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说:血色1937》:这是一部每个中国人都该点开的纪录片

荔枝网 2017/12/13 16:44

  /黄帅 

  (作者黄帅,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中国青年报》评论员,专栏作者;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天,我们如何铭记国殇?80年前,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剧,不仅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伤痛,也是人类文明史上黑暗的一页。日本法西斯犯下的滔天罪行,后人不该忘却,也不能忘却。

  正因为此,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拍摄了大型微纪录片——《幸存者说:血色1937》,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口述记忆为切入点,记录了100位老人的生死泣诉。这是中国首个面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大型口述项目,南京大屠杀题材首个百位幸存者微纪录片,具有非常珍贵的史料价值。

  口述历史具有极强的震撼力。让饱经沧桑的老人在镜头前诉说难忘的往事,比任何文字描述和影视表演都有说服力,也更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南京大屠杀部分幸存者)

  比如,幸存者王子华描述:“那个子弹直飞,像打炮仗一样。”当年五岁的他手臂上也中了一枪,幸好被母亲和哥哥拖到了房子里。九死一生的老人痛切地呼吁:“我不希望再有战争,我要和平。”

  再如,出生于1936年的陶承义已是81岁的高龄,在婴儿时期便遭遇了南京大屠杀的惨剧,“那一年,父亲29岁、舅舅31岁、表哥26岁,都被日军押到汉中门外集体枪决了,遗体还被浇汽油焚烧了。”

  当老人们面对镜头回忆这些痛苦往事时,相信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为此悲痛和愤慨。

  然而,一个残酷的现实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越来越少。日本有关方面迟迟不肯道歉,一些教科书也不能正视侵华史实和屠杀的真相,这不仅让侵华战争的受难者和亲属痛苦万分,也伤害着所有热爱和平、追求正义的人们。

  我们无法回到历史现场,但可以尽力还原,以最大的努力让后辈了解国人曾经遭受的创伤,明白我们一路走来的艰辛与不易。

  正如德国学者杨•阿斯曼在《文化记忆》中所提出的,传统应当被视为一个动态的、不断变化的过程,而正典和经典的确立是传统得以延续的先决条件。

  通过对文化记忆的保存和展示,可以让观看者形成“身份认同”。南京大屠杀是中国近代史上悲情的一页,也是黑暗的一页,以口述史纪录片的形式来纪念这段历史,能起到加强记忆、增进认识和深化反思的效果。

  《幸存者说:血色1937》就是这样一个“记录”和“反思”的作品。其实,最能触动人心的,并不是历史书上那些简短而抽象的文字记录,而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的悲伤往事。今天,一些长期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已经无法理解国难之时民众的不幸,对民族历史也日渐隔膜和淡忘。在这样的背景下,《幸存者说:1937》的推出更显得意义重大。它面对的观众,显然不只是历史爱好者,更包括所有的中国人,和所有热爱和平的人士。这既是一部优秀的爱国主义教育作品,更是一部能校正价值观、砥砺品性和增进社会责任感的作品。

  当然,我们今天回望历史的悲剧,并不是简单的“铭记”,更要把悲愤转化为前进的动力。当代中国已经步入世界大国之林,正处于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中,中国也在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追忆往事,是为了砥砺前行,矢志复兴。让我们用这部微纪录片,把历史真相内化为每个中国人心中的共识,让复兴伟业从共识中汲取强大力量!

扫描二维码,走进《幸存者说:血色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