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这些你我都知道的医学常识曾经居然都被当作笑话

2017年09月16日 19:20:53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 (小编/冻土劫火)

  这两天,医博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世界各地的先进医疗“黑科技”都汇集在场馆里,让人大饱眼福!

  惊艳之余,大家也不禁感叹,从“听天由命”到“逆天改命”,人类的医学水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攀登了一个又一个高峰。谁能想到,现在很多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常识,在过去还是歪理,甚至笑话般的存在呢?

  洗手可以消毒

  “饭前便后要洗手”,相信大家从幼儿园时就被教导过,简直常识得不能再常识了。然而,在200多年前,洗手消毒不仅被当作天方夜谭,甚至还会被当作异端……

  想象一下医生吃完手抓饭,然后马不停蹄地到手术室给病人开膛破肚的场景?好了,不开玩笑。不过,在十九世纪,状况可要比吃饭不洗手要可怕得多。在当时,欧洲许多大城市都被一种恐怖的疾病——“产褥热”所笼罩。高达10%的发病率、20%-30%的致死率,令产妇们对医院望而却步。

  对此,医生们也束手无策,他们甚至找不到发病率如此之高的根源。这时,维也纳医院一位年轻的医生——塞麦尔维斯(Semmelweis),经过仔细观察认为,产褥热极有可能是医护人员在解剖病患遗体时双手和器械受到了某种“尸体颗粒”的污染,继而在帮助产妇妊娠、分娩时因为不注意卫生导致了病症传播。于是,他要求医生和助手进病房前先用氯化物洗手,同时对医疗器械进行消毒。就这样,塞麦尔维斯所在的医院的产褥热发病率由10%降到了1.2%,死亡率降到0.85%。

  尽管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塞麦尔维斯的观点却遭到了医学界权威的集体反对——一方面,当时还不存在“微生物”的概念,“尸体颗粒”只是一种假设;另一方面,承认了消毒的合理性,就等于承认医院谋害了患者的生命。就这样,塞麦尔维斯被医院的解聘,还被扣上了“医学界叛徒”的帽子。在与同行坚持不懈地斗争中,塞麦尔维斯在1865年被关进了疯人院,并遭到了毒打,半个月后便不幸去世了。

  直到塞麦尔维斯死去的两年后,生物学家巴斯德(Pasteur)在显微镜的帮助下成功观测到了“尸体颗粒”,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细菌”,他的理论才终于得到了证实,术前消毒的步骤也得以在全世界推广开来。为了纪念这位医学先驱者,人们称呼他为“母亲救星”,并在维也纳的中心广场为他树立了一座雕像。

  细菌会引起疾病

  就像“洗手消毒”一样,“细菌会引发疾病”在微生物不为人知的时代也是会被当成蛇精病言论,而验证了这个论点的英雄就是上面的故事里为塞麦尔维斯正名的路易斯·巴斯德。

  巴斯德这个名字,单拎出来,小伙伴们可能会一脸懵逼,不过换个说法就耳熟能详了:巴氏杀菌法——嗯木有错,就是各种牛奶广告里提到的那个——的发明者,同时他也是狂犬病、霍乱等多种疾病疫苗的发明者,堪称近代微生物学的奠基人。

  直到十九世纪,医学界对于疾病产生的主流观点还是“自然发生”论,医学家们普遍认为,疾病是由人体自身的细胞制造出来的某种“原生生物”引发的,换句话说,生病都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太作。细胞:这口锅我背了……╮(╯_╰)╭

  关于细菌致病的研究并不是从人类患者开始。1865年,欧洲农业遭到了一种“蚕病”的血洗。为了拯救养蚕老农,巴斯德和助手通宵达旦地研究,终于发现了罪魁祸首——微生物,并亲切地称之为“病菌”。成功地控制了病情后,巴斯德举一反三,将研究转向人类疾病,终于发现,原来导致人类生病的大部分元凶们也是各种各样的病菌。这些病菌通过各种机缘、渠道,比如不洗手,从外部入侵人体,最终导致细胞发生病变。细胞:我终于清白了……o(╥﹏╥)o

  这一发现开辟了微生物学的新道路,巴斯德也由此名声大振,成为了一代科学巨人。

  当然了,为什么这些细菌会有机会感染到人类,很多时候还是因为人类太作了,比如不洗手嗯,又绕回去了……

  顺便,“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祖国。”这句话也是这位巨巨说的,小本本记起来!

  龙生龙,凤生凤,全都是遗传

  “父母代都是Aa杂合子,那么子代就可能有AA、Aa和aa三种性状……”高中生物老师的话估计高考完的小伙伴们都印象深刻。即便是对基因不甚了解,“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遗传概念也在生活中有了相当大的群众基础:

  “这孩子的鼻子、眼睛,一看就传他爸!”←医院产房里的日常对话。

  在十九世纪——别问小编怎么又是十九世纪,可能命运的齿轮在那个年代上了润滑油吧╮(╯_╰)╭——人类对于遗传的认知从 “上帝制造”进步到了“混合遗传”,即父母的各项特征混合起来再平均遗传给下一代。

  一个黑皮肤和一个白皮肤生下一个棕皮服;

  一个高个和一个矮个生下一个中等个头;

  一个双眼皮和一个单眼皮生下……呃?????

  不对劲了是不是?再说两个双眼皮生下一个单眼皮又是怎的???这莫名其妙的理论在当时不知道搞出多少家庭矛盾啊!(╯‵□′)╯︵┻━┻

  理所当然的,这样的理论最终会收到冲击。孟德尔(Mendel)通过大量的植物杂交实验,总结出了“孟德尔遗传定律”,为现代遗传学奠定了基础。不过,其实他当初只是想种出更好品种的豌豆,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_.’)

  然而,孟德尔的理论并没有被业界学者接受。一方面,他的理论同时涉及了生物的基因和数学的交叉排列,这种跨学科的组合此前并没有交集,这让其可靠性备受质疑;另一方面,在权威人士看来,孟德尔只是一个乡下的修道士,他连科学报告都做不好,有什么能力提出变革生物界的理论?就这样,孟德尔的遗传定律在嘲笑和排斥中埋没了数十年,直到1900年,三个不同国家的学者同时做出了验证,这个定律才重新被人知晓,而此时孟德尔已经过世十多年了。

  虽然孟德尔生前没有看到自己的成就,但他的理论已经成为了中国高考生物科的必考点,他的名字也成为了生物学家中除达尔文以外,高中生最知晓的一个了,这大概也算一种慰藉……吧?

  胃溃疡是病菌造成的,不是因为吃辣的!

  好吧,这个可能不是常识,而是一个常见的误区。小编路过烧烤和火锅店的时候,总能听到“你少吃辣的,容易得胃溃疡”之类的对话。辣椒:_(:з)∠)_ ……委屈.jpg

  这个误解也是由来已久了,过去,人们一直认为溃疡是由于压力和辛酸辣等重口食物造成的。直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肠胃病学家巴里·马歇尔(Barry Marshall)向传统认知提出质疑,他发现,溃疡是由细菌造成。

  不用小编说,新理论诞生,自然又要和大boss“传统权威”斗争一番。马歇尔的假说刚提出,就遭到了科学家和医生们的嘲笑,因为他们不相信细菌能生活在酸性很强的胃里面。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马歇尔喝下了细菌培养液,用自己的身体为研究佐证,这一壮举也可以称得上现代版的“神农尝百草”了……喝下培养液一周后,马歇尔开始出现肠胃炎症的的症状,胃粘膜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这为他的理论提供了有利的证明。2005年,他被授予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早产儿要放进恒温箱护理

  恒温箱是护理早产儿的常用医疗设备,也是备孕期间准妈妈们需要了解的一大知识点。然而,你们知道在现今医疗技术发达的美国,曾经最早使用新生儿恒温箱的地方是哪儿吗?答案是游乐园,而且是收票观看的……

  1903年到1943年,纽约人有一项特别的娱乐活动——到月神公园观看放在恒温箱里的早产儿。这个展览是由一个医生马丁(Martin Couney)举办的,为此他遭到了无数的谴责和谩骂。人们认为他用早产儿满足游客的猎奇心理来赚钱,实在是道德沦丧。

  看到这里,可能小伙伴们已经义愤填膺了,然而,事情的真相又是什么样的呢?

  19世纪晚期,在法国妇产科医生塔尼耶(Tarnier)的倡导下,新生儿恒温箱开始在欧洲被推广和使用。塔尼耶的学生马丁也决定将它引入美国,但由于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没有医疗机构愿意相信他。

他曾把上万个早产儿摆在游乐场供人买票参观 但父母们都感谢他

  当时的美国医疗技术还十分落后,医生们把早产儿当做有出生缺陷的孩子,让他们自生自灭,大部分的早产儿因为没有得到相应的治疗都夭折了。

  为了拯救这些孩子,马丁不得不想出了这样的怪招。他让游客们付费观看在恒温箱监护的早产儿,用赚取的门票钱支付婴儿的医疗费用。就这样,在美国不愿意管早产儿死活的40年里,Couney挽救了6500名早产儿的生命,他的成功率高达85%。在他的努力下,1939年,纽约终于引入了第一批早产儿护理设备。

  1950年,马丁去世了,很多他帮助过的早产儿来参加了他的葬礼。现在,婴儿恒温箱在欧美,乃至全世界都有广泛应用,这是对他的杰出贡献最大的赞许。

  这些人在面对不理解、嘲笑,甚至攻击时,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理想信念。正是有了他们,我们的社会才这样越变越好。

  (综合自Medscape、维基百科)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