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派:科学家成功复活死亡猪脑,猪和人类该开心……吗?

2019年04月18日 18:01:57 | 来源:荔枝新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文/汐呱太娘)

  今天13时01分,台湾花莲发生6.7级地震,江浙沪多个地区有震感。

  打开热搜,震了个惊:

  编儿在南京,我讲真:

  午觉还是不能睡得太死,我好像错过了这波震感……

  睡觉的时候地震了,咋办?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石家庄某退休大爷王文锡发明了一种“地震救生床”。

  大家品一品,这床能让你睡个安稳觉吗:

  

  道理我都懂,但这只适用于三楼以下吧……

  楼层高的话,十几楼掉下来,充其量只能当棺材用了……也算是安息的完完整整……

  地震的时候,比正在睡觉更可怕的是,正在拉屎(捂脸):

  还真是没经验回答这个问题……

  根据这位网友的专业分析,貌似【不要慌张,继续拉完】也不失为上策:

  大家貌似都很理智的,反正【横也是屎,竖也是屎】,把味道看淡一点就好了:

  科学家是真的伟大,可能“死亡”以后要被重新定义了——

  2018年,耶鲁大学神经科学家塞斯坦团队曾成功复活了从屠宰场回收的死猪的大脑,猪大脑回到具备“生命”特征状态长达36小时。

  牛津大学的医学伦理学家认为,通常当一个人被宣布脑死亡时,这个人本身就已去世。但未来有可能在人去世后恢复部分脑功能,同时恢复其心智。

  编儿在此恭喜各位:你的猪脑子有救了!!!

  如果人类真的可以“复活脑子”的话——

  好消息是,以后发生谋杀案,可以直接问死者。

  坏消息是,谋杀案毁尸灭迹得加一条:把脑子敲碎……

  也有人发出了灵魂质问——

  麻烦科学家们分一下轻重缓急,先别忙着救脑子,先救救脱发吧,挺急的:

  科学家们救不了的病太多了,不差脱发这一个了……

  比如五花八门的过敏反应:

  如何拯救有过敏体质的盆友??

  我看到评论里有秀儿说:

  “我朋友对红枣和酸奶没事,但偏偏对红枣酸奶过敏,所以我们建议他吃一口红枣再喝一口酸奶。”

  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多么可贵!!

  但偏偏有人还要没病装病——

  4月12日,意大利佛罗伦萨一名55岁男子假装残疾12年,终因忘记坐轮椅被揭穿。2007年,他伪造了一场交通事故并骗过医生拿到残疾证明,12年间他通过国家补助获利约14万欧元,其看护检举他并非残疾后警方展开调查。

  坐轮椅骗补助,大叔你咋想的……

  有腿不能走,世界那么大,哪儿都不能去,要那么多钱还有啥意思……

  就弱弱的问一句:

  露馅是不是因为老伴儿和别的老头跳广场舞了……

  装瘸我是不能理解,但这个装瞎的我貌似有点理解:

  作为资深社交恐惧癌患者……

  要不是碍于工作原因不能放弃眼睛,是真的很想装瞎……

  毕竟每每看到有认识的人向我走来,就有种预感会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窒息感……

  比被班主任点名更尴尬的是,跟班主任撞衫: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不是情侣装,这是亲子装。

  是谁允许你们开这种大(合)胆(理)的脑洞:

  今日份的派派,压轴的在这里!

  比撞衫更可怕的是,撞名字……

  日本秋田市议员候选人和工藤新一撞名了——

  你们真是太放肆了:

  不是所有蓝配黄都是正宗椰树椰汁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令和年代转行从政了……

  这次工藤新一议员能当选么?

  你们还是知道的太多了: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