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扮猴解放天性,刘昊然忙挣学分,明星读大学也累!

2019年01月10日 21:58:45 |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近日,易烊千玺的中戏室友晒出合影,一群男生用“直男最爱的角度”,鼻孔对着镜头,做鬼脸搞怪拍照。

  同班同学胡先煦也入镜了。

整个班聚在一块,是因为放假前最后一关——期末考。

另一个同班同学李兰迪在考场一边紧张准备。

  曝光的考试名单,颇有看头,有动物模仿这一项,千玺分到的是猴子。

  他可是爬树高手,哐哐几步就能爬到高处,和猴子一样灵活,肢体动作应该能顺利过关。

  除了专业课,易烊千玺还被拍到认真上文化课,英语课喜欢坐第一排。

学霸?学习模范生?

  千玺坐这么前的原因很接地气——看PPT更清楚,而且下课还能快点去食堂,这理由也是相当耿直了。

  把中戏食堂夸上天,物美价廉,每一家都特别好吃。食堂叔叔阿姨听了,会很开心吧。

  不单单享受食堂的美食,他应该很享受中戏的全部生活,把中戏视为自己充电的小花园,虽然不是很习惯和大家玩闹,但向往集体生活↓↓↓

  过了高考难关之后,也没松懈,在给自己的十八岁的一封信里也写了,让自己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

还在ins分享了中戏美景~

表演学院的毕业标准也很严格

  大四的刘昊然和大一一起上英语课,因为毕业需要足够的学分,他要需要赶紧挣学分,一分都不能少。就是这么巧,他和千玺在一个教室上课。

上完课,加上胡先煦,和普通大学生一样,三人下课到学校附近觅食。

  中戏很严格,课程得补,军训也得补。大一时,刘昊然因为突发心肌炎而缺席军训。这届大一新生入学,刘昊然和他们一起参加了军训。

  更让他们奔溃的,学校现在有了摄像头拍照,指纹打卡,不能经常随意翘课,不能找人代打卡。

虽然辛苦,没有明星光环的日子,毕业之后可再也没有了。

  郑爽大学时期,和现在的她不太一样。是班上的积极分子,深得老师欢心,夸她是一个勤奋和很周到的人。

看郑爽大学排练的小品,相当投入,台词底气也很足,声音响亮。

  2008年,参与年度作品《我与江姐》饰演“小爽”,还得了最佳指导奖。

  在学校的郑爽挺出挑,08年带领着班里的同学参加形体大赛,全程在领舞,台风很稳。

  差不多大二的时候,郑爽就被选中出演楚雨荨,这或多或少压榨了她在校园的学习时光。

经常要拍戏和学校排练两头忙的,还有刘亦菲。

  15岁就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2002级表演班,她的很多作品都是大学四年拍的。

  课业上,最常和她在学校搭戏的是朱亚文,老师会把他俩安排在一组。

因为朱亚文比较容易说话。

考试节骨眼上,其他同学可能各有各忙,很难抽出时间再加多一个人。

  现在看当时上课排练的照片,两人都很青涩~

  他们的同班同学还有罗晋,罗晋和几位同窗在《非常静距离》里提到一件趣事。以前学生时期比较穷,十个平均身高一米八的男生挤在一辆小轿车到网吧打游戏。

  有一天,刘亦菲撞见他们,她家里来了一辆房车接她,她还好心询问班里男同学,用不用载他们一程。

结果朱亚文说不用,转头就继续十个人挤在一块。

  大学手头不太阔绰,一帮同学学业和生活上互帮互助的时光,会是成为大明星之后无比怀念的日子,回想起来很开心。

  有一个班回想起大学日子,天空都是灰色的——96级中戏表演班。

  交不出作业就开除!年龄和经验比别人少,刘烨和章子怡两位“学渣”没有排出作业,还会抱团哭~

一入学就自我质疑,章子怡:“我为什么要选择学表演?”

回家跟爸妈说想退学...

和章子怡哭完,刘烨和胡静又一起哭:“人生完全没有希望,大不了退学。”

  袁泉的自信心垮了:“很多人比你强。”

天空是灰的,走路低着头。

  连抗压能力很强,性格硬朗的秦海璐,都陷在被开除的恐惧中。

  还有一个退了学的学霸——梅婷,她也是中戏96班的,中戏96级七朵金花是章子怡、袁泉、秦海璐、胡静、曾黎、梅婷、张彤(班长) 。

  大二直接退学拍戏,跟张国荣合作电影《红色恋人》,凭借该片获得1998年第22届开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及1999年第5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女演员奖。

  班主任常莉老师实施高压教学,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学渣。但结果很美好,一个班出了好几位影帝影后,几乎每个人都是实力派演员。

  名师出高徒,能在大学踏踏实实学习,对一名演员来说是幸运的事。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