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伏妖篇》其实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差|荔枝娱评

2017年01月30日 08:37:00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祖纪妍

  (作者祖纪妍,“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戏剧导演;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年初一,一大早我就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去看了《西游伏妖篇》——如果徐克和周星驰联手还不能挽回观众对于华语电影的一点点信心,那2017年中国电影或将面临票房寒冬过后的口碑雪崩。

  不知道是因为被春节晚会刷低了阈值,还是因为东北小城的家乡观众本就非常友好,那些理应在大城市被视为低级、庸俗、老旧的梗,在小城市满场的影院中奇迹般地发酵为笑点,影片结束后竟然也有观众稀稀落落地鼓起掌来。在这样一个其乐融融的氛围里,我觉得《西游伏妖篇》似乎也挺好看的。

  掏出手机看了上映第一天的豆瓣评分,一星和五星的数量几乎并驾齐驱。讲真,我非常能理解那些打一星的观众,如果站在一个绝对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来看,这部电影真的堪称充满槽点,不但卖肉、卖腐、卖颜值,而且尴尬、黄暴、直男癌。但我像大多数观众一样,对中国电影早就失去了客观公正的立场:中国电影就像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我们都是急于看到他成长的父母,目光所及之处但凡能看到一点光亮,心里也会获得莫大的满足。至少,《西游伏妖篇》是一部有优点的电影。

  与《西游降魔篇》一样,《西游伏妖篇》最让人期待的就是作为编剧和监制的周星驰,如何去发现老题材中的新角度,也就是如何凸显电影的解构性。猴年刚过,猴戏泛滥,周星驰的《西游》系列与郑保瑞的《大闹天宫》系列最大区别就在于敢于破旧立新。中国观众对于整部《西游记》的故事早就烂熟于心,大家都知道红孩儿是个小官二代,仗着老爹牛魔王的势力胡作非为,脚踩风火轮、手拿红缨枪,总是让人觉得他好像跟哪吒长得很像,嘴里吐的三昧真火更是威力无穷,甚至大败孙悟空;大家也知道白骨精早就成为“蛇蝎美女”的代名词,貌美如花却心狠手辣,永没有真情感可言。但周星驰却往往反其道而行之,这次他不但对红孩儿做了哥特式的处理,也彻底“洗白”了白骨精,让她变身一个清纯可爱的无辜小怨妇,满眼都是真性情。这种解构性的处理解放了电影的剧情,《西游》系列似乎已经名正言顺地变成了《西游记》的同人故事,周星驰在打破了观众的预期后,重塑了一个“暗黑童话”的世界。跳出价值判断的维度,就冲这“暗黑童话”的突破性意义,《西游》系列就注定会在华语电影史上留下一笔。

  周星驰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没有让这种解构性的突破继续天马行空的游荡,而是在主题上栓了一条牢不可破的锁链,把电影与“地气”紧紧相连,再颠覆的设定讲的还是最普适的价值观——爱和信任。《西游降魔篇》讲的是一群“各怀鬼胎”的驱魔人如何被迫带着各自的“心魔”上路,一边兼济天下,一边独善其身。如果说《降魔篇》降的是“心魔”,那《伏妖篇》伏的就是“心妖”——人心本能的自私和本能的恨。开场的序曲展现了唐僧靠孙悟空卖艺赚钱的背景,蜘蛛精的故事在杀与不杀间展开了两人的矛盾,再到遇见九首金雕和红孩儿后唐僧跪地向悟空赔罪、二人在白骨精的反间计中确立师徒之情把全片推向高潮,唐僧终于在勇于信任和了断凡心之后,get到了梦寐以求的如来神掌技能。不管你承不承认周星驰和徐克的才华,他们真的是兢兢业业的电影匠人,《西游伏妖篇》的剧本结构堪称教科书。

  同时,近些年来一直努力探索电影特效的徐老怪,在经历多年的平庸后,终于在这部电影中迎来质变,《西游伏妖篇》的视觉效果做到了中国《指环王》的级别。不但大场面恢宏壮阔,吐泡泡、掉脑袋等小细节也做得精益求精毫无抠图痕迹。除特效以外,这部电影的美术也值得点赞,既保留了上一部蒂姆·伯顿式的画风,又加入了造型乖张、色彩浓艳的今敏特征,有一种东西融合的无厘头个性。

  作为导演,徐克只有一点值得被喷,那就是选角!不怕得罪粉丝,论演技,演唐僧的吴亦凡比演沙僧的巴特尔差远了!

  PS:这部《西游》真的不适合带孩子观看。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