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事业,右手家庭,“三叉戟”太难了

2020年06月13日 11:03:44 | 来源:荔枝新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职场焕发第二春的“三叉戟”也不例外。尤其他们已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身上还肩负着家庭的重担。在《三叉戟》最新的剧情中,潘江海、崔铁军家庭危机相继爆发,一个女儿重病住院,一个儿子负气离家出走。左手事业、右手家庭,难怪连观众都忍不住感叹:“中年人的世界,真的太难了!”

  女儿重病住院,潘江海陷入两难抉择

  剧中,潘江海的女儿婷婷生病住院,年仅15岁的她被检查出患有脑瘤。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预审室里伶牙俐齿的“大喷子”,瞬间乱了方寸。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郝平的这段哭戏,把为人父的担心焦虑演绎得淋漓尽致,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好评。 

  作为潘江海来说,此时此刻,他内心其实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首先,他需要在婷婷面前强颜欢笑,戴着“一星期不重样”的假发,看着女儿头顶的疤痕,潘江海的心疼一闪而过,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流。  

  其次,他需要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出选择。妻子马晓宣以女儿后续治疗费用为由,提出让潘江海辞职下海,去大公司做法律顾问。但是,潘江海却深知,当人民警察是自己毕生的理想和追求,是用再多钱也买不来的快乐和成就感。一边是宝贝女儿急需用钱,一边是坚守多年的理想信念,潘江海不断经受内心的拷问。

  最后,潘江海还需要面对战友的质疑和不解。女儿生病,潘江海选择独自承担。但是辞职一事,却早已在市局传开。大棍子说他是“见钱眼开”,劝他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大背头”虽嘴巴上说“人各有志”,但是也不时地揶揄挤兑。而潘江海却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实在是有苦难言。

  但是,正如郝平在采访中说的那样,陷入绝境的潘江海,反倒将在后续剧情中,释放出最强战斗力。“这个人物是有反差,有变化的。”郝平说道:“戏后半程,他家里发生了点事。但是只要到了预审室,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浑身上下是有光芒的,这是‘大喷子’最可爱,也最吸引我的地方。”

  崔斌辞职创业成coser,父子矛盾大爆发

  与以往的公安题材剧重案件分析不同,《三叉戟》还用极其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了三个中年警察的立体形象。亲情、友情、爱情等多重情感元素的融合,让剧集多了一份温度和人情味。不仅如此,该剧还以现实主义为关照,呈现了父与子、母与子的代际沟通问题,把两代人的矛盾和冲突真实地摆上了电视荧屏。

  剧中,崔斌辞去了众人眼中的铁饭碗,转而去创业做cosplay公司(角色扮演)。在崔铁军看来,这是男扮女装,难登大雅之堂。为此,他甚至去到了崔斌的动漫展,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儿子一顿暴揍。

  在张华看来,把cosplay当做兴趣尚且可以接受,但是辞去杂志社的铁饭碗,就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自己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一来二去,向来听话顺从的崔斌,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他说,自己对新闻一点也不感兴趣,但当初为了不违背妈妈的意愿,他学了;他不喜欢老年杂志社的工作,不想年纪轻轻就步入夕阳红阶段,但为了父母眼中的铁饭碗,他也接受了。在崔斌看来,过往的24年,他从来都没有做过真实的自己,而“总是在满足你们的要求,活成你们想要的样子”。

  这样的对话,是不是很熟悉?现实生活中,不少父母都会帮孩子做选择,帮孩子铺路搭桥,但却忘了问一句“你喜不喜欢”。

  因此,《三叉戟》播出之后,不少观众也开始反思自己与孩子、与父母的相处。“崔铁军和张华代表了绝大多数的中国家长,他们的出发点没有错,但是方式方法有待商榷。还是要学会沟通,父母、孩子没什么是不能说的。”“换位思考,如果我孩子瞒着我辞职,我可能比崔铁军还要上火。但是反过来想,让孩子出去闯闯,也没什么不好。”观众纷纷表示。

  而除了潘江海和崔铁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徐国柱也有自己的烦恼。起初,他为了不连累花姐,执意不和她领证结婚;现在,他几次三番表达结婚的意愿,花姐却以“我不想拖累你”为由婉拒。再加上董虎这枚“定时炸弹”,徐国柱和花姐也常常吵架拌嘴。

  眼看俩人都已经年华不再,他们能否在最后关头迈出爱的一大步,真正拥抱属于自己的幸福?每晚19:30,江苏卫视《三叉戟》,看三个“臭皮匠”如何念好这本家庭“经”。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