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刑警 | 变态杀人狂倒追“警察版魏璎珞”……这是什么禁忌之恋?!

2018年12月17日 10:34:40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汐呱太娘

  (本文是荔枝新闻剧独社专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高颜值、高人气的演员。

  没有可供营销号截图发微博的噱头名场面。

  没有多少人知道,12月最棒的刑侦悬疑剧已经开播两周了。

  时隔3年,《Kill Me Heal Me》导演金大镇带来了这部惊喜之作——

《坏刑警》

  《坏刑警》首播收视率10.6%,是2018年度MBC月火剧、水木剧的最高收视率。

  口碑之炸裂,被网友封为“年度三大公共台(MBC/KBS/SBS)最佳作品”。

  19禁+剑走偏锋的人设+剧情紧凑+烧脑反转+名品演技=太过瘾了!!

  《坏刑警》改编自英剧《路德》,看过的人不多,但三季平均8.4分的成绩还算不错。

  翻拍剧嘛,是完美的入乡随俗,还是遗憾的水土不服,就看改编技巧的优劣了。

  韩版在人设和剧情上进行了大胆的二次创作。

  光是男主知法犯法的警察人设,就有够清奇——

  男主禹泰锡(申河均饰),是全国抓捕率第一的明星警察,也是经常被扣工资的问题警察。

  因为他的办案方法“见不得光”,是个【为了破案,不惜违法】的“坏刑警”。

  办案风格可以用一个表情包来形容:

  路子太野,分不清他是在办案还是在作案——

  锁定了绑架犯,但证据不足,申请不到逮捕令。

  他直接找到绑架犯家,一榔头把门锤开。

  绑架犯不交代受害者下落,他就把人拖到露台上【手动跳楼】:

老实交代,我就拉你上来

继续狡辩,我就松手让你坠楼

  真·用(犯人的)生命在破案!

  禹sir的“刑讯逼供”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是坦白从宽还是直接去死,你选一个。”

  简直比包青天还狄仁杰。

  犯人被抓回警局,但拒不认罪,又缺乏证据,难道任由他无罪释放?

  NONONO。

  禹sir比他还无赖——

  直接【手动取证】,把犯人的头发薅下来,放进证物袋。

  “如果你不承认绑架,我就用这撮头发当证物,把杀人罪栽赃给你!”

  ……好变态……但是我喜欢!!

  禹sir这种“警察版魏璎珞”,花式吊打弱鸡罪犯,破案来得太容易,缺乏挑战性。

  要彰显业务能力,得安排个势均力敌的狠角色,才够刺激——

  比如第一案的变态杀人狂,张善镐。

  13年前(2005年),高中生权秀雅失踪3日后被害。

  死状极惨,尸体被捅成了“马蜂窝”。

  但刀刀不致命,凶手是故意想让她死的慢一点、痛苦挣扎,典型的心理变态。

  凶手不但没人性,还没死角,这才是最可怕的。

  张善镐属于高智商歹徒,是首尔大学法律系高材生。

  年纪不大但作案手法很老道,犯罪现场干干净净,毫无破绽。

  后台也很硬,用刑警队长的话说:“他爸是个惹不起的人物”。

  为了实锤张善镐杀人,禹sir找来唯一的目击证人,高中生崔涟漪。

  结果不但没能让张善镐伏法,反而让崔家惨遭报复。

  崔涟漪的母亲被杀,崔涟漪失踪,而张善镐继续逍遥法外。

  13年后,张善镐卷土重来。

  不但改名张亨民,还换了个不得了的身份,检察官。

  比禹sir这个警察权利还大,更不好抓了。

  玩失踪的这些年,张亨民可没闲着。

  10年内,和他接触过的人里,一共有6人失(被)踪(杀),一律是毫无破绽的完美犯罪。

  这些人的社会关系和所属地区也毫无关联,警方并没能推测出这是同一个凶手干的连环杀人案,权当无头案在搁置。

  当然了,时过境迁,张亨民已经变身检察官,也没人会怀疑他是变态杀人狂。

  重出江湖的张亨民,杀人手法依旧毒辣。

  连法医都叹为观止的血腥——

  牙齿全部拔掉,手指全部剪断。

  把人搞残之后,关进零下40度的冰柜里活活冻死。

  接连失踪的被害者,尸体全部是在河边被发现的。

  每次抛尸方式都一样,给警方这么明显的提示,竟然一次都没被抓到!

  凶手这么干也太自信了吧?!

  禹sir一眼识破凶手极其大胆的作案逻辑: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赶来河边收尸的警察,谁能想到杀人现场和抛尸工具近在咫尺,就是岸边停靠的船只!

  那么问题来了——

  每次抛尸的港口都不一样,岸边的船只又那么多。

  要找到凶手杀人藏尸的那只船,就得请海警帮忙。

  请海警参与调查需要向检察院报备,但凶手就是检察官……这不明摆着提醒凶手赶紧清理现场嘛。

  怪不得禹sir的口头禅是:

  正规渠道办不了案,那就只能走不正规的渠道了。

  禹sir再次在违法边缘试探——

  直接找黑客入侵海警系统,查找犯案船只。

  暗中赶到犯罪现场,但船上被绑架的受害人已经死亡。

  人证没了,船上的物证也被凶手清理得一干二净。

  只有尸体,没有证据,是无法指认凶手并定罪的。

  该如何让无证之罪秒变有证之罪?

  禹sir在线教学,警察盆友们赶紧拿小本本记下来!

  当然了,记下来你们也不敢用:

  第一步,给凶手一拳,把他的鼻血搞到手。

  第二步,让警员假装不经意的大声BB“禹sir要拿这血伪造证据”,故意让凶手听到。

  第三步,得知自己的血会被涂在命案现场,凶手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赶紧跑去清理,结果被禹sir当场抓包:

  这招引蛇出洞的套中套,真是妙!!

  凶手气得当场身亡:怎么和说好要给我下的套不一样?!你怎么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这部剧的精妙之处,不仅是凶手们花样百出的杀人手法,还有案件之间互为因果的紧密联系。

  每一案都是一块线索拼图,带着观众欲罢不能的寻求终极真相——

  比如,张亨民案牵扯出的警方办案黑幕:

  连环杀人犯会把被害人的东西当做纪念品收藏。

  看着这些东西,回忆杀人时的快感。

  而张亨民收藏的是被害人的身份证。

  张亨民记录在案的罪行是谋杀5人,但从他家里却搜出了32张被害者身份证。

  这就意味着,他身上还背了27件命案!

  明明是意外收获,刑警队长却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因为这27件命案里有不少经他之手“已经告破”——

  也就是说,其中不少“凶手”其实是充当替罪羊含冤入狱的。

  如果重新翻案,涉事警察是要坐牢的,包括刑警队长。

  张亨民杀的这27条人命,竟成了他威胁刑警队长的把柄。

  “如果你不帮我逃走,我就会当庭认了那27桩杀人罪,你也会跟着坐牢。”

  啧啧,讽不讽刺?

  好的悬疑剧,其魅力在于——

  观众既希望快点揭穿凶手的阴谋,将其绳之以法。

  又莫名觉得凶手的逻辑越缜密、阴谋越无懈可击,才越带感。

  编剧的脑洞,也让人不得不先跪为敬——

  给男主配对的女主,竟然也是个变态杀人狂!!

  这是什么糟糕的情话:

竟然有脸红心跳的感jio……我要把自己打醒!

  女主殷善材(李雪饰),是个社会新闻记者。

  19岁考入首尔大学心理学专业,26岁获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

  满分学霸的她,追求的是满分犯罪,即永不失手的犯罪。

  高手过招,每一帧都是金句:

  她也确实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杀人,并成功脱罪——

  3分钟内神速杀死卧室的养母、书房的养父、家里的大型犬。

  行凶后,立刻打电话报警。

  既没有不在场证明,又是监控录像里唯一进入命案现场的人。

  如此明显的杀人嫌疑,家里却找不到作案工具。

  作案之后的报警,仿佛是在邀请警察观赏自己完美的作品。

  女主是如何在不出家门的前提下,让凶器从家里消失的呢?

  不寒而栗的是,女主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她就是当年被禹sir拉去做人证,结果遭报复家破人亡的崔涟漪。

  失踪后,她不但换了名字、换了脸,甚至失去了对这段糟糕往事的所有记忆。

  13年来,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

  比杀人狂魔更可怕的是,杀人狂魔有“免死金牌”——

  女主之所以失去记忆,是因为遭遇事故,被切掉了一半的脑子(不许笑,这不是段子)

  她也因此失去了部分情绪控制功能,导致冲动杀人。

  而这个感官缺陷,在量刑的时候是可以免责的:

类似于神经病杀人不犯法

  失去记忆的女主,对痞坏痞坏的男主产生了好感。

  如果有一天她恢复记忆,会对间接导致她家破人亡的男主燃起杀念吗?

  毕竟,韩剧虐心三件套——

  失忆,是为了爱上仇人。

  恢复记忆,是为了给孽缘找虐。

  给孽缘找虐,是为了最终顿悟:去TM的仇恨,老娘站爱情!

  anyway,不管恢不恢复记忆,杀人犯倒追警察本身也足够作孽足够禁忌了……

  目测这又是一部骗我报名当刑警(但刑警队并不会收我)的神剧。

  (嗷嗷待捕脸)我犯了大罪,求禹sir来抓我。

  想看的同志,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坏刑警”,你们懂的。

  更多神剧吐槽尽在【剧毒社】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