。通过更具操作性的法律规定对图书馆行业进行规范,这也同时是对该行业和文物的一种保护。 

  好在,在该馆长盗窃十年后,盗窃行为交予法律,也算是管理失范之下的一种侥幸。但其他图书馆,能否有如此“侥幸”?在诸多自以为安全的图书馆内,尤其是缺乏行业专家的公共图书馆,善本库内的藏品真伪如何定期查验?是否也存在此类偷梁换柱的行为没有被发现?  

  博尔赫斯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是许多图书馆员的信仰,愿相应的制度更加完善,让这种败类不再出现。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