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卫视《红蔷薇》聚焦女性视角 “大女主”不落俗套

2018年01月03日 10:00:0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在观众的固有印象中,谍战剧要么就是“余则成”、“刘新杰”这样极具个人色彩的一人之勇,要么就是类似“明三兄弟”的男性群像。然而,近日,江苏卫视热播剧《红蔷薇》打破了这一既定思维。剧集聚焦女性视角,曾经被脸谱化、符号化的女性面容逐渐清晰起来,打造了国产电视剧史上难得一见的“大女主”谍战剧。该剧自开播以来,收视率一路飘红,夏雨竹、肖成碧、顾霜菊等女性特工的命运牵动人心。

  一反男人戏套路 国产谍战剧有了大女主

  一直以来,谍战剧都是国产电视剧中的经典款,深受电视观众的喜爱。不过,数曾经风靡荧屏的《暗算》、《潜伏》、《黎明之前》、《悬崖》等作品,亦或是近两年火爆的《伪装者》,不难发现都是清一色男人戏为主导。谍战剧里的女性角色,似乎只有服务于男性角色情感线的唯一功能。

  而《红蔷薇》不同,该剧的中心人物是千金小姐夏雨竹。从“单纯无公害”到“意志消沉”,再到“革命启蒙”,最终走上“谍报精英”之路,《红蔷薇》的剧情推动主线与夏雨竹人物命运轨迹无缝衔接。

  出身大家闺秀的夏雨竹,家庭优渥、备受宠爱,原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天真烂漫、不谙世事是对那时的她最好的注解。然而,哥哥夏恒煊为了营救共产党员任致远慷慨赴死,使得夏雨竹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痛失亲人的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意志消沉,甚至一度失去继续生活的勇气。这一阶段的夏雨竹,完全没有主角光环。这与此前的强势“大女主”剧还有一些不同,女主的登场并非直接“开挂”,这让后续历经磨难之后的成长显得愈发宝贵。

  除了夏雨竹,《红蔷薇》还花费大量笔墨刻画了另外两位女性角色:肖成碧和顾霜菊。肖成碧是夏恒煊的女朋友,留着“男人头”,穿着小西装。一直以来,她都像男人一样战斗,甚至说了“生在这个时代,我更希望我是个男人”的豪言壮语。顾霜菊是夏雨竹的丫鬟,但是却从未放弃自己。她前往无线电学校学习,希望能以此改变命运,争取到人人平等的机会。

  “当一部剧从女性奋斗、乐观、矛盾中逐渐推动女性的意识觉醒与精神独立,并最终造就和见证一个女性的成长,这才是‘大女主’应该有的样子。”对于《红蔷薇》,有专业剧评人给出了这样的高度评价。

  拒绝玛丽苏 从特工成长看人性和命运

  以往不少谍战剧,经常陷入一个误区,过分强调两性情感,而忽视了谍战剧主打的烧脑和悬疑,最终成为一部“披着谍战剧外衣的偶像剧”。但是,《红蔷薇》虽然是“大女主”,却不落俗套,拒绝玛丽苏;虽然加入了友情、亲情、爱情等多重情感元素,但都是为了烘托出人物的性格和命运,凸显人性的选择。

  从《甄嬛传》到《芈月传》再到《红蔷薇》,郑晓龙作品始终绕不开“人生”一词。首次接触谍战题材,他对《红蔷薇》也提炼出“谍战人生”的特别定位,而这也是整部剧的精神内核。在此前接受采访时,郑晓龙就曾表示,“《红蔷薇》这部剧跟以往的谍战片有所不同,主要讲的是人生,讲一个人有价值的一生。而这个人的工作恰恰是卧底,这个就特别有意思。这样就能在谍战的过程中塑造出几个有血有肉,有时代代表性的鲜明人物,所以我就对这个特别感兴趣。”

  所以说,一方面,《红蔷薇》是一部特工的成长记;另一方面,它更是一部关乎人性选择的片子,不同的性格决定了人物截然不同的命运。比如,夏雨竹,哥哥夏恒煊和精神导师任致远的熏陶,让她有着坚定的革命信仰,历尽艰辛决不放弃,这是人性中的“执着”,也是最可贵的东西;顾霜菊出身卑微,她对权利有着近乎变态的渴望,最终成为了一个“不目的是不罢休”的人;肖成碧是人性演变的集中体现,她的心中曾有一团革命火焰,却在爱人牺牲等多重打击下渐渐熄灭,最终走上了黑化之路。总导演金晔认为,“三个人三种命运,背后无论是权利的挣扎、因爱生恨的无奈

  剧中三位女性的命运,也引发了观众热议。“喜欢看谍战剧,是因为它的节奏和情节,环环相扣非常过瘾。但《红蔷薇》不止于此,它还有对人性的扣问。我在看剧的时候也常常问自己,如果我生在那个年代,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