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多地快递网点身陷经营泥潭 专家:价格竞争加剧网点生存压力

2020年10月22日 07:13:42 | 来源:央广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央广网北京10月21日消息  动动手指就能送货上门,现如今快递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快递行业快速发展的背后,一些问题正在慢慢浮出水面。近日,有网友在社交媒体爆料称,韵达、申通、百世、圆通等快递公司在一些地市的网点出现停摆,快件积压无人派送,一些员工因为欠薪,无奈离职等。快递网点现实的经营情况到底如何?

  近日,广西南宁百世快递的多个网点因无法及时派送,多次被市民投诉。在百世快递南宁市青秀区的一家网点,记者发现,里面已经堆积了很多快递包裹,有些包装已经破损,几位市民正在翻找自己的快递。市民唐女士说:“我住的地方楼下有个快递点,说要倒闭了,那些员工都不来取货了。他们说货已经全部压在这里了,要我自己来找找。”

  通过询问取件的快递员,记者得知,最近不少快递员因收入和管理制度问题辞职,目前该网点的快递员少了一半,留下来的员工只有十来个,导致快递无法及时派送。百世快递派件员顾先生说:“滞留没人送啊,现在派费下降了。原来是一块钱一件,现在是九毛钱,一个月下来几百块钱,干的人少了。你看看这工作环境,也比较差。”

  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由于目前快递行业竞争激烈,市场打起了价格战,快递员的派送费降低。网点如果仅靠派送来支撑,不能通过收件发货等业务增收,将难以维持快递网点的运转,不得已只能降薪。河南郑州的韵达快递员韩师傅就遇到过工资晚发的情况,但是他对网点的经营压力表示理解,他说:“我们这边还可以,只是有些会往后拖一点。有其他的员工,比如这个月5000元,欠1000元,下个月可能会给。它(网点)也是尽量地给大家发工资,今天给这个欠,下个月给那个欠,也是实际问题,挣不住钱。”

  韩师傅也认同价格竞争直接加剧了网点的生存压力。他说:“原来价格高的时候,收件挣点钱,派件给我们发工资,发点派费。因为它有房租成本,员工包括司机、客服的这些工资,都需要从收件方去挣这个钱,但是收件挣不住钱了,所以有可能会亏在这方面的钱。”

  网点的经营压力之下,快递员的派送费一压再压,收入明显下降。韩师傅说,他们目前每单收入八毛五,如果把货物放在驿站或快递柜,每单还要再支出三毛到三毛五,到手的收入每单只剩五毛到五毛五。“我们八毛五,比其他快递稍微高一点,虽然没有顺丰高,没有京东高。放快递柜也收钱,快递柜三毛的、三毛五的(都被占用了),就剩五毛五的了。我们不放没办法,送不完。”他说。

  10月20日上午,郑州金水区宏达街居民社区门口,各家快递公司正在忙碌送件(总台央广记者 李凡 摄)

  江西赣州市赣县区的黄先生是申通快递在赣县区三个乡镇代理点的负责人,他十分理解快递员的抱怨。他说,今年的快递生意比较难做,干同样的活,钱变少了。黄先生说:“都在降派件费。原来是一块,现在是九毛,还要扣税,实际到手只有八毛四(一件派费)。量是上去了,做的事情多了,钱还是一样的。相当于是多做事,少拿钱。”

  黄先生认为,派件费下降的原因除了受疫情和市场竞争因素的影响,还跟快递公司“以罚代管”的制度有关,层层罚款、层层压力,导致“最后一公里”的派件费相应减少。“以罚代管,罚款是比较重的。比如,不管是通过电话还是短信,通知了收件人取件,收件人也同意说过两天来取或者某个时间来取,但是之后一段时间他就忘记了,他就投诉说没收到件。像这种投诉,按道理一般是可以申诉的,但是很多公司不允许申诉。只要一投诉,就必须罚款。(申通)一个罚款110块钱。稍微多一点投诉的话,很多网点都会倒闭。”

  对于网上说的快递网点货物堆积无人派送的传闻,圆通速递公司宁波市北仑区负责人罗军说,不少网点的快递员并没有全部到位,导致一些快件派送慢。因为怕顾客等太久着急,有些地区的快递公司不敢多收。但对此前网上传言圆通公司部分站点“被倒闭”,罗军表示并不知情。随后,记者从区域内其他几家圆通速递网点了解到,目前这些网点都在正常营业。那么,“被倒闭”的传闻到底是怎么回事?记者拨通了圆通速递总部电话。

  圆通速递新闻部工作人员:这个我们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是不可能的。现在信息时代,有的时候情绪的传播可能大于信息的传播。

  记者:那就是咱们整体运营包括下面网点,大体都还是正常的?

  圆通速递新闻部工作人员:对,我们都是正常的。

  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之所以出现快递员离职、网点经营出现困难的现象,一方面是因为快递网点的业务量在增加,但利润在下滑;另一方面,快递行业有了很多外部竞争者和新的网点。在高额的补贴之下,原本国内传统“四通一达”的加盟网点另谋他处,快递员也更愿意选择收益更高的平台。杨达卿说:“我们(快递企业)加盟一线网点的流动性比较高,所以(快递企业)就重点养直营网点和嫡系网点,类似外部的网点就没有很大的支持力度了。还是因为钱少了,利润下降了。这两年虽然我们的快递行业业务量在增加,但是利润率在下滑,这就意味着总部企业和加盟网点往末端去传导的利益分配是在减量的,这样受到影响最明显的就是底层网点和快递员。看到部分网点罢工了,不做了,那就是因为我钱还没涨,还给我加工作量,增量不增收,那就不干了,撂挑子。”

  杨达卿认为,他更愿意把目前的情况理解为行业“洗牌”,但通过“打价格战”的方式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不健康的竞争,他建议相关部门需要进行合理的引导,让企业在高质量发展的赛道上竞争。他说:“一个是需要国家在行业门槛上设置一些规范,同时在市场主体里面强化积极的引导。作为市场头部企业,还是需要进行一个生态联动,避免外部资本进来以后去‘搅浑水’。需要一些开放性的、大型的物流公共平台,去积极地推进快递产业集群的升级。通过技术的赋能和引导,来协助这些(快递)企业能够相对有序。”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