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申捷谈《白鹿原》影视改编:“要有扬弃的立场勇气”

2017年05月26日 10:05:59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史诗巨制《白鹿原》正在江苏卫视幸福剧场热播,这部改编自陈忠实同名小说的作品,在原著四五十万字的故事架构中,用影视篇幅展现出一出渭河平原波澜壮阔的50年变迁史诗。这部曾改编成电影、电视、话剧、秦腔等各种形式的经典文学IP,用陈忠实先生的话说“电视剧是最好的表达形式”。而编剧对于影视剧还原的故事呈现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编剧申捷用自己对原著的理解、对地域历史的钻研、对陕西农民生活的实地体验,给观众呈现出线索分明、人物立体、张弛有度的《白鹿原》。这是一次成功的改编,让书中的人物一个个都立体鲜活起来,每个人的人物命运犹如一场触动人心的传记,发人深思。编剧申捷“借这部作品改编自己的生命状态”,也让观众欣赏了一出原上史诗变迁。内心敬畏原著又秉承原著精神,改编上“又要有扬弃的立场与勇气”,所以《白鹿原》才真正得以实现有内涵的荧屏还原。

  编剧申捷谈《白鹿原》改编初心:借这部作品改变自己的生命状态

  谈起编剧申捷,他在都市情感、亲子育儿、家庭关系、时代创业等各个影视作品领域都有不凡的表现,如《女人不哭》、《虎妈猫爸》等针对特定人群的类型剧都脍炙人口。前期在江苏卫视热播的创业题材《鸡毛飞上天》更是立足浙商发展史,以陈江河和骆玉珠的情感为线索扩展成一段浙商发展缩影。申捷对于故事线索的把握、人物情感的描述、对时代需求的把脉都准确洞悉,形成严密的创作氛围。

  对于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白鹿原》,大学时期的申捷初读便被原著感动得热泪盈眶。而谈及改编《白鹿原》的初心,申捷说“2011年,当我为是否接白鹿原辗转反侧时,我再一次重读小说,翻找关于忠实先生创作小说时的记录,陈忠实先生说要给自己写一个枕棺材的书,他写田小娥被鹿三刺死,喊了一声大啊!陈先生眼都黑了,半天才缓过劲来。那一刹那我看到了写作的圣光。我想起了大学那个雨夜。我要那圣光照在我的身上。我要借白鹿原找回内心对编剧写作的神圣感。在签约前,我就已经想明白,今后的日子里我将失去什么,拥有什么,面对什么。只有像忠实先生那样守住心底的宁静,守住老祖宗传给我们的文化,才能不迷失。”也正是抱着“借这部作品改变自己的生命状态”的改编初心,在浮躁的娱乐市场,申捷用实力坚持着创作的艺术。

  《白鹿原》气场宏大展现两大家族命运史,生命的激情感动观众

  电视剧《白鹿原》在开篇便给了观众震撼的视觉享受,浓厚的关中风情、航拍镜头的震撼、古朴做旧的服化道演绎、老戏骨齐聚原上的演技迸发……《白鹿原》将白鹿两家三代人在时代裹挟下的成长命运展现得淋漓尽致。剧中朱先生对传统道德的坚守,白嘉轩勤劳与自私,鹿子霖望子成龙,白孝文情感波折,白灵投奔革命,黑娃被迫为匪,鹿兆鹏追求理想,鹿兆海舍生为义,演绎了两个家庭不同子孙,曲折的人生轨迹和命运归宿。每个角色都自带光芒,立体而丰满,这与编剧申捷的改编是分不开的,他注入了角色更多的戏份和情感张力。包括白灵出生的细节描写、幼年“原上五少”的性格特征,鹿兆海和白灵的感情萌芽等,都让生命鲜活立体。有评论赞美道“在看了前十七集(即白鹿原第二代人物童年时期)后,惊喜地发现剧中对原著情节非但没有乱改、掺水,还进行了十分具有戏剧张力的改编,让人物更加丰满、剧情更加紧凑”。

  电视剧版《白鹿原》人物立体呈现获赞,申捷:要有扬弃的立场与勇气

  在电视剧版《白鹿原》中,编剧申捷对原著的部分细节都有扩展的诠释,比如舌退清兵用了一集的篇幅,书中短短的对白灵缠脚的叙述,被扩大了两集,第一代的白嘉轩、仙草、鹿三、朱先生、徐先生、鹿子霖,还有上一代的白赵氏,同时也出现了第二代的白灵、鹿兆鹏、黑娃和白孝文,十多个人围绕着裹脚这件事,表明了不同的态度,侧面展现了每个人的代表思想。鹿兆海和白灵的情感经历也有所放大,而对白嘉轩六个妻子的阐述等一笔带过,没有进行影视重现……每个细节的增删都增加了电视剧的戏剧张力,对此,编剧申捷阐述了自己的见解“我们必须在尊重文学作品精神的基础上,根据影视规律去展现,否则按原小说白描就可以了,既省事又不会挨骂。正因为从内心深处敬畏继承,才更要将自己的生命体验化进去,拼尽所学的技巧去改造。这是职业编剧的责任所在,也是对原小说作者真正的尊重!对于改编增删,该变的是抛弃糟粕,反思我们百年前落后的原因。那么我们在改编时,在用心体味原著的前提下,也要有扬弃的立场与勇气。这样才能生根发芽”。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