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楼塌了——天国的AcFun

2018年02月04日 00:00:51 | 来源:荔枝说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 (小编/冻土劫火)

  1月31日晚上,一条新闻突然给二次元的水池砸出了一圈波澜。

  A站药丸了?一时间,二次元的各家各圈都议论纷纷。

  2月1日0时,A站官方账号突然发了一条微博,虽然只有一个表情,但这莫非意味着,这波苟住了?(注:“苟”即为“苟活”,网络用语)

  不过,随后阿里方的解释表明,这只是7天的缓冲期,过了这期限,该怎么样就得怎么样。也就是说,能不能成功苟住,还得看这7天交不交得上租子。

  然而,还没让人来得及为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忐忑焦虑,刚过了一天,2月2日,A站无论是主页还是APP就都无法再打开了,而其官方微博也发出了最后的呐喊。

  大约A站的确死了。

  第一次上A站,是小编刚上大学时的某天。那时候,国内的互联网还没那么发达,“弹幕”这种东西,即使在二次元也鲜为人知。小编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能一边看视频、一边在上面发文字的网站,只是随手跟着舍友安利的视频点进去的。没想到,这一点,就留下了那么多年的青春。

百度快照留下的A站最后的页面

  那时候的A站还不不能随意注册,只能等系统不定时随机开放注册。所以,像小编这样总是记不住开放时间的人,从09年开始常驻,直到12年才成了有账号的Acer(注:A站用户的称呼)。这么多年过去,也算是站里的“老人”了,眼睁睁看着它从春风得意,到惹是生非,再到服务器愈发频繁地崩溃。小编自己也从“雷打不动上A站”,到“看番剧上B站,看别的上A站”,再到“看视频上B站,看文章上A站”……

  “这破站吃枣药丸。”Acer们总是自嘲。只是自嘲归自嘲,一边吐槽,大伙儿一边还期待着今年的A站春晚,没想到,这么快就一语成谶。

  从辉煌到落幕,正如那戏词——

  眼看它起高楼,

  眼看它宴宾客,

  眼看它楼塌了。

  闪亮的开端

  A站全称“Acfun”,取自Anime Comic Fun,开设于2007年6月。

  最初,A站只是普通的提供动画连载的网站,直到2008年3月,其创始人“Acg_xilin”模仿了日本的视频分享站NICONICO,将A站改造成了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弹幕式视频网站。

鬼畜为一种视频制作手法。代表特点为画面和声音重复率极高,且富有强烈的节奏感。

  作为最早的二次元文化基地,当时的A站聚集了我国脑洞最大、最有趣,也最新潮的一批ACG爱好者,投稿了大量经典作品,其中不少被誉为“镇圈/镇站之宝”。他们还制作了不少恶搞视频,例如《爆刘继芬》《金坷垃》《万能红军》等系列,逐渐发展出了“鬼畜”这一怪异但意外地吸人眼球的视频分类……

  不仅是视频,在A站文章区,一年一度的“甜咸之争”投票活动也是多达上百万的点击量。网友们通过文言文、仿写名著等方式留言,给活动增添了很多亮点。

  “很多梗都是A站玩儿腻了,才在别的地方流行起来。” 曾经有Acer这样感慨过。

  “催生”了头号竞争对手

  A站开局一片大好,然而,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提到二次元、弹幕网站,十有八九想到的都是B站。不过,对于B站的过去,这些人却不一定清楚,更不要说,它其实是从A站催生出来的这点了。

  2009年6月,由于运营、技术等原因,A 站有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无法访问。在这个抓心挠肺的期间,原A站用户“bishi”(真名徐逸)创建了一个名叫Mikufans的新弹幕网站,并在A站的百度贴吧宣传,称其为“A站的后花园”,目的不是和A站竞争,只是在A站不稳定的时候给大伙留个栖息地。

  但是,由于Mikufans读音与Acfun类似,界面也有很多相同之处,所以被很多人认为是A站的山寨,招致了冷遇与鄙视。于是,Mikufans在2010年1月24日更名为Bilibili,取自日本超人气动画《魔法禁书目录》及《某科学的超电磁炮》中的人物“炮姐”——御坂美琴的绰号”biribiri”,成为了大家所知的B站。

  不仅如此,B站目前的等级制度、硬币等系统均来自于这部动画中的元素。可以说,在人气伶仃的时候,B站是抱着炮姐的大腿逐渐升温了,到现在,还有少数人会将B站称为“炮姐站”。

  被养大的“儿子”抛弃

  2010年,A站的人气达到了一个巅峰,但当时的A站只是个人网站,站长又是在读研究生,没时间管理,导致A站氛围急转直下,内斗十分严重。此时,B站站长bishi趁机挖墙脚,拉来了一大帮UP主(在网站上传视频音频的人)投靠了B站。

  而到了2012年,一场日本二次元的大型直播使B站人气有了跨跃性的提高,虽然,这是靠恶意手段得到的——当时的B站没有试听许可证,按照我国法律无法进行直播活动,然而B站哄骗了日本的版权方,声称自己是合法有证的网站。这件事到最后也不了了之,不管怎么样,B站人气是提高了。

  与此同时,A站经年累月的只出不进,盈利问题困难重重。为了寻求突破,2013年初,A站新的负责人加大了对A站的管理及投入,其代表性作品就是4月份孵化出了“ACFUN生放送直播”平台。

  这是国内最早的游戏直播平台,其前期的用户基本都由A站导入,主播也由A站最有人气的up主来担任。在生放送的人气逐渐提高后,2014年1月1日,它正式更名为“斗鱼TV”。没错,这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斗鱼”直播平台。

  儿大不中留,改了名的直播平台跟着负责人一起,从A站脱离了。原本可以借着直播翻身的A站再次落了空。

  这些年的恩怨纠葛

  在B站成功商业化之后,便与A站结下了更多的梁子。小编根据回忆和资料摘取几点,供各位看客吃瓜。

  B站“大小姐事件”,A站开放注册

搬运工是视频网站常见的一种投稿人,他们不做原创作品,而是将视频从别的地址获取下来,转投到目标网站上,所以被称为“搬运工”

  2012年10月,B站一位名叫“黎亦乔”的人气up主因为搬运视频事件和bishi闹翻,怒而删稿。随后,原本坚持关闭注册100年的A站突然开放了注册,而且写了一片针对性很明显的专题文章,“搬运工是A站的基石”,这其中,挖人的想法不言而喻。

  此时,因为该事件造成的危机,bishi匆忙公关,在B站贴吧发表了帖子《因为爱的太深了》,哭诉自己的心酸往事,并开启自己的第一次哭穷表演——“B站亏损七位数”,这句话被大多数B站会员奉为圣旨。另外,bishi还在此帖“爆料”,A站有背景,站长是拥有四五家注册公司的董事长,意有所指。

  春晚直播事件

  2013年,央视春晚在A站开启弹幕直播,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员。然而,在晚上10点左右,直播页面突然挂了,同时,B站开始了直播央视春晚。

  然而,有趣的是,B站直播没多久,页面也挂了,在这之后,点击B站的直播页面就会自动跳转到A站……

  至今,这件事仍没有人公开站出来说清原委。其中大戏,也只有靠大家脑补了。

  A站生放送变斗鱼事件

  “A站生放送”改名叫“斗鱼TV”的时候,出现过一个小插曲——当时斗鱼的页面还在A站首页,但进入后居然不能使用A站账号登陆。而滑稽的是,网友却可以用B站账号直接登陆。

  这消息一出,炸翻了天,因为当时AB两站刚好因为春晚直播事件闹得不可开交,大量的A站会员聚集起来刷屏抗议,导致负责人不得不出面解释,是因为斗鱼要扩大影响力,所以招揽B站用户群。而与此同时,在B站出现了一个叫“斗鱼直播”的ID,在B站直播和斗鱼同样的内容。

  随着A站用户越闹越凶,斗鱼最后不得不撤销了B站的授权,然后换上了A站的ID登陆,这事才慢慢平息下来。不过,经历过此次事件,斗鱼在A站失去了不少支持的声音。

  B站融资计划曝光事件

  之前说bishi表演哭穷,那么是怎么知道他在表演的呢?这归功于一份泄露的融资计划……

  这份计划在知乎和微博曾经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当时的B站刚推出要求用户募捐的承包计划,即花钱才能看剧,且bishi不断在微博哭穷说B站一直亏损。而融资计划的曝光,彻底戳穿了bishi的谎言。

  然而,这个融资计划,这种内部资料是如何获得的,这当然是一个谜。不过,十分微妙的是,最早曝光这份融资计划的,恰恰是在A站的地盘,由A站扩散至微博和知乎以及全网。至于,到底是A站的人曝光,还是有人假借A站的手打击B站,那就不得而知了……

  内讧起不断,官司吃不完,用户还白嫖

  说起A站的陨落,各圈的评价几乎一样——“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归根究底,内讧是最大的硬伤——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

有人送到A站办公室的锦旗

  没有内讧,B站就不会那么腾空出世;

  没有内讧,斗鱼就不会脱离A站;

  没有内讧,核心技术团队就不会集体离职;

  ……

  10年的发展,6任高层,这样的内斗也是盛况空前了。也许没有内斗,A站的版权问题和视听牌照问题也能早点解决。扒指头算算,这几年,因为版权问题被各大视频网站告了多少次?又因为没有合格的牌照被广电局请喝过几次茶?

  虽然直到现在,散落的Acer们还在期待着阿里爸爸的融资快点到位,不过投资总是要得到回报的。一直没开通过任何付费项目的AcFun,即使满血复活,又能让金主爸爸满意多久?

  至少同为阿里投资的新浪微博的CEO并不那么看好。

  “即使B站倒闭了,我们也不会收用户一分钱。”bishi的这句话成了和“B站一直亏损”一样的笑料,不过,至少收了钱的B站有钱买版权、有钱代理游戏,日子越过越好了起来。而没说过这句话,却莫名一直坚持的A站……嘛……

  听说,A站里有个员工之前是在乐视工作的,拖欠几个月的工资后跳到了A站,结果又被欠了好几个月的薪水……太惨了_(:з)∠)_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