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儿时穿的裙子,居然是被爸妈杀害女生的遗物…

2018年09月04日 19:00:23 |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

  父母在自己一生中所扮演的角色,都是无比重要的。

  拥有什么样的父母,在什么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

  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个人的性格,乃至一生的幸福。

  每个人,都渴望拥有负责、慈爱的父母,拥有幸福快乐的童年。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这些愿望。

  在这些童年不幸的人中,一定包括了英国女人Mae West。

  她的父母Fred和Rose,是一对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夫妻;

  她从小长大的家,是让人人毛骨悚然的“英国恐怖屋”,一座埋藏了多具尸体的犯罪之屋;

  她在最近的自传中分享了她的童年回忆:

  “被变态杀人狂父母养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她的童年,每一个片段,都让人感到无比心碎....

  【童年时,我以为被毒打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正常事】

  Mae West是1972年出生于英国格洛斯特的女生。

  她的妈妈Rose是父亲Fred的第二任妻子,Mae出生时家里已有两个姐姐,6岁的Anna,和2岁的Heather,后来爸妈还陆续生了弟弟妹妹。

  小时候的Mae并没有觉得自己家和别人家有什么不同。

  自己有爸爸有妈妈,有兄弟姐妹,也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一家人有空了,也会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出去玩;

  母亲有时候会在家里烤海绵蛋糕给孩子们吃,圣诞节的时候也会大餐一顿。

  父亲最喜欢看的电视是小鹿斑比,最喜欢的人是英国女王,

  他还总是严肃地让一家人都和他一起看相关的电视片段。

  但是,上面这些片段,

  其实是Mae生活中为数不多的能够称得上是“正常”的家庭生活。

  实际上,这个家庭的变态,远远超出正常人的想象范围。

  对于从小生活其中的人来说,

  就算被告知千百遍“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也会逐渐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最开始让逐渐长大的Mae感到恐惧的,是母亲的虐待。

  Mae的记忆中,母亲Rose从来没有抱过自己,也不曾真的爱过自己。

  相反,她经常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对孩子们大打出手。

  比如妹妹Tara还是个幼儿时吃东西洒在地上,

  母亲Rose看到后大发雷霆,用盘子砸向妹妹的头,甚至把她之间从婴儿椅上踢下来,把她扔出去;

  弟弟史蒂芬7岁时,因为下楼速度慢了点,被母亲掐到快要窒息死亡:

  “他的脸变成了紫色,眼睛布满了血丝,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Mae自己,直到十几岁时,还会因为说错一两句话,被母亲用小刀威胁:

  “她那次突然拿着一把雕刻刀冲向我,大喊着:你觉得我不会用这个吗?

  然后开始用刀抵在我的胸口,穿透我的背心、划开我的皮肤。

  我惊恐地哽咽着,害怕地冲进了地下室。”

  (母亲Rose)

  根据当地的医院医疗记录,

  Mae和她的兄弟姐妹们曾因为身体的创伤被送往医院31次。

  这么频繁、剧烈的虐待,从来没有被制止过。

  社工们好像不存在,父亲从不阻止,学校的老师也漠不关心。

  “有时候,我会在教室里坐着,希望老师会来问我:‘出了什么问题吗?’,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事实是,即便他们来问了,我可能也不会说什么。”

  因为母亲虽然暴力,但是并不愚蠢。

  通常情况下,她会有意识地避开在孩子们的脸上、身体裸露部分留下痕迹,免得有人猜疑。

  同时,不论何时,她都不允许孩子们在被打的时候哭:哭了的孩子,会被加倍地虐待。

  另外,她也随时都在威胁孩子们,不准对外说半个字。

  要是让她知道孩子们去外面告状,她会做出更严厉的惩罚。

  靠着这样的暴力手段,Mae和兄弟姐妹们都不敢反抗母亲。

  甚至不敢哭泣,不会哭泣:

  Ma知道,哭泣只会招来更痛的毒打,有再大的痛苦都只能憋着。

  “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直到长到了,知道了一切后,依然哭不出来的原因吧...”

  【家就是妓院,母亲是妓女,不知道谁才是自己亲爹】

  被母亲毒打,并不是唯一一件孩子们不敢对外说的事情。

  让Mae童年时期一直感到尴尬的,是家里进出无数的“嫖客”。

  在Mae的家里有个特别的房间,叫做“玫瑰房”。

  这是个母亲专用的房间,里面装有婴儿监视器,墙上甚至还有个小孔。

  但这并不是给小宝宝准备的,而是用来给母亲接客的。

  小时候的Mae经常和姐姐负责照顾家里的孩子,因为母亲要为她的“客户”服务。

  这些客户大多数是白人男性,来家里都是找母亲Rose的。

  有时候人太多了,还有客户会坐在家里的客厅沙发上,排队等待。

  而爸爸Fred,就会从小孔里窥探母亲的“服务情况”,有时候甚至会加入他们。

  到Mae十多岁时,她不得不帮父母接电话,安排“客户”:

  电话里各种男人用假名字来预约母亲,让Mae给安排一下。

  有时候,这些嫖客还会针对一些具体“服务内容”提出要求。

  这让Mae觉得自己似乎是母亲的“秘书”,非常尴尬。

  父亲为了不让孩子们影响卖淫生意,还专门分隔了家里的两个门:

  孩子们日常生活走一个门进出,客人们走另外一个门进出。

  他们甚至会花钱在小报纸上给母亲打广告,以图让卖淫生意更好。

  仿佛他们经营的,就是一个卖罐头果汁的小生意。

  对此,Mae回忆说:

  “从成年人的角度回顾,我非常理解为什么当年我们那么轻易地就接受了父母的不正常。

  当然,我们知道其他家庭不是这样的(妓院),

  但是我们之所以会对外界隐瞒这一切,

  也是因为这一切都太尴尬了,让人难以启齿。”

  【“善良”的父亲:被父亲支配是每个女孩必经之路】

  被母亲毒打虐待和家中的妓院,也依然不是Mae生活中最恐怖的部分。

  随着她慢慢进入青春期,慢慢懂事,她意识到自己家庭的恐怖不止限于暴力和间接参与母亲的性交易。

  她的爸爸Fred,才是这个家庭中最让人感到害怕的人物。

  Fred从不打孩子们,甚至偶尔会在妻子Rose太过激动的时候介入,拦住Rose把孩子们打得太惨。

  小时候的Mae曾经和姐姐聊天说,如果父母离婚,她们可能会选择和父亲生活。

  “因为他除了性虐待自己外,还是很善良的,有时候还甚至很有趣。”

  长大后Mae再回想起当时姐妹们的聊天,只剩下无比的悲伤。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孩子,

  应该在“毒打虐待狂母亲”和“性虐变态的父亲”之间做选择。

  根据后来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个家庭里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曾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虐待。

  在Mae还是小女孩的时候,Fred就经常和她及姐姐妹妹们说:

  “总用一天我会破了你们。”

  他经常和家里的孩子们聊天,说“父亲对女儿的童贞有所有权的”

  进入青春期后,Mae发现父亲开始会偷偷跑到她们的房间,掀开被子摸她们;

  甚至是在她们洗澡的时候偷窥。

  家里的门包括卫生间都没有上锁,所以孩子们只能互相保护。

  Mae和姐姐Heather、弟弟Stephen是家里年龄最相近的三姐弟,

  所以他们也差不多是同一时期意识到父亲的变态的。

  三姐弟们约定好要一起行动,在家里无论何时要尽量三个人或者两个人待在一起,不要单独和父母相处。

  当时的担惊受怕让Mae印象太过深刻,导致即便是几十年过去了,Mae依然有种恐惧感:

  “我永远无法放松。

  即使是现在,这么多年以后,当我洗澡时,我总是用余光看着门。”

  和父亲对母亲虐待孩子们漠不关心一样,

  母亲对父亲性侵犯孩子们也毫不在意,甚至会在一旁帮他性虐自己的孩子:

  大姐Anna在8岁时,就开始被父亲Fred性侵,13岁开始被逼着在家里卖淫;

  二姐Heather从15岁开始被父亲强奸、性虐;

  Mae本人也被父亲强迫着一起看色情片。

  妈妈Rose告诉孩子们,这一切都是正常的。

  不但没有阻拦,Rose还为了配合丈夫,会逼着自己的孩子们穿着暴露的衣服在家里做家务;

  甚至会把孩子们绑在家具上,供丈夫性虐。

  这个家里,对孩子们的暴力、性虐仿佛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

  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Mae和兄弟姐妹们,

  怎么可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遭受的一切,是何等的令人悲伤....

  【逃离也没用:“外面的世界也不要你们”】

  也许会有人问,“为什么长大后的Mae们感到害怕,却不想办法逃离?”

  这个问题的答案依然让人感到沉重。

  一方面,虽然母亲的毒打,父亲的性侵,家里令人尴尬的性交易,从来都不是Mae愿意接受的事情,

  但在从来没有感受过“正常幸福”生活的情况下,她们很难意识到这一切其实是“不可忍受、不该被容忍的”。

  另外一方面,对于她们来说,家以外的世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母亲Rose从小就刻意地教育Mae和其他孩子,外面的世界非常艰难凶险。

  Rose从来不准孩子们带朋友回家来玩儿,希望她们和朋友都不要来往。

  她让Heather和Mae都穿着破旧的衣服和男孩的鞋子去上学,

  把她们的头发剪得非常非常地短,让她们被同学孤立和嘲笑;

  她不让女孩们剃腿毛、用除臭剂,只让她们用洗涤剂洗头发。

  “当我们年龄大了,非常容易感受到来自同伴的压力。

  当那些人经过我们时,会对我无情地嘲笑和欺负,甚至编歌来嘲弄我们气味怪异。”

  学校的老师们漠不关心,同龄人们无情的欺辱,让Mae和姐姐自然地抗拒外面的人。

  她们生活中最难得的平静时光,

  就是没有父母、没有毒打和虐待的时候,能够安安静静在家里和兄妹们相处。

  对Mae来说,大自己两岁的Heather就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Heather 和Mae陪伴着彼此度过了许多艰难的时刻,

  她们相约,只要长到16岁,就像大姐Anna一样离开这个家,

  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不再受到任何伤害和欺辱。

  直到现在,Mae还是记得当初她们对未来的那种天真的期待:

  “回想起来,童年时代的一个美好的地方,是我与Heather的感情。

  当我们被殴打时,我们互相安慰;

  因为我们玩具很少,所以我们发明了自己的游戏:

  我们在地下室,从一个垫子跳到另一个垫子,想象地板是充满鲨鱼的海洋。

  在花园里,我们用玫瑰花瓣制作香水,并尝试用富含粘土的土壤制作花盆。”

  她们是彼此的亲人,朋友,受伤时的依靠。

  是痛苦的童年生活里,唯一的美好。

  而这份美好,最终还是被摧毁了...

  【姐姐失踪了,从此父母都不再虐待我,一切都好起来吗?】

  事实证明,在遇上了糟糕的父母后,人生的确是可能会没有下限地灰暗下去。

  除了肉体上的毒打、性方面的虐待、校园的霸凌和外人们的冷漠,

  Mae们对生活还有另一层恐惧:

  她们怀疑,自己的父母可能已经杀了很多人、很多年轻的女性...

  在孩子们的记忆中,

  那栋被用作卖淫、性侵、虐童的房子里,时不时还会有一些年轻女性出现。

  她们有的是房间的租客,有的是“被请来给孩子们当保姆”的。

  但是她们从来都是短短停留一段时间后,就消失了。

  一开始,Mae以为这些人都离开自己家了……

  直到她和姐姐在家里发现了一个装满了女性衣服和鞋子的柜子。

  Heather和Mae当时才10岁不到,找到了这堆女性的衣服后,很开心地玩起了扮装游戏。

  她们平时没有那些鲜艳亮丽的衣服,突然出现一堆年轻女生的衣服,难免会非常好奇。

  妈妈Rose看到了,也并没有阻止她们用这些衣服穿衣打扮。

  很久之后,发现真相的她们才意识到,

  自己小时候玩过的那些衣服、裙子、鞋子,

  全部都是那些被父母杀害、肢解、活埋了的女性的遗物。

  1987年夏天,Heather终于满16岁了。

  那两年,父亲Fred对姐妹俩的性骚扰越来越严重,性虐越来越频繁。

  Heather不想再忍受了:

  她在外地的一个度假村里找到了一份当清洁工的工作,想要像大姐Anna一样离开家。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边工作很快就把Heather辞退了。

  Mae看着姐姐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非常沮丧。

  她不知道Heather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只是看着她再也没有笑过,接下来的日子里总是沉默不语地坐在椅子上,来回地摇晃....

  有一天,Mae放学回到家,发现Heather不见了。

  爸爸平静地告诉她:“你姐姐走了。”

  Mae:“走哪里了?”

  爸爸说:“去度假村工作了,她打电话来说那边又给她机会了,所以她就去了。”

  Mae:“那很好啊不是吗!”

  Mae把目光转向妈妈,但是妈妈没有回答,表情十分不自然。

  Mae并没有察觉到其中的怪异,只是高兴姐姐终于实现“找到工作,远离这个家”的愿望了。

  接下来几周,Mae期盼着Heather能够写信告诉自己她最近的情况,但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她找到爸爸说这件事,爸爸只是不在意地说,Heather可能比较忙没时间写信吧。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家里电话响了,电话一头传来一个醉酒的女声。

  Mae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看着接电话的母亲对着电话说:

  “你好,请问你是?...Heather吗?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停了一会儿后,母亲似乎突然生气了,

  然后对着电话说:“不准那样和我说话!”

  爸爸把电话抢过去,然后说:“回来吧,Heather,别那样和你的母亲说话,放尊重一点。毕竟她把你养大了不是吗?难道她不值得尊重吗?”

  过了一会儿,父亲放下电话,对在一旁包括Mae的子女们说:

  “好了好了,至少现在我们不用担心了,知道Heather没事不是吗?”

  几个月过去了,Mae还是没有收到Heather的任何信件或者电话。

  虽然父母坚持说Heather有时不时打电话来报平安,

  但Mae开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姐姐可能出事儿了。

  她终于按捺不住,和弟弟Stephen一起商量着,悄悄溜出去,

  去街上找她,去姐姐工作的地方找她,到处和人打听,但是最终一无所获。

  不久后,Mae甚至给一个帮人寻亲的电视节目写信,说姐姐Heather失踪了,希望能够让电视台帮忙找人。

  但这些求助最终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无法相信Heather会完全抛下我们不联系。”

  最后她担心得受不了,告诉爸爸,她们应该去报警。

  结果爸爸只是一脸阴沉地说:

  “你最好别报警,不然你会让她陷入真正的困境中。

  而且,你不会想要把警察带来这里的。”

  Heather的消失,还带来了一个让Mae意想不到的情况:

  父母突然之间对自己好了许多。

  自从Heather走后,母亲就不再打自己了。

  她仿佛变成了一位为女儿的离开感到沮丧的好妈妈,不再对孩子们拳打脚踢。

  而父亲Fred虽然还会时不时骚扰一下Mae,但行为也不再那么过分了。

  只是经常会用Heather来警告其他孩子:

  “如果你们要是敢对外说起家里的事儿,

  你们就会像Heather一样,被埋在这里,埋在花园里!”

  接下来的两年里,一家人似乎变得和正常家庭没有太大区别。

  姐姐的离开意外地让Mae的生活好起来了。

  但她并不能为此开心起来:

  她的恐惧从未结束,她的担忧从未放下。

  她无形之中有种预感:自己必须赶紧离开这...

  【父亲被妹妹起诉强奸,最终又被无罪释放..】

  Heather离开2年后,Mae也16岁了。

  她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搬出了家。

  离开之前,她警告自己9岁的妹妹Louise,让她离爸爸远一点:

  Louise用一种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回答Mae说,她知道姐姐说的话什么意思,自己会注意。

  然而让姐妹俩都没有意料到的是,父母并没有真的因为Heather的离开而改变。

  1992年8月的一天,20岁的Mae接到家里母亲打来的电话,

  说警察刚刚来家里了,爸爸被带到警局了,正在接受关于强奸、虐待Louise的问询。

  原来,在Mae离开家后,父亲很快就把魔爪伸向了妹妹Louise。

  Louise被父亲强奸、性虐,其中还有次是在母亲的注视下进行的。

  她浑身伤痛,被母亲拎到浴缸洗澡时,母亲还和Louise说,这一切都是Louise自找的。

  害怕的Louise终于在13岁时,把这一切告诉了自己在学校最好的朋友。

  这位朋友的母亲知道了后非常震惊,她收集了女孩们的证词,匿名向警方举报了Fred和Rose。

  随后,也就是1992年8月6日,警方以寻找被盗财产为借口搜查了Fred的住所。

  警方在家里发现了许多性用品, 包括Fred和Rose自制的99个色情影片。

  之后,13岁的Louise在一个律师的代理下向警方描述了自己受虐待性侵的经历,

  进一步扩大范围的体检报告也显示,家里所有的孩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虐待和性侵。

  孩子们都出现了各种典型的被虐儿童特征:

  语言障碍、行为焦虑、把指甲啃到手指流血...

  这下,应该能够证明父亲和母亲的罪行了吧?

  然而案件调查进行了快一年,警方没在录像带中找到Fred强奸女儿的视频;

  而曾经被性侵的大姐Anna和13岁的Louise,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拒绝出庭作证。

  案件最后在1993年6月因为证据不足,控方撤诉终止了。

  但经过这次调查,警方还是把家里4个未成年的孩子都送到的别的寄养家庭——

  就算这次不能证明Fred强奸了Louise,

  但孩子们遭到了身体上的虐待是不争的事实,Fred和Rose已经不适合当孩子们的父母了。

  Fred被释放回到家后,对孩子们的“背叛”气愤不已,

  他们迅速扔掉家里所有的孩子们的衣物、随身物品,准备重新生个孩子,开始新生活....

  这一切,都是Mae无法接受和相信的...

  【警察在我们曾经玩耍的花园里,挖出了姐姐的尸体】

  Fred被释放回家,并不代表警方结束了对他的怀疑和调查。

  尤其是孩子们在Louise案件的调查问询中都提到了同一件事:姐姐Heather的失踪。

  在Heather消失后的这几年里,

  每次提起Heather,父亲对她去向的解释都不清不楚,自我矛盾。

  而发怒生气的时候,又常常会威胁孩子们,说要是有谁敢对外告状,就让她和Heather一样去“花园的下面。”

  什么是“花园的下面”,孩子们一直很困惑。

  最终,在经过持续两年的调查后,1994年2月24日时,法庭批准了警方对Fred的住处的搜查令。

  经过两天的挖掘搜查,警方在2月26日从花园的土地下,挖出了3具女性的骸骨。

  其中有一人的,最终被证明就是失踪已久的姐姐Heather的尸体...

  尸体挖出来的当天早上,Fred主动承认,的确就是自己杀了女儿Heather。

  随后,警方决定对Fred的住处进行更详细的搜查和挖掘,

  最终在3月8日前,在地下室和浴室,又发现了另外6具女性的尸体...

  Fred被警方正式指控犯下了至少9桩谋杀罪,而Rose也被指控协助了Fred的谋杀。

  Fred家中藏尸9具的事情很快传开了,

  在媒体的报道下这个案件成为了震惊全英的恐怖新闻。

  最终Fred被指控涉嫌在1967年至1987年间杀害了至少10名女性,

  其中包括他和Rose的女儿Heather,他的第一任妻子Rena,他第一任妻子的女儿Charmaine,

  以及另外7名他从各种渠道接触到的少女:

  来家里打工的保姆、离家出走的小女孩、餐厅的女服务员、搭他顺风车的大学生....

  一开始,Fred并没有打算洗脱罪名,他告诉告诉检方:

  自己过去杀过的人超过20个,家里搜出来的只是一部分,

  他愿意配合,今后每一年,说出一个受害者的尸体下落....

  警方一方面继续对Fred的审查,调查他可能涉及的其他案件,

  一方面每隔15分钟检查他状况一次,以免他畏罪自杀:

  虽然对他的指控基本上是证据确凿了,

  但对Rose的同犯指控还需要他的证词。

  Rose的情绪,这期间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她一开始就坚持自己是无辜的,但是由于和Fred是被分开审讯的,两人的口供总是对不上。

  1994年6月30日,在一次听证会上,Rose和Fred有了案发以后的第一次接触。

  Fred向妻子靠近,想向她示好,但Rose对Fred非常冷漠,拒绝了他的示好。

  所以,在这次法庭上的相遇后,Fred一改之前想要一力承当所有罪名的态度,

  开始向警方透露,在家里的每一次谋杀Rose都有参与其中,她也是有罪的。

  7月份,他的罪名全部被落实,被法庭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在1995年,他在伯明翰监狱自杀了。

  而Rose也因为Fred自杀前留下的证词,在1995年11月最终被认定参与谋杀罪名成立,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这一震惊全国的案件,最终缓缓落下帷幕。

  然而Fred和Rose罪行带来的后果,依然还在继续...

  【父亲以死谢罪又如何?童年的创伤可能永远无法平息..】

  父亲被定罪后自杀,母亲被判终身监禁,姐姐的死终于沉冤得雪,

  但这一切对Mae和她的弟弟妹妹们来说,远远称不上是什么值得庆贺的胜利。

  她们改名换姓,用余生努力修复自己童年时期受过的伤,

  但却永远忘不掉那些黑暗的记忆:

  对Mae来说,她童年玩过的衣物,都是被父亲谋杀的受害者们的遗物;

  她和姐姐玩游戏时想象的两个垫子之间的地板、那个充满了大鲨鱼的“海洋”,真的埋得有6个女性的被肢解的尸体;

  她和姐姐用来捏陶土的花园泥巴,最终埋葬了姐姐的尸体;

  在她们偶尔难得的一家人在花园吃烧烤的位置下,是姐姐,和另外两名无辜少女的骸骨...

  父母在强奸、虐待自己的兄弟姐妹时,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直到长大后,才意识到当年到底发生了怎样恐怖的事情....

  难道,他们犯罪的时候就那么天衣无缝,留不下证据吗?

  孩子们从小被恐吓虐待不敢说,那这些受害者的家人们呢?

  那些和Fred Rose有过接触的成年人呢?都察觉不到他们的恶行吗?

  其实不是的。

  比如,在这20多年里,Fred的前室友Terrance就曾经多次向警方举报Fred。

  但是因为没有确凿证据,没有得到警方的重视。

  等到1995年案件结束后,Terrance才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的怀疑都是真的。

  在知道了到底有多少被害的无辜少女和孩子后,

  他非常的绝望痛苦,觉得十分内疚。

  最终在1996年在家自杀了,过世的时候只有48岁...

  为什么会有这样恐怖的父母, 这样肆无忌惮的罪犯呢?

  在“恐怖之屋”的案件落幕后,媒体找到了大量关于Fred和Rose的资料。

  大家才发现,

  原来Fred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性侵女性,认为强奸乱伦都是正常的,

  是因为他自己的父亲,也是这样对待他的姐妹;

  而他的恶行,从来都没有被阻止过。

  而Rose,本身也是在自己父母的虐待下长大的:

  她的爸爸常年性侵她,甚至在她婚后还和她维持乱伦关系;

  而她的大女儿Anna,很有可能就是Rose和自己亲爹乱伦后生下的孩子....

  虽然童年的悲惨遭遇并不是个人作恶的理由和借口,

  但这一切还是让人们意识到,

  原来这些邪恶到难以想象的人,也是一步步一点一滴走到今天的。

  如果他们的遭遇,他们的罪行早一点被人察觉,

  悲剧是不是也能早一点结束,而不是持续20多年才被制止...

  所以,社工们这些年也在努力让Fred和Rose的孩子恢复正常的生活。

  送到寄养家庭,接受身体和心理的治疗,

  希望她们最终能够忘记从前的一切,拥有一个正常的人生...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