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医生猝死,不能再忽视医生的休息权了!|荔枝时评

2017年06月30日 15:46:2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郑山海

  (作者郑山海,医生,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悲剧再次来临,令人措手不及!

  近日,浙江某医院,26岁的规培医生陈德灵在夜班前猝死。之前他经常加班、通宵忙碌,猝死前曾连续夜班。事发当晚,夜班时没去接班,同事这才发现,他已经猝死在宿舍。

  26岁,美好的年龄。如果沿着医生的道路走下去,可能会有无数名患者因为他的付出而获益。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用自己的医术为他人提供健康保障,自己却被健康击倒,令人痛心。

  虽说黄泉路上无老少,但在这个年龄故去,一定有需要探讨的原因。而围绕着陈德灵的信息,则是一次又一次的疲惫不堪。

  5月28日,凌晨两点多,陈医生在连续工作六小时后,感叹,后面还有一台手术要接,连睡沙发的机会没有。此前四月的一天,在一个通宵的夜班后,他在微信留言:黑加白加黑,下班了,还活着真好!上班,对他而言,就是一次次对生理极限的挑战。

  于是,不幸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降临了。陈医生的劳累,是当前规培医生真实血泪的一种写照。

  如果说,医生是个辛苦的工作,那么规培的医生,往往是医生中的最辛苦者。“规培”,指的是规范化培训。医学本科毕业后,必须接受为期3年的规培。而大凡能够具备规培资格的医院,往往都是当地医疗机构中的翘楚,其病人数量也一定是常年居高不下,因此,规培医生的业务量一定不会小。而在具体的工作中,规培医生是整个执行体系的最底层,他们资历浅薄,大多还是大医院的编外人员,除了接受领导和老师的工作安排,几乎没有发言权,这导致了规培医生必定成为医院最苦最累工作的主要承担者,也是医生超负荷工作的重要团体。

  与此同时,对于医生的超负荷工作,在管理体系中又非常容易被忽视。因为与医生的休息权相比,与医生打交道的各种病患却没有休息日,而且,越是需要夜深人静需要休息的时候,一些突发疾病越容易发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强调了医生的休息权,病人的医疗救治就可能被耽误,这就决定了医院文化,在更多的时候喜欢强调“病情如火情”“救人如救火”这样的救急理念,而弱化工作人员的休息权益(当然,这样的情况不独出现在医院)。这也是为什么陈医生多次在自己的微信中披露了自己异乎寻常的辛苦,却并不能为自己换来一两次调休机会的重要原因。

  总而言之,在当前的医疗工作体系中,责任与权益存在巨大的不对称性,在强调医生责任的同时,并没有对医生保护性措施产生,导致在临床工作中,越是与患者接触多、工作量大的医务人员,越是需要不断地牺牲自我权益,来维系工作的正常运转。

  虽然,在新的管理规范中,逐渐重视了对医务人员数量的配备;在一些专业的建设指南中,对于医生与床位、医生与护士之间的配比关系进行了要求。但在实际运转中,却很难真正实现,这对于一些业务量超大的医院和科室,确实是非常严重的冲击。今年以来,仅见诸媒体的医生猝死事件就已经超过5起,几乎都与当事人频繁加班值班有关。医生的超负荷问题,确实需要关注。

  所以,在当前我国医务人员相对缺乏,病人分布又严重失衡,部分医务人员工作严重超负荷的情况下,管理部门应该从管理环节上为医生减负,逐步建立医务人员的强制休假制度,从制度上保护医生。因为,医生是抗击疾病的主力军,疾病没有假期,但医生需要休息。如果总让他们“疲劳驾驶”,被损坏的不只是医生本人,必然会殃及到患者群体,以及整个医疗行业。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