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他们不输“战狼”!这些援外的江苏医生故事燃哭

2017年08月07日 11:53:10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文/zZZ)

   (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近,《战狼Ⅱ》火了。“有些伟大的民族,你永远不能低估!”燃到无数人肾上腺素飙升,上映四小时票房过亿,11天票房超32亿!

  最令编儿感动的,是片中的一个细节,只有短短几秒的镜头:吴京带着女主到了一片墓地,女主说,这里都是援助非洲献身的医生,这个墓地中有那么一片,全都是中国医生的坟墓。

  这片墓地中的中国医生是真实存在的,也是两万名援助非洲的中国医生中的一小部分,编儿今天要说的,就是一群来自江苏的援外医生的故事

  早在1964年8月,江苏就向桑给巴尔派出了第一支援外医疗队,53年来,江苏已派出55批这样的队伍,共935名医生参与,累计救治受援国患者近千万人次。

  戴传孝:53年前第一批外援江苏医生,3个月没吃上一粒大米

  戴传孝

  今年87岁的戴传孝是江苏省人民医院骨科高级专家。53年前的8月,他作为首批援外医疗队员,被派往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

  1966年,他在桑给巴尔成功完成首例断手再植手术,被当地报纸称为“奇迹般的手术”,中国医生的口碑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和好评。

  戴传孝记得刚到桑岛的3个月里,没有厨师、没有翻译,没吃上一粒米,食物只有当地的玉米、木薯等,同事相互间一见面就说“你又瘦了”。

  戴传孝远赴桑给巴尔时,儿子才3岁。他和家人唯一的联系方式是书信,而妻子的书信往往得一个多月后他才能收到。

  戴传孝还记得,4年后回国时,儿子已经不认识这个“来自非洲”的爸爸,但他不后悔。

  张宗震:长眠在那片土地上,他被称为“中国的白求恩”

  张宗震的遗体告别仪式

  《战狼Ⅱ》那片墓地里,一定长眠着一位江苏医生,他叫张宗震。他曾是江苏省中医院中医针灸科医生,和戴传孝一起出发去往坦桑尼亚,但他没能回来。

  1965年5月21日,当地的室外气温40℃,张宗震从早晨就开始忙着为各类病人针灸,午饭基本没顾得上吃,下午又随医疗队下乡巡回医疗。谁知,当天夜里,有高血压的张宗震突发脑溢血,第二天清晨开始昏迷不醒。

  虽经全力抢救,44岁的他还是在5月26日早晨离开了。

  听到噩耗,医生、护士、病人都赶来凭吊,坦桑尼亚第一副总统、桑给巴尔总统卡鲁姆也来参加葬礼。

  葬礼结束后,一名被张宗震医治过的患者给张宗震的家属写一封信,“我读过毛主席写的《纪念白求恩》,他就是白求恩式的中国医生。”

  夏存寿和夏阳:江苏援外医疗史上光荣的“父子兵”

  (夏存寿:前排右一,当时儿子夏阳在桑给巴尔支医)

  今年81岁的夏存寿是盐城市第二医院的普外科医生,1991年,当时已经52岁的他参加了第14期援桑医疗队,到印度洋上的孤岛奔巴工作。

  夏存寿在南京参加援外医疗培训期间,他的儿子夏阳正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周末与父亲的培训队员交谈时,激发了他对非洲的强烈向往。

  18年后,即2009年,夏阳作为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中医师,被派往桑给巴尔。2011年,夏阳特地从他工作的桑给巴尔岛赶到父亲当年工作的奔巴岛,去看望父亲曾经的老朋友。

  张跃明:全国“最美援外医生”  创下多个圭亚那医学史上的“第一”

  张跃明

  2012年6月,张跃明被派往圭亚那的乔治敦医院和林登医院。10月,他就被乔治敦医院聘为妇产科主任。这一速度令人惊叹,他也是中国对外医疗援助20年来第一个被当地医院聘为科主任的医生。

  在乔治敦医院,张跃明成功开展了腹腔镜下复杂卵巢囊肿、子宫切除等妇科微创手术以及各种妇产科疑难手术,创下多个圭亚那医学史上的“第一”。 

  圭亚那是一个70万的人口小国,而产妇死亡率却始终高于联合国千年发展规划的目标,在张跃明到达后的第二年,该国史上孕产妇死亡率降到最低值,首次达到联合国的目标。

  为了医治更多的患者,张跃明不得不大幅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每天只吃两顿饭,中午没有休息时间,原本在国内每天做一两台手术,到了这里必须增加到五六台,只能带糕点零食充饥。

  计江东:艾滋病人的眼液曾经飞溅到眼睛里

  计江东

  2009年5月,计江东完成了桑岛中国医疗队眼科中心的组建工作,并开始进行免费的白内障和青光眼手术。

  试运行的3个月里就完成155例白内障手术,接待门诊患者1200余人。计江东发现,很多奔巴的眼疾患者根本没条件到桑岛就诊,计江东决定每月去奔巴岛义诊一次。

  在非洲两年,计江东得了三次疟疾,长期吃治疟疾的药,损伤了肝脏。

       最惊险的是有一次,计江东去奔巴岛义务开刀,从早晨开始连续做了10个手术,到第12个手术时,明知道病人是艾滋病人,因为过于疲劳,他没戴防护镜。当他用注射器在病人眼睛里抽晶体浑,再将晶体浑稀释后注射到另一个容器时,一不小心,液体反弹到他眼睛里! 

  计江东坚持把手术做完,然后立即去水池冲洗眼睛。当天开始,连续一个月进行抗病毒预防治疗,治疗时有恶心、厌食、疲乏无力等严重副作用。 计江东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不幸感染了,我就不回去了,永远留在这里。”

  高运来:救助了桑给巴尔名医,被尊称为“中国老师”

  心内科高运来主任很努力地希望听懂患者的斯瓦西里语

  来桑给巴尔后,无锡市人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高运来每周有3天时间在纳兹莫加医院的“新革命病房”门诊。

  “新革命病房”主要为桑给巴尔高层服务,主任是萨义德医生,也是桑给巴尔第二副总统的保健医生,在这很有名气。他年轻时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先后在武汉、南京、广州呆过7年,这样的资历在纳兹莫加医院可谓凤毛麟角,慕名前来求医者络绎不绝。

  高运来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打开局面,展示中国医生的影响力。高运来发现,萨义德医生自己有心律失常的问题,长期服药但效果不佳。

  在高运来指导调整用药之后,萨义德的症状明显改善。而此后,高运来又成功救助了他的亲戚——一位急性心肌梗死患者。

  渐渐地,萨义德医生开始和他探讨一些问题,包括胸片、心电图、心脏超声,心血管疾病的诊疗,还有心血管疾病诊疗进展等问题。后来,每次门诊结束的时候,萨义德医生都会真诚地表示感谢,“Dr Gao,谢谢你,你是我的中国老师!

  刘铁石:写给女儿的信火遍朋友圈,无数人泪奔

  今年7月5日,一封《江苏援外医生写给女儿的信》在网上悄悄走红,写信的主人是南京鼓楼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在泌尿系统肿瘤、泌尿系统结石等方面有丰富临床经验。

  6月13日,中国第27期援桑给巴尔岛医疗队经过近30小时的长途奔波,顺利抵达桑给巴尔石头城基地,刘铁石就是其中一员,他将在此开启为期一年的援外医疗工作。

  刘铁石(左)受到桑给巴尔谢因总统的亲切接见

  到达桑给巴尔不到24小时,医疗队就立即投入工作状态,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王俊国主刀了援桑的第一台手术。

  刘铁石这封信既不是讲述桑岛艰苦的生活环境,也不是谈那里繁重的医疗工作,而是他写给女儿的一篇博客文章,文章简单质朴,却真真切切地道出了一位身在异国他乡的父亲对女儿满满的愧疚与思念。

  除了鲜活的个体故事,有一件事,值得江苏援外医疗队吹上一辈子。

  江苏援塞抗疫医疗队:治愈率高达80%  医护人员零感染

  《战狼Ⅱ》中的拉曼拉病毒,是一种烈性病毒,一旦被感染,就会伤口生疮,很快死去。受感染者住在医院附近的隔离区,凹地里横七竖八的躺着患者的尸体,令人毛骨悚然。这种病毒原型正是埃博拉病毒 。

《战狼2》告诉我们,中国在非洲是怎样一种存在?

  埃博拉有多可怕?医学界有个名词叫生物安全等级,共分4级,数字越大越危险。艾滋病毒是2级,SARS是3级,埃博拉病毒则是最高的4级。

  最高致死率达90%的数据,让不少人直接将埃博拉病毒定义为“死神”。

  2015年3月18日,第四批中国(江苏)援塞抗疫医疗队抵达塞拉利昂,这也是我国派出的首支由地方组队的援塞抗疫医疗队。

  其中32人来自南京市第二医院,8人来自江苏省疾控中心,4人来自解放军302医院,国家卫计委和省卫计委各1人。年龄最大的56岁,最小的27岁。

  就在江苏医疗队援塞期间,当地媒体爆出了“无国界医生组织感染28例、死亡14例”的不幸消息。不夸张地说,与埃博拉病毒打交道的医护人员每天都是与“死神”在掰腕子。

  自医疗队到达后,截至2015年5月6日,累计收治78例疑似病人,其中5例检测阳性、71例检测阴性、2例待检测。5例确诊病人中,1例老年病例死亡,4例治愈出院,治愈率高达80%,在当地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而江苏医疗队在成功救治埃博拉病毒患者的同时,也是当地为数不多的保持“零感染”记录的医疗队之一!

  大医精诚,医者仁心。这群白衣天使无愧于希波克拉底誓言,用自己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技术,为人类健康事业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也为全球树起了一块中国医生的精神丰碑。

  为你们骄傲!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