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战亲历者:日军投带病毒粮食 弟弟半天身亡

2017年08月20日 06:37:44 | 来源:央视新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77岁的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常德细菌战受害者协会常务副会长徐万智。
77岁的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常德细菌战受害者协会常务副会长徐万智。

85岁的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张礼忠在家中锻炼身体。
85岁的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张礼忠在家中锻炼身体。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即731部队,是二战时期,日军开发细菌武器的秘密部队。

  关东军军医部长:要说秘密中的秘密,就是实施了以细菌战为攻击手段的研究,还有实施人体实验,这两件事。

  “731部队”军官 川岛清:鼠疫杆菌主要以鼠疫跳蚤的形式使用。其它细菌则被直接散布到水源、水井或储水池等场所。

  今年8月15日,是日本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被日本法院驳回赔偿和道歉诉求的第10个年头。而在两天前,8月13号,日本放送协会播出一部名为《“731”部队的真相》纪录片,首次公开12名日本战犯,承认细菌战罪行的录音。在千里之外的湖南常德,当年参加诉讼的61位细菌战亲历者,如今只剩21人在世。

  湖南常德细菌战亲历者 张礼忠:我记得一清二楚,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个时候,亲人死了六个,加上一个丫头,一个佣人,就死了八个人。1941年发生鼠疫以后,常德就设了火葬炉,尸体就要烧,土葬是几千年的习俗,所以就不敢哭,怕保长听到,把尸体抢去,到半夜时候,两个弟弟先后死了,父亲就拿两个箩筐,一头装一个,伪装睡着的两个孩子,随着跑防空警报的人群混出城,最后就把他们埋在小西门外,乱葬岗那里。

  对于湖南省常德市,86岁的张礼忠老人来说,1941年11月4日,是永生难忘的日子。76年前的这天凌晨,常德如往常一般,响起防空警报。但令人疑惑的是,这次日军飞机没有进行轰炸,只是低空盘旋三圈,投下大量粮食、棉花、布条和纸屑。这些东西落在路上、城墙上、屋檐上,随处可见。当天早晨,他不到4岁的两个弟弟,出门玩耍,回来没多久就开始发烧,口干,浑身红肿,更在半天后,不治身亡。同样遭遇的,还有生活在常德市十多公里外农村的徐万智。

  徐万智:父亲去世以后,我家里就接二连三的有人死亡,我叔叔的儿子比我大一岁,就染病了,也是一样的病症,和我父亲是一样的,也就死了。堂哥刚去世,我的奶奶就病了,我奶奶得病死了以后,没几天,我的姑姑也死了。

  此后的五十多年里,张礼忠和徐万智,一直以为,是因为常德闹了鼠疫,导致自己家破人亡。1996年,日本反战人士来到湖南常德,调查细菌战受害者情况。徐万智等人,终于弄清楚1941年的那个早晨,日军投下的棉花、粮食里,包裹了36公斤携带鼠疫病毒的跳蚤。当年已经54岁的张礼忠才明白,自己家人是死于日军的细菌武器。

  张礼忠:我记得父亲1940年,浙江鼠疫的时候就跟我们几个小孩打招呼,说不许捡东西,有毒,饼干、布条子,不管什么东西,都不行捡。

  而更让他遗憾的是,其实父亲很早以前就已经注意到了日本投放细菌武器的暴行,

  只不过由于知识水平限制,父亲的防御手段,对会移动的“细菌武器”,几乎无效。因为即便不去触碰,跳蚤也会携带鼠疫病毒四处乱跳,找上门来。为给逝去的家人讨回公道,张礼忠、徐万智加入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组织,从1996开始的三年多时间里,探访常德周边的县、乡、村,搜集当年细菌战证据,准备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

  徐万智:原来是一点都不知道,你比如说我们常德地区,只晓得投了细菌,究竟这个病传染到哪些地方,哪些地方灾情怎么样?不太清楚,通过我们的调查,我们把日本隐瞒了半个多世纪的这一场毁灭人性的真相揭露出来了

  最终,这些细菌战亲历者共搜集到一万五千多位受害者信息,资料齐全,能够作为法律证据提交给日本法庭的,为7643人,这也成为学界、政府等认定的常德细菌战伤亡情况的权威数字。尽管中国细菌战受害者维权被判败诉,但日本法院在判决中写明,常德细菌战亲历者“提供的一切证据为事实,承认日军在侵华战争使用细菌武器”。

  张礼忠:我现在两个目的,一是为了活到100多岁,像我,身体好得很,只要是细菌战受害者协会有事,一喊我就来。

  2010年,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赴日起诉终审败诉。但在他们等人看来,败诉并不是终点,他们决定,成立受害者协会,继续督促日本政府正视罪行。7年过去,有40人因为年事渐高,离开人世。仍然在世的,也有不少人患上中风、反应迟钝等老年病。只剩下几位身体还算硬朗的老人和一名四十多岁的公益律师,仍在坚持。因为缺少经费,他们只能在居民区里办公。但让最头痛他们的是,当地的年轻人,对接棒这份工作,并没多大兴趣。受害者协会有点“撑不下去”了。几年前开始,这些幸存者每年都向当地政府申请建立受害者博物馆或纪念碑,却迟迟没有答复。

  常德细菌战受害者协会 会长 高锋:这段历史没有很真实的,很深刻的展示出来,我们教科书里也仅仅提到细菌战,没有一些细节,这次细菌战的调查和诉讼/完全是凭民间,中国民间的力量和日本民间的力量把这个事情促成。如果我们中国不铭记这段历史,很有可能中国还会成为受害者,避免这些悲剧,我们有义务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爆发于86年前的日本侵华战争,因为时间久远,许多当事人已经不在了,幸存的见证者人数,情况较好的,有两位数,堪忧的,只是个位数。这里面既包括细菌战受害者,还有慰安妇、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抗战老兵者,等等。由于时间紧迫,这些年,“抢救即将逝去的历史”,这种呼声愈发强烈。也很幸运,我们一直能看到有人在努力前行。铭记历史,当然不是为了仇恨,而是更好地珍惜、维护现有的和平,同时,也是对那场战争中逝去的无辜生命的告慰。但愿无论民间还是政府,能有更多力量,更快行动起来。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