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一片苍茫》从黑白中观万象,于无声处听惊雷|荔枝娱评

2018年07月21日 14:29:16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绿流三千里

  (作者绿流三千里,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豆瓣阅读作者,猫眼电影特邀影评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方一片苍茫》最初的名字叫《小寡妇成仙记》,这名字带着二人转般的喜感,院线公映版改名为《北方一片苍茫》,文艺而忧伤。一喜一悲的两个名字都非常贴切,亦喜亦悲正是这部影片带来的奇妙观感。

  发生在北方农村的故事,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人在茫茫白桦林中行走,每一步都把雪踏出咔嚓的声响。随着那东北大碴子味的对话一出场,便打破了环境的压抑。导演对全片中情绪的把控很是准确、稳定,既不卖惨煽情,又不打浑逗笑,对片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真实冷静地呈现。

  总体来说这是个悲剧,小寡妇王二好第三任丈夫意外去世后,成了人们眼中连克三夫的丧门星。丈夫死后,王二好无依无靠,带着未成年的哑巴小叔子,四处求人收留。故事以王二好求助乡邻为线索,带出了这一村人家家户户那本难念的经。每一个出场人物都看不清长什么样,被冬天的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就连主角小寡妇都很少能看真切,让观众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人物命运上。

  王二好的求助之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中,她是丧门星,是任人欺辱的寡妇。由于身边发生一连串偶然事件,再加上村民的迷信,她一晃便成为了活神仙,成为众人争相讨好的对象。经历的大起大落让王二好能较为客观地观察周围的人事,观众也通过她的视角,得以见到北方农村的许多灰暗角落:有乘人之危占寡妇便宜的亲戚、村干部;有欠债不还的老赖朋友;有落井下石大喊捉奸的村妇;有屡次创业失败而欠下高利贷的企业家。还有一些命运悲苦的人:独身老人、被卖的女孩、被长辈强暴的未成年少女……说起来这些人都是配角,是主角王二好生命中的过客,但是每一个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就好比在鲁迅的小说中,借着写“迅哥儿”在鲁镇的所见所闻,让读者看到闰土、杨二嫂、孔乙己和阿Q……

  可见,《北方一片苍茫》的野心是拍群戏,剖析时代变迁中的众生百态,由于导演克制住了个人情感,让镜头冷眼旁观,使得观者在直面片中惨淡的人生时,不但会哀其不幸,还会思考到更多的东西。影片中出现的这些典型人物,真实得可怕,我们在社会新闻中见过,在自己身边可能也见过。影片将他们一股脑都呈现在同一幅画卷中,那种冲击力,不亚于雪地中的一次大爆炸。

  此片和鲁迅小说的异曲同工之处还在于它将黑色幽默的笔触调配在深沉的悲哀之上,更添其悲。这样的手法在电影界也有不少,《黑暗中的舞者》、《被遗弃的松子的一生》珠玉在前,《北方一片苍茫》在前两者基础上,又运用黑白与彩色的隐喻,拍出了自己的风格。北方的冬天黑土白雪,本来颜色就单调,导演顺势而为,直接把片子拍成了黑白片,偶尔出现一点彩色。黑白是冰天雪里地实实在在的黑白,而彩色却是炭火、小彩灯、烟花这类微弱的光斑,如同王二好的命运,由“丧门星”的黑到“活神仙”的白,看起来是发生了云泥之变,但实际上还是悲情的黑白底色,偶有那么一星半点彩色,转瞬即逝。这样的色彩搭配,令我想到《红楼梦》的终章:贾宝玉一身大红猩猩毡立于雪地中,四周是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北方一片苍茫》和《红楼梦》颇有神似之处。贾宝玉佩戴者通灵宝玉游历人间,在见证家族兴亡后出家,白先勇在和许知远的对话中将之解读为宝玉替所有人背负起了一切罪孽。《北方一片苍茫》中的王二好,也是在看尽人心幽暗之后,于冰冷的太阳之下,在雪地中无声跳起驱魔的萨满舞。影片中多次出现镜子,镜子是幻想的象征,也可以看成是人内心世界的投射,也可以看成是注视片中人物的旁观之眼,这也和《红楼梦》中的风月宝鉴相似,假作真时真亦假,一时间,令观众分不清所看到的是真是假,分不清哪一段是现实哪一段是主人公的想象,留下许多值得回味的空间。

  《北方一片苍茫》作为一部新人导演的作品,已经崭露出不输给前辈的才华,而且影片带给观众的诸多思考,也说明这是一部内容配得上野心的优秀作品。影片最初是在2017年的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参展上受到关注,最终在院线上映。年轻导演创作的艺术电影,既能在影展拿奖,又能在院线上映,希望这意味着,新一代电影人已经站起来了。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