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魔术师》总制片人:接下来节目还会有质的飞跃

2017年10月19日 10:41:1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10月13日22:00,由江苏卫视历时两年研发打磨的大型原创综艺《超凡魔术师》惊艳首播,初初面世的成绩单也对得起“超凡”二字:索福瑞32城收视率1.30%,牢牢占据同时段第一,而由此也带动江苏卫视周五晚间第一,周五全天第一的收视佳绩!

  出色的市场反馈,就是对平台诚意和团队心血最好的褒奖。10月18日中午,《超凡魔术师》总制片人张烨镝通过微信接受了全国媒体专访。节目播出之后收到了大量的反馈和建议,张烨镝在欣喜和激动之余反而多了一份忐忑和压力,“不管魔术层面还是节目层面,第一期如果打一个分数的话,在我看来很勉强算及格,后面会更加精益求精,如果大家有兴趣一起追看,到第三期、第四期的时候,会发现节目跟前面比有一个质的飞跃。”

  历时两年研发,从魔术产业的源头开始介入创意生产和人才培养,《超凡魔术师》走过的是一条艰难的路——在市场绝大多数制作团队都轻装上阵、逐风而行的时候,江苏卫视的这次创新当然需要极大的魄力和勇气,张烨镝表示,“第一个,江苏卫视的平台特性要求原创;第二个,出于我们团队的特性,我们没有做过类似于跟风、抄袭或者模仿的节目;第三个,我们必须得做点有意思的东西,媒体在变化的时候,应该是可以想办法去做一些跟别人不一样、而且能让别人记得住的的内容,这让所有人有奔头,也一定能让我们在行业内有所获得。”

  创新初衷:

  一开始就想做魔术界的奥林匹克,未来将与美、日、德、X四个战队同台竞技

  从《非诚勿扰》的海外专场,到《最强大脑》《超级战队》的世界对决,包括《一站到底》的名校巡礼,国际视野和地域交流一直都是江苏卫视的内容特色。《超凡魔术师》去年出现在江苏卫视的招商文案之时,它的名字叫《魔林匹克》——顾名思义,一场魔术界的奥林匹克。

  不过,《超凡魔术师》这个名字听起来更炫酷,更壮观。观众难免要问,节目到底“超凡”在哪儿?张烨镝笑道,“因为最后一个阶段会有跟国外魔术高手的PK,所以一开始选了一个比较直白的名字叫《魔林匹克》,后来定了《超凡魔术师》之后,名字取得有点大。目前来说,我们也还有很多值得进步的地方,超凡两个字会倒逼我们在节目设计上根据观众反馈不断优化、精益求精。”据悉,节目进入后半赛段之后,会邀请美、日、德、X(多国组合战队)四个战队来和“中国战队”同台竞技,一决高下。

  回忆起节目诞生的缘起,张烨镝介绍,“江苏卫视每年对团队在创新这件事情上,都有特别严格要求。我们团队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从没做过任何的引进版权或者模仿节目,一直在做自主研发和原创节目,所以这也是我们本身作为媒体人的责任和使命。至于为什么选择魔术,是因为我们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市场调研,发现过去十年里面,每一种类型的节目都涉猎过,都回潮过,但是魔术这个题材很少有人碰,即便碰也没有成功,但是往往在春晚或者在其他一些大型晚会上,魔术又是话题度和热度最高的,所以我们觉得它是有做头的。”

  从第一感受来说,《超凡魔术师》和《最强大脑》类似,都是从一个相对小众细分的领域入手,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一个具有全民审美和情感共鸣的节目形态。那么摆在它们面前的首要问题都是相似的——模式是否成立?资源是否支持?

  在魔术节目专业性和娱乐性的权衡上,《超凡魔术师》团队经过了深思熟虑和广泛考察。张烨镝表示,“我们在魔术研发的过程中,调查了很多观众目前的喜好,包括不同的类型,以及一期节目当中不同的魔术电视呈现和秀的包装,力求新鲜感和多样化,首先要满足它的可看性。专业性层面,我们所有魔术都是联合中外顶级魔术顾问原创研发,包括魔唤师的选择、解说间的设置,都尽可能希望给观众带来恰好到处的知识普及,也奉献耳目一新的精彩表演。”

  《超凡魔术师》不但选择了向这一高难原创领域发起挑战,而且还怀有一颗希望在魔术产业开发层面有所建树的美好愿望。张烨镝中肯道:“中国目前魔术市场虽然观众人群很多,但是几乎没有成型的魔术表演,也没有比较像样的魔术经济,更没有人愿意花钱去做魔术产业,我们也在探讨这个问题。包括现在录完两期之后,就不断有广告客户或者其他的合作公司找过来,邀请我们魔术师进行表演,或者进行线下活动推广,其实市场是有的。但是魔术是一个非常非常烧钱的事情,究竟是否值得做,能做成什么样,我们现在也还不太明确,但是我们愿意尝试。”

  制作挑战:

  魔术是一个强创意、高消耗的艺术类型,顾问环节“最烧钱”

  《超凡魔术师》首播之时,无论是近景手法和大预言的《魔方世界》,到古风四溢的“花瓣变鱼”,再到糅合了演唱、舞蹈的综合表演,以及将气氛掀至高潮的由“魔术界优等生”李泽邦带来的“硬币魔法”……节目基本做到了不同类型和个性的艺术搭配,加上出现在节目里的魔术师个个都是高颜值实力派,浓浓的偶像气质让他们圈粉不少。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魔术是一个强创意、高消耗的艺术类型,创作过程十分痛苦,所以在张烨镝看来,《超凡魔术师》有比《最强大脑》的制作难度有过之无不及之处,“魔术自诞生到现在,一共只有17种效果。从魔术师的才艺来说,他们本身会的往往只有一个活或者两个活,很难在短时间内训练出新的手法和技巧来,但是舞台表演没有办法做到一直反复,观众所看到的很多魔术,单是一个项目的筹备时间可能要在一年左右,而我们需要在一年多时间里面筹备最终播出的几十个魔术,这还不包括备用的以及被PASS掉的。资源的后继乏力是非常大的挑战,魔术不像唱歌可以每周唱不同的歌,也不像大脑围绕记忆力或者识别力可以做很多设计,魔术太狭窄,不可能就某一个人特殊的能力做无限研发。”

  为了克服困难,《超凡魔术师》完全打破了电视工作者的身份,从“小白”做起,了解、熟悉、探索和研发,和中外顶尖魔术高手组建的魔术顾问团队一起攻关,如今差不多都成了大半个魔术专家。

  谈及幕后实现的具体难度,张烨镝从以下三个层面做了阐述:

  “首先,对于很多中国的魔术师来说,魔术只一种营生手段,学会一两个活就可以做商业表演了,很少有人把它当成一个爱好,一直坚持钻研。因为魔术其实很枯燥,一共只有十几种效果,他很难在自己能力下把一个新魔术研发出来和创造出来。并且,魔术师相当耗钱的,很多魔术道具和版权都是需要购买,所以在国内现在越来越注重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很多魔术师是望而却步的。”

  “第二,魔术对于电视导演来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门类和艺术,所以电视导演不会去做魔术,这也是很多年前大家发现没有办法做、或者没有做得很好的原因。我们这次破题的时候,花了大量财力还有精力组织顾问团队,让专业的人才来做研发设计的工作。”

  “第三,魔术这种类型,如果只是一个晚会的调剂,观众会看得非常喜欢,而且热度也很高,但是把它当成一整期节目来看,就十分考验整个制作团队了。需要我们对于表演部分、真人秀部分、人物部分,互动部分,以及每一个魔术之间不同的编排、风格的设置都要有所讲究,这样观众才能够有兴趣在几个不同魔术当中继续观看。”

  足以看出,《超凡魔术师》是一个很有“科研感”的项目,经费投入自然不小。张烨镝透露,“我们花在节目上的硬投入占到了50%,目前来看最花钱的地方第一就是顾问费,到现在为止,顾问团队一共15个人,分中方顾问团队四个人左右,剩下都是外方,第一个阶段他们帮助节目组进行魔术师筛选和定位,第二个阶段进行每一个魔术的原创模式研发,然后研发确定之后寻找这些魔术能否实现的方法,并制作魔术道具,第四个阶段是彩排和录制的过程中修正道具、辅助进行魔术效果的呈现,然后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对魔术灯光和魔术镜头的调度,这些顾问已经跟我们在一起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很有热情、很有想法,但他们奉献的是一周五天八个小时的工作制,聘请他们的劳务费挺贵的;第二个比较花钱的是道具费用,包括道具和制景,尤其马上播的第三期和第四期,基本上每一个魔术都会做的像秀一样包装,每一个魔术道具都必须是能够经得起高清摄影机拍摄的,跟原来我们那种理解的剧场魔术道具是完全不同的制作工艺。除了一眼看上去就很花钱的大道具,看似不起眼的小道具同样耗工、耗时、却承担起了魔术最重要的效果,很多时候在最后录制的前一天晚上,美术老师们还在赶工优化。”

  创作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不断突破、否定、重来的周而复始,张烨镝开玩笑说,“就是一个我们从不了解魔术,到了解魔术,到厌恶魔术,到重新爱上魔术的过程。除了研发魔术节目,包括拍摄呈现也是一种新的学习和新的尝试,因为在欧美,早就已经应用了综艺节目演播厅里的分镜头拍摄,我们也是借魔术这个项目在提升整个团队的制作工艺。”

  阵容设置:

  魔术师跑场子的“江湖气”,是我们无论如何要舍弃掉的

  《超凡魔术师》在诞生之时有一个很响亮的口号,那就是打造“电视界的霍格沃兹”。节目组从6000多的报名者中层层挑选,并全方位包装、培训。已经和观众见面的魔术师个个有颜值,有实力,俨然魔术圈的偶像派,连范冰冰都忍不住连呼想找个魔术师做男朋友。

  说到具体的选择标准,张烨镝介绍,“第一是要有相应手法和技巧;第二是整个人必须要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第三是形象好,因为到了现在这个看颜的时代,大家对形象好的人会有莫名的好感;第四个就是一定不要油,因为很多这个行业不少人从事魔术表演更多是进行商业表演和跑场子,身上的江湖气是我们无论如何要摒弃掉的东西。”

  首期节目,如果非要说“槽点”的话,那就是魔术师能力的参差不齐。从呈现效果来看,一度让现场无法做出抉择的郭皓炜和李泽邦,他们两人的水平要比其他的魔术师强很多,而这样悬殊的差距也令胜负轻易就能猜出来,这会否造成节目的一个困扰呢?张烨镝回答:“第一,有比较就一定有强弱;第二就目前国内来说,很多人喜欢魔术、学习魔术,可以将之作为梦想和爱好,真正拼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人很少,这也是我们搜寻魔术师的时候碰到的状况,我们也是希望借由这个节目能够让更多人喜欢魔术,也可以诞生一批可以让更多人记住的魔术明星;第三个层面,魔术分很多种类,它有偏心灵的,有偏舞台,然后有纯手法的,观众更容易接受的是原来一种常态,可能也是因为节目设置,让大家觉得魔术师强弱区分很明确。因为魔术分类很特别,通常没有办法PK,我们让每一期的出题嘉宾带来了一种新的比拼方式,在同一个主题下较量,显得更具可比性。”

  红花也靠绿叶衬。作为一档以素人为主打的节目,《超凡魔术师》中的首发明星魔唤师范冰冰、魏坤琳、陈智玲、惠若琪、曾舜晞也有极高的关注度。关于这一设置的考虑,张烨镝介绍,“魔术不仅仅是表演,还包含了魔术手法和技巧,还包含表演、语言、肢体、舞蹈等等,它是各种艺术的结合。我们在魔术的制作过程当中,发现还会结合物理学知识、天体学知识还有化学知识,以及一些新材料。我们并不想把它做成一个纯技术类魔术比赛,所以需要有不同门类的人评判。具体到魔唤师的选择过程,希望尽可能使每一个维度的人都能够参与评判,包括观众。所以大家就看到有表演和舞台经验的范冰冰;陈智玲是魔术专业权威的代表;魏坤琳代表着科学,他不光是心理学,还有新的科学的技术和手段;每期还会有一个观众代表,集纳观众意见,进行现场互动,比如第一期的曾舜晞;惠若琪则是作为出题人,带来比拼的统一主题。”

  为了强化专业性,《超凡魔术师》还特设了解说员,由节目首席中方顾问邓男子和美女主持张纯烨联袂坐镇。张烨镝认为这样可以补足现场的知识缺失,做好审美引导,“解说员在我们设置当初是觉得魔术有专业性,很多东西没有当下及时地解读,观众可能会看不懂。尤其到国际赛的时候,又存在语言的问题,我们设定这一角色从观感上面来说,带来解说的空间和感受,有一定是比没有要好。”

  观众发现,《超凡魔术师》除了表演质感大幅刷新,舞美也全线升级,尤其是引用了在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一战成名的AR技术。谈到这里,张烨镝却抱有一丝遗憾:“其实说实话,这次的舞美我不是特别满意,因为我们只完成了设计理念以及呈现上的科技感,但是在真正的舞台上面,我们除了用AR之外,以及后面一些全息的部分,也没有更多的新科技了。其实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挖掘,因为我们专门去看了很多场太阳马戏团的秀,他们那种成熟的舞台装置,是非常惹人向往的,可惜我们目前没有用到。”

  所有诚意的付出,都是为了一场完美的抵达,纵然中间有遗憾和缺失,也是给未来的努力指明了方向。一路走来,正是因为深知魔术这门艺术创作的难度,张烨镝希望观众多多给予尊重和爱护,“包括我们在录制过程跟每个观众都签了保密协议,也会把手机没收起来。魔术本身是一门艺术,我们希望更多观众能够从审美角度去看它,而不是揭秘。一个魔术的诞生往往可能需要八到十个人一个月或者两个月的智慧,而且这有可能会影响到魔术师营生的手段,伤害非常非常大。对节目组来说,有人讨论、有人争议是一件好事,但是出于对魔术的尊重,我们还是希望这样的事情少一些。”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