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举报没有相关办学许可证 “鹰爸公学”可能面临关停!

2018年05月16日 18:35:07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讯 让自己的儿子多多3岁雪地裸跑,4岁帆船训练,5岁开飞机......一直以来,"鹰爸"何烈胜的教育方式饱受争议。2016年开始,他开设鹰爸公学,对外招生。最近,鹰爸公学遇到麻烦了,被人举报没有相关办学许可证,可能面临关停。

  多部门联合检查 发现无证办学等诸多问题

  今天(5月16日)上午,南京工商、教育、安监等多个部门对鹰爸公学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该机构存在消防等诸多安全隐患。

  同时,鹰爸公学还无法提供办学许可。面对相关部门的检查,鹰爸何烈胜显得很沮丧。

  "熊孩子"训练营? 曾有学生两次出逃

  一直以来,鹰爸何烈胜的教育方式饱受争议,鹰爸公学接收的大多是在公立学校没法针对性帮扶的"熊孩子"。目前学堂共有6个孩子,13岁的小睿(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是今年5月,一篇传播非常广泛的文章《逃离鹰爸》中的主人公之一。

  小睿说:“一开始进来非常不情愿,又哭又闹。以前特别喜欢玩游戏,一到这里手机都碰不到,更别说玩游戏了,管得太严了。”

  小睿告诉记者,他曾经两次出逃鹰爸公学,出逃对他来说,更像一次好奇的冒险之旅,最终,小睿还是回到"鹰爸公学"。在这里,父母为他每月支付1万元的高额学费。

  小睿说:“这1万块钱也不是花来玩的,我们这也有财商教育。赚几块钱也是比较辛苦的,我突然体谅爸爸妈妈了。”

  冒着35度的高温,6个男孩赤膊在操场上进行体能训练,此外,还有思维拓展、情商训练、语数外等科目学习,一天的课程满满当当。何烈胜相信自己这套教育方式,可以矫正熊孩子原本的坏毛病。

  何烈胜说:“家长是非常痛苦的状态,一方面孩子不成器,另一方面学校不满意。同时家长非常焦虑,在这种万般无奈的状况下把孩子送过来。”

  何烈胜一直强调,鹰爸公学并非学校,只是家长们的拼团教育组织。但是,名气大了,找来的家长多了,何烈胜感觉自己创办的机构更像是"熊孩子医院"。

  何烈胜说:“我们希望把孩子行为矫正好,品德调整好,身体调整好,早点离开回归到原来的学校。有的孩子回归后又来了,反反复复。回去以后放松管理,又可以玩手机了,上课又可以不认真听了。”

  或违反义务教育法 是否关停尚无明确答复

  何烈胜告诉记者,他的学堂有十几位员工,加之房租等费用,虽然每个月每个孩子收费高达1万元,但是他仍然入不敷出,目前学堂处于亏损状态。对于何烈胜有悖常规的教育方式,南京中山小学原校长,全国十佳校长王丽萍认为,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鹰爸公学的存在确实非常另类。

  王丽萍说:“他们是特殊的,有个性的孩子。有个性的孩子我们好好引导他,这些孩子上职业学校也可能会成长,也可能做得很优秀。我们现在的教育还没有针对性解决这些孩子的问题。”

  鹰爸公学是否会立即关停,相关部门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目前,对鹰爸公学最大质疑是,让原本应该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在这里进行严格培训。

  南京玄武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6个孩子在正常上学期间为什么在这,义务教育法怎么规定。孩子有责任接受义务教育,跟你培养好的习惯是两个概念。”

  江苏苏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波表示:“孩子监护人和培训机构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应该把孩子送到义务教育学校而不是在培训机构。而且这个家培训机构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是非法办学。”

  鹰爸何烈胜再次陷入舆论漩涡,不仅是人们对他魔鬼般教育方式的质疑,也是他的教育探索,触动了大众神经。面对熊孩子或者个性化的孩子,该怎么办?他们并不是问题少年,却很难适应现有的教育体系。针对他们,该用什么方式来教育才是最合适? 这些问题,值得教育部门思考研究。

  (来源: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郑丽丽 编辑/国正)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