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评价改革向何处去

2020年10月14日 09:14:24 |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有什么样的评价指挥棒,就有什么样的办学导向。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提出,坚持科学有效,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提高教育评价的科学性、专业性、客观性。

光明时评:教育评价改革向何处去

  提出结果评价、过程评价、增值评价、综合评价“四个评价”抓住了我国当前教育评价存在的“老大难”问题,是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的最大亮点。而要落实“四个评价”,需要把“四个评价”作为一个整体全面推进,同时需要形成全社会的合力。

  实施“四个评价”正是破“五唯”的治本之策。从根本上说,存在“五唯”评价问题,主要原因是实行结果评价。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就不再是只以一次升学考试成绩评价录取学生,而要把受教育的过程以及学生在过程中的表现,也纳入评价体系。这要求学校必须重视教育过程,给学生完整的教育。我国要求所有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要做到“五育并举”,但仍存在重智育,轻体育、美育、劳育的问题,就因在之前的结果评价中,这些教育不是评价项。如果把学生的成长过程也纳入评价体系,那么,将引导所有学校转变教育理念。

  发达国家的教育评价体系,非常重视过程评价。比如,美国也有统一考试(SAT或者ACT),不过大学录取学生,并不是按这一考试成绩对学生进行排序,而只是把这作为一方面评价指标,在SAT、ACT之外,大学要看申请者的高中所学课程及课程成绩,高中综合表现与特长等。加拿大的大学录取本土学生,在有的省甚至只看高中的课程成绩,没有集中的统一升学考试(有的课程会有省考,课程的成绩由省考与平时成绩综合评定,如省考成绩占40%,老师给的平时课程成绩占60%),这促进各高中重视课程建设,通过上好每一门高中课程,保障高中教育质量以及大学生源素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外大学认可中国高考成绩,但是,他们并不是就按高考成绩进行录取,而是把高考成绩作为评价学生学习能力的指标,还要考察学生其他方面的表现。对于社会舆论关注的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总体方案”明确了推进过程评价的思路,加快完善初、高中学生综合素质档案建设和使用办法,逐步转变简单以考试成绩为唯一标准的招生模式。

  很显然,“四个评价”是一个有机整体,不能局部推进。比如,对于增值评价,普遍的理解是,要看学生的变化“增量”,当初入校时的表现如何,毕业离校的表现如何,如果变化大、进步快,那表明教育所起的作用大。这相对只看学生毕业时的表现是有进步的,可以引导学校、教师转变对学生,尤其是之前被认为是“差生”的学生的态度。但是,如果增值评价,还是基于分数,那就仍旧没有突破“唯分数”评价。

  我国有的地方也已经探索增值评价,按照学生进校时的成绩,给高中下达升学指标任务,超过这一指标任务就获得更高评价。这对一些普通高中是“利好”,得到的评价会超过重点高中,然而,说到底,这还是唯分数与唯升学评价。这就要求在探索增值评价时,健全综合评价。不能只进行分数角度的增值评价。

  而优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探索综合评价,都面临一个共同问题,即如何保障评价的客观性、公正性与公信力。毋庸置疑,结果评价是最易操作、公平可见的评价,但这是很脆弱的公平,并不代表过程公平,也不能反映学生的综合素养。而进行过程评价、综合评价,会引入人为因素,要树立过程评价、结果公平的公信力,就必须在推进“四个评价”改革上,达成广泛共识,形成社会合力。

  实施过程评价、综合评价,都依赖学校、教师对学生进行评价,要让评价摆脱非教育因素影响,就必须提高学校的现代治理能力,这是树立“四个评价”公信力的关键所在。因此,推进“四个评价”,应推进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学校办学制度改革,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总体方案”提出,要加强专业化建设,构建政府、学校、社会等多元参与的评价体系,建立健全教育督导部门统一负责的教育评估监测机制,发挥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作用。这对于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极为重要。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