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缘起》:值得关注也切勿捧杀|荔枝娱评

2019年01月17日 14:13:5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祖纪妍

  (作者祖纪妍,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本文系“荔枝网”及“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许仙和白素贞的故事家喻户晓,无论是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还是电影《青蛇》都是一代人的共同记忆。这既让《白蛇:缘起》在上映之前就获得了很广泛的群众基础,同时也无形之中提高了观众对这个新动画的预期。总的来说,《白蛇:缘起》是一部完成得很优秀的国产动画。

   我看网上的很多评价都说,《白蛇:缘起》是新年之初的一大惊喜。个人认为,《白蛇》称得上是优秀,但却不见得是惊喜。这部作品的优点和长处都是建立在中国动画近几年来的不断试错和稳步发展基础上的,是有迹可循和可以预见的。2015年的《大圣归来》,让旧瓶装新酒成为国产动画重要的内容来源;2016年的《小门神》,在吸取好莱坞叙事方法的同时,有意识地在电影中加入中国文化特有的视觉符号;2017年的《大护法》,极强的个人化表达,让想象力成为决定动画片质量的重要元素……而以上所说的这些优点,又全部都体现在《白蛇:缘起》中,应用得更加自觉、纯熟。可以说《白蛇》的优秀和成功,是处于成长期的中国动画产业的整体的成功,是一系列作品序列集大成者的成功。  

   从故事上来说,《白蛇:缘起》是我们所熟知的《白蛇传》的前传。用原创的故事为民间传说写前史,既应用了原有故事中现成的人物设定,让观众不觉得陌生,又可以在支线中为原有故事开拓新的版图,同时恰如其分地引入了前世今生的中式叙事逻辑,实为主创的高明之举。在叙事方式上,吸收了很多电脑游戏的逻辑。人妖两界修炼法术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大变强,于是自然就形成了打怪升级的结构。先打败小道士,升级,然后遭遇老道士;共同战败老道士之后,大魔头再暴露自己的丑恶嘴脸,又是一场恶战;最后人妖两灭,功力尽失,又是一番修炼,下一阶段的故事等待开启。这样的故事结构,很容易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让白蛇的经历呈现出好莱坞大片式的一波三折,自始至终紧抓观众的注意力,堪称无尿点。同时,也为夹在人妖两界夹缝中相爱的男女主角提供了一个宏大的恋爱背景,个人命运与乱世之争相互交叠。

   从视觉上来说,这部动画片也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比起华美的双人飞翔和各种堪称奇观的打斗大场面,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导演对于中国符号的意象化应用。道士以符箓大战小白;国师的真身是仙鹤,手下的形象却是纸鹤;许仙与小白第一次肌肤之亲是在佛寺之中,寒冰消退后,大佛面部结霜宛若一行清泪……这些画面全都让人印象深刻,意味深长,给人一种中国哲学特有的味道。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这部电影的想象力,集中体现在妖狐主导的宝青坊中。这是全片我最喜欢的段落之一,踏水而行、宝盒飞舞、狐妖以双面示人等等,这些颜色鲜艳、质感真实的画面,几乎复原了我们对志怪小说的全部想象。

   《白蛇:缘起》是优秀的,但并不是完美的。既然它的优点是基于动画产业发展链条之上的,那么它的缺点自然也体现在工业化生产的必然结果上——不够动人。缺少展现个人化情感的细节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遗憾。从剧作的层面上讲,这毕竟是一个爱情故事。所有旷世凄美的爱情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克服障碍。在这部电影中,两人最大的障碍就是人妖相隔,但是故事并没有放足够多的笔墨强调这一点,也就让最后男主弃人成妖的决定没有具备感人至深的力量。另一方面,两位主人公的爱情来得太直接太迅猛太毫无保留,让人物缺少了在故事进程中必须的转变。许仙开场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结尾还是;小白开场是一个单纯美好的妖,结尾还是;他们开场便深深相爱,结尾也还是深深相爱。没有转折的故事,很难让观众产生切实的代入感,也就难以真的被感动,产生共鸣。

   还记得美国版动画电影《花木兰》中最让人难忘的画面是什么吗?不是替父从军的决定,不是兵戈铁马的战场,而是花木兰对着溪水,水面映照出她身着戎装俊朗而秀气的脸,一叶花瓣飘了下来……所有的个人感情和生命体验在那一刻喷薄而出,动情,动人,一切润物细无声。这种动人的、真诚的小细节,才是把在电影工业链条中提炼出艺术性的制胜法宝。我们现在有了创意、有了结构、有了不输于人的技术,能否真的在优秀的商品之中收获无可替代的艺术佳作,《白蛇》系列在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