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之王》:一部地道的塑料歌舞片|荔枝娱评

2018年02月04日 10:57:14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耷子

  (作者耷子,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影评人,执行制片,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理事;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休·杰克曼是一位魅力十足的演员,胸肌以下全是腿,笑起来连皱纹都放着光。

  因此,当他拿出奥斯卡歌舞秀十倍的劲头去出演《马戏之王》时,你几乎不愿承认这部电影实际上有多么糟糕。责任不在使出洪荒之力的杰克曼,而在潦草到放弃治疗的剧本。

  这是一部讲述19世纪马戏之王P·T·巴纳姆的传记片?那一定是我们误会了。在《马戏之王》里,一个被好莱坞演绎了一万遍的白手起家的伪励志故事,被强行嵌入到了歌舞片的套路中,所有角色看似经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但归根到底都在骑旋转木马。神勇的编剧比上帝还勤快,随时随地就出手,只要主角们振臂一呼“不忘初心”,他就能立马让角色逢凶化吉。  

  “马戏之王”巴纳姆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这个男人从穷人儿子变身演艺巨擎,娶了死心塌地的白富美,迷倒一线女歌唱家,拥有超越兄弟情的合伙人,凝聚了一帮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回头又倒贴工资上班的“公司员工”……他的故事几乎可以拍成一个季的美剧。但《马戏之王》的能耐在于,它可以让这个男人实现以上任何一条人生目标的过程不超过五分钟。

  一段MV讲完寒门子弟难以启齿的残酷青春期,小鲜肉秒变大叔空手上门提亲,伪萝莉女主角父亲慷慨放人,之后大叔的人生便彻底开挂——即使他招募残疾畸形人参加猎奇性演出被人挤兑为“骗子”,但他依旧拥有一颗闪闪发光的金子般的心,带头摒除歧视、拯救底层民众,在这一过程中赚得盆满钵满,成为一个完美到几乎让人作呕的美国梦实现者。

  问题很快出现,折腾不止的巴纳姆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编剧压根就没考虑清楚。

  从这个人物的逻辑线来猜测,整个故事依稀是在讲一个从小受尽歧视,长大竭力要证明自己能力,试图突破社会阶层的男人的心路历程。但从影片呈现的效果看,巴纳姆的情商始终处在令人费解的模糊状态中,自打马戏团成立之后便放飞自我,上有合伙人安排接见英国女王,下有马戏团不惧阻挠正常运营。全片有且唯一的戏剧冲突,只有巴纳姆在妻子和“外遇”之间的周旋,但这段最能体现人生复杂况味的戏码,却始终没有点燃矛盾的爆点,妻子被丈夫几句话潦草摆平。

  纵观全片,巴纳姆在事业和家庭两条情节发展线中,都缺乏足够的感染力:他是19世纪反歧视的英雄吗?当然不是,他只是一个被过度粉饰了的资本家;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吗?表面上似乎是,但别忘了,他只是希望通过为妻子创造奢华的物质生活来落实自己的“理想”。  

  因此,任凭巴纳姆载歌载舞、笑靥如花,也难以避免影片从头到脚的寡淡乏味。比对起拥有类似传奇经历的“搏命”魔术大师胡迪尼,巴纳姆的故事实在让人难以为之喝彩。影片中的另一组配角——扎克·埃夫隆扮演的富家公子和马戏团穷丫头,也在用一场槽点满满的狗血爱情,重复论证巴纳姆式的跨越阶级、大爱无疆。不过,这段情节的真正功用顶多是靠多放几首歌,将片子撑得更长一些。

  出乎意料的是,《马戏之王》的歌舞场面竟然备受肯定,人们一定是遗忘了《红磨坊》《芝加哥》《了不起的盖茨比》等经典之作的流光溢彩。片中马戏和歌舞场景的绚丽程度只能算是中规中矩,并未出现逐步升级、令人兴奋的效果,置景创意和舞蹈调度都相对贫乏,难怪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和服装设计奖都纷纷抛弃了它。更为揪心的是,在那场大火熄灭之后,影片彻底向动画片《欢乐好声音》的剧设看齐,收场之仓促,完全对不起开场时起的那么大一个范儿。

  值得关注的是,与巴纳姆险些产生婚外情的瑞典女歌唱家珍妮·林德,在历史上是一位唱功精湛的花腔女高音歌唱家,而在影片中,导演却让她以通俗唱法演绎了一首篇幅巨大的现代歌曲。

  所以,说《马戏之王》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塑料歌舞片,也没什么好不服气的。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