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纵火案后,别因此憎恨整个保姆群体|荔枝时评

2017年06月26日 09:17:34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周俊生

  (作者周俊生,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资深媒体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杭州发生的保姆纵火案,虽然到目前为止,来龙去脉还不很清楚,但媒体报道已经将一个保姆的罪恶形象基本描画了出来:这个来自广东的保姆,生性好赌,为此输掉百万家产,还经常炫耀开豪车坐飞机。进入杭州这户人家做保姆以后,据说雇主待她极好,除了每月给她8000元报酬外,还配有专车,在得知她要购房的时候,又借给她10万元。一边是心地善良的雇主,一边是丧心病狂的保姆,两相对比之下,保姆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憎恨。

  因此,惨案发生后,舆论出现了对这位丧心病狂的保姆的声讨,完全可以理解。但是,随之而出现的却是对整个保姆群体的抹黑,甚至出现了“防火防盗防保姆”的声音。我不知道当更多的保姆看到这种社会舆论的时候,会有何想法,她们不会开自媒体公号,更不会写评论,她们的声音无从表达。但是,如果这种随意抹黑保姆群体的舆论蔓延开去,那些正请了保姆的人家将怎样和保姆相处?

  保姆进入他人家庭,从事的是家政服务工作,虽然需要服从雇主要求,但因为和雇主天天相处,实际上已经形同家人,因此更需要在感情上融通起来。

  而在保姆纵火案中,有报道称,这户人家装了两部电梯,一部直通雇主房,一部则直通保媒的工作间,保姆一般只呆在自己的工作区,不能进入雇主活动的区域。这个细节被一些人视为雇主给保姆提供了极好的工作条件,但在我看来,从物理上将保姆和主家区隔开这个细节,更像是在时时提醒保姆:你不是我们家的人。那么,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如何相处,则也不难想像了。

  这个细节未必与案件有关,但却不妨看做一个提醒。

  其实,有文明涵养的普通家庭善待保姆,并不少见。有的保姆在雇主家服侍几十年,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等到保姆年老了,雇主家为其养老送终,也是很正常的。当保姆与雇主建立起了不是家人胜似家人的感情后,保姆对雇主的服务已经不再是以金钱来估价,而是会主动地为雇主承揽职责以外的事务。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社会出现了激烈的动荡,城市里的很多人家生活陷入困境,甚至在父母失去自由后孩子无人照管,正是靠了家里的保姆为他们看守着家庭,照护着孩子,才度过了艰难时期。保姆与雇主之间很多动人的故事淹没在庸常的生活中,但正是这些保姆的默默奉献,才是无数家庭没有崩塌的重要原因。任何一个群体内部,都会出现具有反社会人格的极端者,我们不应该因为个别保姆丧尽天良而对整个保姆群体抱有怀疑的眼光,这样只会造成我们和保姆等底层劳动者更大的对立,加剧整个社会的分裂。

  当然,几十年来,我们的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时期的保姆也有了新的形象。很多保姆年轻、有文化,有主见,平等意识强,这些都给雇主和她们的相处提出了现实的挑战。保姆的工资这几年涨得很快,其收入远超一般的工薪阶层,这也使整个社会产生了对保姆的怨怼。

  有一部知名度较高的电视剧《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保姆》,用艺术手法对保姆的形象作了一次“大揭底”。但是,这种对保姆的恶感其实并不完全符合事实,也是把自己放在高人一等的地位对保姆这个群体所产生的歧视。不管社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但所谓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个基本的人际通则仍然有效,只要我们善待保姆,真正把她们当作家里的一个成员来看待,在正常情况下,就能够换来保姆对雇主家的回报。最要不得的就是将保姆视为低人一等,以为自己付了足够的工资就尽足了义务,对保姆趾高气扬。在这样的家庭里,不仅保姆不会感到快乐,我相信只要是一个情感正常的人,即使具有雇主的身份,也不会产生多少快乐。

  杭州的悲剧已经发生,我们为不幸的死者祈祷,也谴责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但是,面对这起悲剧,如果我们迁怒于整个保姆群体,则是不必要的。甚至可以说,这种充满戾气的的歧视,很可能在酝酿着悲剧。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