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吸毒,他们得的是什么“病”?|荔枝时评

2018年11月29日 14:42:09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从易

  (作者从易,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青年文化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明星版“监狱风云”又添新成员,据北京警方通报,1126日,知名歌手陈某因吸毒以及非法持有毒品被拘留,该歌手就是陈羽凡(原名陈涛)。在此之前,演艺圈有多名明星涉毒被捕,比如柯震东、房祖名、宋冬野、张默、李代沫、满文军、张元、宁财神、尹相杰、王学兵等。

  就明星涉毒这一事件来说,它的是非对错再清楚不过了,明星的粉丝们千万不要“洗地”,也不必洗,错了就是错了。并且,粉丝也别怪大众对涉毒明星太苛刻,说什么明星也是人、明星也有隐私权,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这就像不久前柯震东在社交媒体上发了感慨“我好想拍戏”,粉丝们就心疼得不得了,认为大众“赶尽杀绝”。原因在于,明星是普通人,更是占据大量公共资源的公众人物。当明星利用公众注意力赚得盆满钵满时,就意味着他们必须为此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明星一旦涉毒,就是挟公共资源宣传不良作为,他们必须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倘若公众不原谅,他们就无权索取。

  厘清最基本的是非后,我们想探讨的是,面对明星涉毒的丑闻,公众除了“吃瓜”,还可以从中反省一些什么。显然,陈羽凡不是第一个涉毒的明星,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明明知道吸毒被捕后的代价太惨痛,不少明星还是“前仆后继”,他们甘冒风险吸毒的心理机制是什么?

  每次明星涉毒被捕,都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有“压力说”,认为娱乐圈工作压力太大,吸毒是为了纾解;有“找灵感说”,说吸毒是因为创作梗阻,想找点思路;还有减肥说,说“吸毒可以减肥”,想在荧幕上有更好的形象……但这些理由其实都是不堪一击的借口。你说压力大,陈道明就曾反问,你赚这么多,有老百姓压力大吗?你说没灵感,创作要是靠毒品才能有灵感,那每一个瘾君子都成天才了。其他什么减肥、误食,更像是扯淡。

  明星涉毒,归根结底是,他们有钱,但精神高度空虚;他们为毒品强大的快感所诱惑,无底线地放逐欲望。这些年来,娱乐产业高速发展,明星成了社会的“暴富阶层”,明星的平均收入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一线明星拍一部戏的收入就够普通人赚一辈子了,即便是十八线的小透明,也比普通白领强很多。这让明星“消费”得起毒品。

  富起来的明星群体面临的一个严峻挑战是:当他们不像普通人那样烦恼着房子车子,也不必为五斗米折腰时,他们该如何寻找新的精神寄托?像陈羽凡这样的明星,钱应该是多得花不完的,物质上能够享受到的快乐也基本享受完了。物质享受到了尽头,又没有什么精神追求,人就陷入了无聊空虚的状态。这时,他们转而就会寻找更大剂量的刺激和快感,比如毒品,哪怕这已跌破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上世纪80年代,西方学者提出了“富裕流感”的概念,它指涉的是伴随着财富增长,人们精神上出现的种种病症。富裕流感有两个面向,一个是欲望过多,不断追求物质,导致负荷过度、负债累累、焦虑不安,并让人痛苦万分;另外一个就是有钱人只剩下“钱”,吃、喝、嫖、赌、毒成了生活常态,进而沦为道德沦丧、同理心缺失、没有精神追求的“废物”。

  涉毒明星就是感染了富裕流感的人群。但富裕流感感染的,并不仅仅是明星,它也可能侵犯到普通人。在无数的吸毒者中,不只有富人,也有许多穷人。他们或许曾共同面临的困境是,精神世界的贫瘠和空虚。毒品的暂时快感可以让人遗忘,但这是饮鸩止渴,毒品的强大毒性和成瘾性会慢慢吞噬你的肉体,抽干你的精神和灵魂,让你成为“活死人”。

  精神空虚,是因为没有在现实的土地上扎根。依照马斯洛需求层次,假设我们能够以每一阶段为目标,一步一步向前,就会足够清醒,不被暂时的失意所打败,不被带毒的快感所迷惑。对于明星而言,财富、尊重、自我实现可能都抵达了,但他们仍可以在对社会责任的承担上释放出更大的价值,并获得精神世界上的精进和圆满。相较于一些明星、富豪在医疗、教育等慈善事业上的付出和作为,沉溺于吸毒的明星们其实还有很多可以做的。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