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玲专访:她是魔术界“First Lady” 让全世界认识中国魔术

荔枝网 2017/11/02 11:34

  《超凡魔术师》是江苏卫视10月13日开播的魔术竞技类节目,自开播以来,凭借技艺高超的魔术手法、美轮美奂的舞美展现以及精彩专业的点评,一路领先于同时段其他节目。而“魔术皇后”陈智玲在舞台上的辛辣点评,更是为节目增添看点。近日,记者在后台对陈智玲进行了专访,这位魔术圈中“神”一般的人物,不仅畅谈了中国魔术的历史和现状,还回顾了自己的魔术生涯,更是从最专业的角度,对节目本身、节目选手进行点评,指出中国魔术师手法很好,但缺少创新,“中西结合”的魔术元素才会令人眼前一亮。

  谈节目:点评魔术,我是专业的

  作为一档魔术竞技类节目,专业魔术师的点评是必不可少的。陈智玲被称为魔术界的“First Lady”,早在1997年,就获得了世界魔术联盟手法类冠军,是第一位获得世界上最具权威奖项的女魔术师,成为魔术界的权威存在。对于此次与范冰冰一起担任“魔唤师”,陈智玲表示,她将会从最专业的角度,点评魔术师表演。“江苏卫视作为电视平台,所选择的5位魔幻师也是有各种搭配的,你像冰冰的话,她比较柔软一点,因此她会从表演上,从感性上面去分析,在魔术方面的话,《超凡魔术师》你一定得有专业的来评判,但是也许我讲话可能就是没有那么好听,但是我讲的都是实话。”

  作为致力于推动中国魔术事业发展的魔术师家,陈智玲认为一直以来,中国选手的魔术手法非常好,但由于没有太多原创的东西,在一些国际性魔术比赛中处于劣势。此次江苏卫视将年轻有为的魔术师召集起来,邀请很多外国的顾问,搭配中国元素,形成“中西结合”的综合魔术。“把小型的竞技魔术,搬到舞台上变大了,让那些小型魔术师,也去变大型的道具,打破中国魔术师的现有格局。”

  在节目上,科学教授魏坤琳“点到为止”的科学原理解密,以及对魔术手法的质疑,陈智玲与其产生了一些争执。相比魏教授的“科学找茬”,身为魔术师的陈智玲对选手更多的是一种包容,她认为选手本身非常年轻,魔术基本都相当不错,前途无量。“我们找回来的演员,都是有代表性的,给人感觉眼前一亮。因为我们有电视这个平台,所以我们的演员,经过我们整个舞台的渲染,电视的宣传,每个魔术师出来都有一定的亮点。”

  谈中国魔术:她让全世界认识中国魔术   “创意”却成最大制约

  中国是魔术的发源地之一,早在公元前500年,祖先便有了“连环“的记录,被称作“中国环”;公元前108年,便有外来使者来中国表演魔术;隋唐时期,中国魔术和日本、印度等地的魔术交流越来越多;到了清末民国初年,更是出现了中外魔术大交流的时代,中国现代魔术逐渐形成。然而,长期以来,中国魔术更多局限于“手艺活”,只是民间人士的玩耍方式,并没有将之系统化,中国魔术真正与国际接轨的是1993年,而这其中,起关键作用的便是陈智玲。

  1992年,陈智玲在IBM,即美国最大的魔术协会“International Brotherhood of Magicians”,作为第一个中国人在该协会上拿到了金奖,于是在1993年,陈智玲正式跟中国杂技魔术家协会去到加拿大的魁北克,“因为每一年IBM在美国和加拿大不同的城市举办,那么我们就成立了中国魔术峰会,至此,大量的魔术有交流。

  随着中国魔术与西方魔术的日益交流,中国魔术师认真研习西方魔术手法,在此基础上,弥补原先魔术手法的不足。但陈智玲也指出中国魔术现存的一个问题:中国魔术缺少创意。“我们没有创意,很多东西都是从外来以后,就全部搬过来了,你没有创意的话,你就是抄袭人家,在一些国际上的赛事上,你几乎就没有名次。”以第十届上海国际魔术节为例,纵观中国魔术师的表现,依旧存在“创意不足”这一缺陷,导致魔术依旧作为一个相对小众的艺术形式,未能真正的走出国门。所以她对《超凡魔术师》抱有极大的期望:“但江苏卫视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超凡魔术师》有可能可以创造新的局面。”

  谈自己:短发也是一种性感  曾竞相被模仿成“爆款”

  作为全球知名的女魔术师,自节目开播以来,陈智玲偏男性化的短发造型也吸引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当被问及为什么不把头发留长以一种更温柔的形象示人时,陈智玲笑言由于自己是湖南人,性格比较利落,做事也比较爽快,所以更偏爱短发。“我们中国女孩都那么漂亮,每一个都是长头发,特别是直发,十个里边有九个半是直发,我要是再留个直发的话,我就没有特点了,就是因为我的短发,才跟人家区别开来。而且你看我跟冰冰,我头发留的再长,我再漂亮,坐在冰冰一起,又大了她几十岁,那么如果是我短头发,跟冰冰是有区别的。”

  众所周知,魔术是一项男人的“战场”,大多数魔术师都是男性,但陈智玲却表示性别之差不是个大问题,她从未将自己看作是“女魔术师”,更多的是凭手法与大家公平竞争,“因为我去比赛,我不是跟女的比赛,我是跟男人比赛,跟男人比赛,如果我真正手法好人家也是承认的。”她更是回忆起在1997年德国世界魔术联盟大会(FISM)获得冠军后,第二天有20多位外国女魔术师就将头发剪得跟自己一样短,而且指甲也涂的一样的蓝色,实实在在成了一次“爆款”,让自己至今依然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