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妖精》:谈不上原创,但刘亦菲太讨喜了|荔枝娱评

2018年01月06日 10:26:0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半辈子 

  (作者半辈子,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资深娱评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假如你也是国产院线片的资深观众,《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这样的片名,新导演+流量明星的阵容,应该就会让你警觉:为何有一股压抑不住的烂片气味?

  假如警觉到一定程度,那么踏入元旦档影院的你,难免会在《妖铃铃》《前任3:再见前任》和《解忧杂货店》之间徘徊不决。

  身经百战如你,会意识到自己已然踏入雷区,既然无法全身而退,那就只能降低预期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2018年的元旦档,几部主打喜剧和小鲜肉的影片,尽管整体水准一般,却因为定位得当,竟然获取了高票房。元旦小长假三天累计票房达11.9 亿,较去年同期暴涨80%,创下历史最火元旦档。冠军是韩庚和郑恺主演的《前任3》,不客气地提问:你能想起上一次他两出演的任何电影,哪一部能算“在水准线上”?

  就在这一片雷区中,《二代妖精》因为监制陈国富,和片方号称的原创故事,尚且值得一观。咱们也不过分刻薄,就以“有原创性的爆米花爱情喜剧”来看,这部电影的表现是否能在及格线以上?

  在奇幻题材上,陈国富是毫无疑问的金牌监制,他监制的作品包括曾创下票房纪录的《画皮2》,徐克的《狄仁杰》系列,以及《鬼吹灯之寻龙诀》等。

  回看陈国富监制的奇幻题材电影,有两个很典型的特征,一是整体故事虽然在光怪陆离之中,但很重视找出合理性;二是作为国产片,在特效上却不拖后腿。

  《二代妖精》继承了这两个优点,特效是成本问题,自不多言。故事具有合理性,是本片的一个亮点,但有点尴尬的是,片方宣传鼓吹的“原创性”,难以服人。

  《二代妖精》有一个“拿来主义”的剧本打底,“妖狐报恩”的主线,完全是传统白娘子故事的现代化移植。在作为背景的世界架构上,电影套用了好莱坞的《黑衣人》的方法,“人类与妖精”的共存关系,与《黑衣人》中“人类与外星人”并无二致。最典型的细节是,为了消解“人和妖共存而不冲突”的难题,《二代妖精》使用了一种消除记忆的蚊子,这就是对《黑衣人》中闪光手电的创意抄袭了。

  好玩的是,可能是为了避免审核的风险,《二代妖精》把妖精的来源也解释为远古外星人的后代,这又与“黑衣人”撞车。至于影片中妖管局的设定,也与“黑衣人”系列的外星人管理部门没什么两样。

  作为爱情喜剧的类型片,《二代妖精》更无原创性。我们看了太多“历经千辛万苦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而“人与妖”、“女追男”、“古与今”的错位梗,已经有无数部爱情喜剧片用过了。

  20年前,《黑衣人》上映之时,刻薄的影评人评价它:“像太空一般漆黑的虚空无聊,真的没有太多,但有什么,当然是娱乐。”在2018年的今天,我们的电影工业交出了《二代妖精》这样的答卷,它有合理的故事,和不错的特效,终于追上了20年前好莱坞的那一点“娱乐”。

  这就是《二代妖精》的尴尬,我固然认可那些肯定的意见(票房已是最直接的肯定了),但它作为一部电影所提供的“娱乐”,是如此的陈旧和有限。

  当然了,作为国产片的观众,我们总是试图在尴尬的电影里,找到一些闪光点。《二代妖精》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它有不错的选角。

  《二代妖精》里的刘亦菲和她扮演的狐妖白纤楚太讨喜了。在男性视野下,刘亦菲扮演的狐妖,是完美的女性形象。她美丽、专一、强势却又顺从,为了爱人不惜牺牲一切。你甚至不能在女权角度批评这个角色,因为刘亦菲角色的第一属性是“狐妖”,其次才是作为人类的“女性”。“报恩”和“爱情”的界限太模糊了,结果一言以蔽之,狐妖成了现代化了的白娘子。

  在戏外的刘亦菲,则即将扮演勇敢、独立,有新时代女性性格的花木兰。能从白娘子式的人物演到花木兰,这是一个演员的幸福。

  此外,把木讷的反差萌发挥得很好的冯绍峰,气质阴森的李光洁,负责制造笑料的妖艳郭京飞……一众演员和片中人物一样,均是为观众量身定制式的讨喜。

  所以总的来说,作为奇幻题材的爱情喜剧类型片,《二代妖精》的创意和剧本方面都有点尴尬。但它聪明的一点,是演员和角色们讨人喜欢,既然不优秀,那就尽量迎合观众,这就是它的立场。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