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野生书法”承包了我今年夏天份的笑点

2018年07月19日 15:50:29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文/zZZ、实习生 张晓欢)

  射墨、盲写……万万没想到,一向高冷的书法圈在这个37℃的夏天成了热点。

  ——哦不,准确说是“野生”书法圈。

  事件的起因是7月初,一段“射墨”视频走红。视频中,几位姑娘手持宣纸,一男子手持几支灌满墨汁的注射器,边走边射出一条条墨迹,一旁还有人不断叫好。

  视频中的男子名叫邵岩,网传竟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不过,清华大学很快站出来打脸否认,随之,邵岩百度百科中“清华大学当代艺术专业特聘专家”的字样,已经删除。

  无独有偶,射墨还没有干透,最近“盲书”再次成为网红。

  一名手持毛笔的书法家扭过头来,屏蔽自己的视线,任凭笔墨在一张被美女扯动的宣纸上肆意流淌;

  另一些画面上,他更是直接在穿着白绢的女性身上挥毫泼墨,一顿操作下来,美女脸上、身上沾满了墨汁……

  emmm……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圈内人哦~

  公开资料显示,他现在是四川美术学院的教授、院学术委员会委员、艺术学与水墨高等研究中心主任,英国温切斯特艺术学院客座教授、艺术实践理论与批评博士生合作导师。

  最近,这位大师回应网友质疑说,这是“放弃控制性,追求纯粹的写作”,“带有先锋性的东西,大家怎么骂,我都理解。他们是普通老百姓,不懂得艺术是什么。”

  是不是艺术,编儿不专业,不敢随便置喙,不过在搜罗了资料后,编儿意识到,“野生书法”江湖,那绝对是段子手和沙雕图的宝藏啊有木有!

  书林争霸,各大派系了解一下?

  青铜段位——器官派

  “运鼻书法”、“叼笔书法”、……总结一下就是,能用五官就绝不用手系列。当然,这只能算是野生书法的基本操作了。

  至少要到了下面这位大师“鼻运二笔”的境界,练气才算是有所成就。

  两个鼻孔操控两支毛笔如一双大长腿般在纸上疾走,这要换成我等没练过气的凡夫俗子,写不了几个字就得高原反应了。

  竞猜有奖,已知大师一口气能写十个字,求大师的肺活量……

  白银段位——五笔派

  一支笔不够,野生大师们需要的是一把笔!

  看下面这位大师,他不仅一次要用五支毛笔进行创作,创作前还要用白酒祭笔,论豪迈,编儿只服你!

  喝完白酒的五支毛笔也是不负众望,如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夸岔一声就刷满一平米的宣纸。

  为了艺术?纸撕裂了?不存在的。

  黄金段位——拖把刀郎派

  毛笔已经装不下大师们的澎湃的艺术情怀……叮!您的新工具拖把已上线~

  宣纸也是特制而成,10平米一张是基本配置。更有雄壮者,展开以后的面积恨不能比你家还大。

  装备是黄金装备,气势绝对是钻石王者的气势。

  不要说去现场近距离观摩,单看下面这张大师挥毫的照片,都能感觉到拖布落地时的那“pia唧”一声都在耳边久久震荡回响。

  一幅字写完,黏在地上揭都揭不起来,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力透纸背,教你做人!

  而附带的溅射自伤效果也和崆峒派的七伤拳异曲同工,这正是“他七伤拳一练七伤,我写完字要去洗衣裳”。

  除了拖把,刀郎也是一绝哦——

  铂金段位——融合派

  书法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探索欲,让他们不断的将书法与各类武学融汇结合。

  比如醉拳,

  比如相扑,

  港真,你们真是被书法耽误的武林人才!

  王者段位——人体写作派

  还记得唐伯虎点秋香人体作画吗?唐先生绝对是人体作画的急先锋

  头发作笔,谁可一战?

  然而最让我佩服的,还是下面这两位衬衫上写满毛笔字的一代宗师,只见他们抄起了一位姑娘做笔,足踏斗宿星谱,摆出一场“天地人三才大阵”,直接登上了当代书法行为艺术的巅峰。

  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不方便写点,要不然“毛笔”容易脑震荡。

  对于各种派别的争锋,广大吃瓜群众各执己见。

  吐槽居多——

  @阿忆: 装神弄鬼,煞有介事。

  @祺祺谦谦:这是中国书法家邪会的吗?

  @好大一堆鸡纵哦: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村没读过书的,也会这样画

  @-be_with_you:此艺术家将中国汉字,中国美术,中国玄学,中国气功融合到一起,技艺精湛,创作屏蔽五感,全凭一种无招胜有招的独家秘籍,制霸艺术界,前后500年只出此一人,实属我国之兴也。

  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行为艺术——

  @宋辛博:1、这是行为艺术不是书法艺术,跟书法毫无关系。2、是不是行为艺术还要看其行为是否有深层次的艺术性。而不是随便做个行为就是艺术。3、目前来看这种行为艺术确实存在一定的主观思想性,但是缺乏一种可见的艺术表现力。

  那么问题来了,你如何看待野生书法呢?

(资料来源:Vista看天下、@只学习不玩耍、新浪视频、头条新闻)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