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能逆袭,为什么关晓彤卖耿直人设不好使|荔枝时评

2017年12月01日 11:04:38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闫红 

  (作者闫红,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作家;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鹿晗宣布恋情之后,关晓彤再次成功地引起公众的注意,这次无关私事,还真跟业务有关。

  一次是在“第四届丝绸之路电影节”上,有人问她如何看到青年演员的演技被热议,她说:“整天dissdiss去的那些人,能做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干嘛还质疑别人呢。”

  另一次是关晓彤参加新片开播会,被问及如何演好“玛丽苏之光”时,她回答:“我本身就是玛丽苏之光,还用演吗?”据说当时记者就沉默数秒。

  应该说,这两次回答,都不怎么温和友善,关晓彤为何如此失控?难道她不想好好混了?当然不,以温和友善的形象,向观众示好,早已经落伍,如今流行的是耿直人设,轻度冒犯,更容易赢得大众的好感。

  当初范冰冰翻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善说金句,而这些金句呈现的姿态,都是强悍的,不肯示弱的。比如“我就是豪门”,比如“万箭穿心,习惯就好”,这种耿直,消解了人们对她原本的“狐媚”印象,倒因她敢说敢讲的豪气,敬她是条汉子。

  赵丽颖、蒋欣等女星也都卖过耿直人设,效果都不错,所以关晓彤也不装什么温良恭俭让了,“我本身就是玛丽苏之光”,简直像是从范爷那里直接拷贝过来的。

  但是帮范冰冰圈粉的金句,经关晓彤这么一改造,引发的却是群嘲,这两天频繁见各公号怼她,她说人家“能做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有人回复以“我评价个电冰箱,自己还得会制冷啊”?至于“玛丽苏”,亦引发许多冷笑,这本来也不是个褒义词,指的并不是到处受欢迎,而是对于这种情形不切实际的想象啊。

  就算它是形容某种顺风顺水的人生,跟范冰冰那句“我就是豪门”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范冰冰是用这句话回复别人对她有没有想过嫁入豪门,耿直背后,输出的是高度正确的价值观。有新女性的独立,奋斗者的自豪感,同时,对于普通女性也是一种提点,范冰冰借此摆脱人们对她的花瓶印象,获得更多的认同感。

  玛丽苏这种形象呢?要么是可笑的意淫和自恋,要是就意味着家世背景良好,天生丽质,事业上众人拾柴火焰高,感情上“霸道总裁只爱我”,基本就是赤裸裸地炫富了。对于还没有从伤痛里恢复过来的鹿晗粉们当然是伤口上撒盐,对于深受当下阶层固化之苦的大多数来说,这种说法也不太招人待见。

  也许关晓彤是自嘲乃至于自黑,但是我们看杨幂的自黑不难发现,她是低姿态的,试图和那些想要黑她的人化敌为友称兄道弟的,并且表达得清晰到位。相形之下,关晓彤假如是自嘲,这种不清晰的表达,也加深了她和大众的鸿沟,引发误解。

  这种失误,在关晓彤这一路的宣传中经常出现,无论是她个人的微博,还是宣传通稿,无不在明示暗示她的背景多么雄厚,陈凯歌为她祝寿,六小龄童在她家过年,是的,这些很好很让人羡慕写到文学作品里很玛丽苏,但是和别人有一毛钱关系吗?相反,过于优越的出身,还有碍于对人生更多面的理解,使得表演变成程式化。

  所以,即便功成名就之后,章子怡仍然乐于回忆她贫困的童年,想要一只布娃娃而不能得。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那种热望,以及其他因困窘引发的感情,对于她后来的表演是有滋养作用的,毕竟,我们有太多的文艺作品,表现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以及对于这种处境的处理。

  卖耿直人设没有问题,但“耿直”背后常常大有玄机,要么是在当下有积极意义的价值观,要么是锐利外表下,呈现对世界和自己清晰的认知,如果不了解这一点,完全不过脑地张口就来,只会将自己带入困境中。

  当然,有一种“三观不正”的耿直也能圈粉,那就是言说的一切,虽然优越感十足,却是铁一般的事实,经过数据验证的。比如王思聪说:“我交朋友不看对方有没有钱,因为他们都没有我有钱。”后面这半句,是有点那啥,但是谁能反驳呢?倒显得网红小王拿大家伙儿不当外人,没有防范之心,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与民同乐微服私访了,引发网民的追捧自然不足为奇。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