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之血》:何止是成龙一个人的尴尬?|荔枝娱评

2017年12月30日 10:32:47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耷子

  (作者耷子,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影评人,执行制片,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理事;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机器之血》是成龙继《新警察故事》和《英伦对决》之后,又一部主打“父女情”的电影。

  如果说《新警察故事》为打不动的成龙撬开了另一扇窗,那么《英伦对决》则让成龙彻底实现了“演员的诞生”的目标——他就和拖着疲惫身躯征战银幕的连姆·尼森一样,终于在恰当的年纪选择了恰当的角色,用深沉而内敛的演技,夯实了一个讨人喜欢的、英勇无敌的老爸形象。在《机器之血》里,成龙又一次扮演老爸角色,为拯救女儿搏杀在生死线上。

  倒不是说如此重复的人设影响了《机器之血》的成色,而是导演张立嘉并未把故事和人物放在核心位置——他既想找回当年那个拼命三郎时代的无敌成龙,又无法放弃程式化到极点的煽情套路,再加上科幻元素的乱入,最终导致《机器之血》变成了一锅带着泔水缸味道的特效杂烩,刻薄点讲,说它是今年的《富春山居图》也并不冤枉。

  和大多数成龙主演的不及格商业片一样,《机器之血》也是一个将废铜烂铁强行焊接在一起的庞然大物,看上去充满了“大片”感,但丝毫没有故事和逻辑可言,除了浮夸和粗暴的视听效果之外,整部电影都不堪一击。《机器之血》最引以为豪的科幻设定,是生化人的疯狂作妖——形同伏地魔的生化人安德烈大开杀戒,危机之下,成龙扮演的特工林东为了执行保护詹姆斯博士的任务,而不得不放弃濒死的女儿西西。13年后,生化人带着复仇的愿望卷土重来,女儿西西也以另一种身份重现江湖,林东为拯救女儿再度咬牙上阵。

  这个本就荒诞无趣的故事,在混乱的剪辑下变得毫无张力可言,没有一个人物立得起来,情节漏洞密集得如同花洒,在漫长的两个小时中,你能且唯一能记住的或许就是两次出现的“胸替”。多数角色想在哪出现就在哪出现,想在哪里变装就在哪里变装,但凡有台词的人就永远不会死。当我们看到成龙认真的表情时,会滋生出深深的同情,因为它看上去明明就是一部恶搞片。

  成龙在《机器之血》中的敬业程度有目共睹。无论是开场的猛烈枪战,还是在悉尼歌剧院顶端的徒手肉搏,都显现了成龙对演员这个职业的超强“信念感”。但成龙自己相信林东这个角色没用,导演并不相信,或者说,导演更多地是把成龙当作一个万能道具,安插在这部混乱电影的各个角落里:观众想看成龙打斗,于是安排他扛枪扫射顺带匍匐擦地;观众想寻求感动,于是强行建立成龙对女儿的感情。问题是,打不惊人,情不动人,戏还怎么演下去?

  成龙兢兢业业地完成了导演设定的任务,而一帮配角则直接放飞自我。顶着浮夸演技的罗志祥,其扮演的脱线角色加剧了全片的尴尬指数;穿着黑披风戴着头盔的反派,可能连导演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吧——片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当凶神恶煞的女反派带着跟班出现在大堂时,一个吃瓜群众笑道:“老公快看,外星人来了!”至于欧阳娜娜扮演的女儿,其最有“说服力”的表演就是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和多年前惨败的香港科幻片《蓝血人》相似,《机器之血》又是一部浪掷资本,曲解类型电影概念的伪大片。尽管全片特效场面密集,耗资甚巨,但制作班底的审美意识、知识储备等等,都无法和如此庞大的资本体量相匹配。换句话说,这就是在糟践钱。尤其需要说明的是,高昂的制作成本并不意味着《机器之血》就是一部工业化的商业片,相反,正是因为此片故事逻辑孱弱、视觉体系混乱,才让人相信,它离“工业化”还十分遥远。年过花甲的成龙又一次拼尽了全力,但却又催生了第N部烂片,这又何止是成龙一个人的尴尬呢?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