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杨洁病逝 回望86版西游记的“九九八十一难”

2017年04月17日 17:23:3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西游记》,一部横跨中国文学界、影视界的“封神之作”。

  远达上世纪动画长片《大闹天宫》、动画连续剧《西游记》,近到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3D动画《大圣归来》,无一不是影视圈浓墨重彩的笔调。

  然而,无论西游世界如何才人辈出、各领风骚,有一部作品永远不会缺席,那便是86版电视剧《西游记》。

  4月15日,86版《西游记》总导演、制片人杨洁女士因病逝世,享年88岁。

  消息传出,“孙悟空”六小龄童在微博上发声缅怀,“这是中国电视剧的巨大损失”。

  1982年,电视剧《西游记》开拍,1台摄像机、6年风霜劳碌、26省辗转奔波、寥寥百万经费,成就了这部荧幕长青30年,播放2000余次,跨越50后、60后乃至00后的“神剧”。

  鲜为人知的是,《西游记》剧组也同唐僧师徒一样,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才取得“真经”。

  【第一回: 经费紧张 剧组“化缘”拍出神剧】

  1981年11月,此前一直导演戏曲的杨洁,终于等来了拍摄电视剧的机会,这处女作便是《西游记》。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历来颇吃经费的大型神话剧,面临的头等问题便是——“经费不足”。

  由于设备吃紧,这部50余集、上万镜头的电视剧,竟然是用一台摄像机完成的。

  为优先满足服装、道具等大项,杨洁选择节省人力成本。她自己拍一集的工资是90元,主演孙悟空、八戒是80元,沙僧是60元。诸多演员一人分饰N角,时任制片副主任的李鸿昌,就曾扮演7个角色。

  此外,演员们每天的“工作餐”只值几毛钱,杨洁曾回忆,“有次晚饭,我说每桌加两瓶啤酒,他们都欢天喜地”。

  冰冷的条件下,一群创作者们朴实可爱得令人心疼。

  可就在剧组勒紧裤腰带、辗转各地拍摄期间,却有闲言碎语飘进了杨洁的耳朵:“谁拍电视剧会这么慢?绣花也绣出来了!”“国家不该拿这么多钱让她游山玩水!”

  为此,中央专门成立调查组到剧组“微服私访”,结果不仅没发现剧组游山玩水,反而觉得剧组太艰苦,又给他们加拨一百万资金。

  好景不长,剧组不久后突然被要求停拍,称十五集已经花光了预算,上级不打算继续投资。

  四面楚歌之中,杨洁想到了自己砸钱,剧组演员想到了募捐,有些小观众甚至寄来了自己的压岁钱和零花钱。最终,铁道部第十一工程局借给剧组三百万,拍摄得以继续。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还得继续走下去。一定要把它拍成,我要证实我自己。”

  【第二回:特技困难 创作者用生命拍戏】

  相比于绿幕抠像、3D特效遍地走的今天,在上世纪80年代拍一部古装神话剧可谓难度max,威亚、道具、特效项项亟需攻关,拍摄前景不明。

  但杨洁表现出的,依然是女汉子的执拗,“我对自己有信心,我知道要把它拍成什么样”。

  演员们时常要腾云驾雾,可人在镜头上飘不起来,拿风扇吹?不像;用后期做?不好;后来,剧组赴香港学习,才知道要把人吊起来,也就是后来的“威亚”。

  然而,他们不知道避免“威亚”穿帮的关键,在于把钢丝颜色涂成拍摄背景色,而不是让钢丝本身细而难见。

  当时,剧组一直尽量用细细的钢丝吊起演员,加之保护措施跟不上,孙悟空三个师兄弟都频繁因钢丝断裂而摔伤。

  剧中,妖精要和孙悟空在空中对打,凭特技无法实现。剧组便从江苏借了几位跳水运动员,和一张十米大的蹦床。两位运动员穿上戏服,在蹦床上表演腾空而起、兵器接触的动作。

  为了找到符合剧组要求的场景,同时弥补后期制作的不足,杨洁带领团队,走遍全国26个省,赴名山大川取景。

  当时,国内旅游业并不发达,九华山、张家界等游览胜地尚未开发,山路奇险,且山中没有旅店,剧组不得不风餐露宿。

  杨洁曾回忆,在黄狮寨拍摄时,由于山路崎岖险要,小径两边就是悬崖,但却没有安装扶手,“我一踩上去,就滑倒了,当时觉得完了”。

  幸亏,掉落中的杨洁被断树桩拦了一下,剧组里的一位武行一把把她拽了上来,“那真是从鬼门关的门口路过,太险了”。

  【第三回:质疑不断 《敢问路在何方》险被腰斩】

  因进度缓慢,《西游记》采用“边拍边播”模式,自1983年开始,每年春节播放当年拍摄完成的几集,1986年春节连播十一集,直到1988年春节,才正式将全部25集连播。

  1986年新片播出后,《北京日报》等媒体刊文指出,《西游记》的音乐太“洋”,大量使用电声乐器来描述古典名著不合适。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也不行,通俗唱法太抒情,要换。

  “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一首主题曲,唱得不仅是师徒四人的跋涉,更是剧组百千人的六载血汗。

  舍得换吗?不舍得!

  面对舆论讨伐,杨洁提起笔杆写信回击,“《西游记》是神话剧,不受任何时代和地域的限制,如果只用中国民乐乐器,不是太单调了吗?”

  “主题曲道尽剧组几年来的艰辛,坚决不能换!领导相信我才用我,既然由我负责,就请不要干预!”

  曾有人建议,杨洁应组建一个像《红楼梦》那样强势的影视顾问团,在出现此类纷争时,能有专家发声力挺,却遭杨洁一口回绝,“没有必要,我是导演,我不负责,难道让别人负责?”

  当年,谁曾料想这几经“难产”的作品,宛如从石缝间蹦出的孙大圣,一鸣惊人,纵横历史。86版《西游记》创下许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辉煌,堪称时代的记忆。 

  “我实在没想到,三十年后能有现在这种情况”。待雨雪风霜过去,杨洁曾回首往事,不禁感喟,”年轻人说,是它陪伴了你们的童年,可是老人也没忘,而且还有继续长大的孩子们在看,希望西游记可以长久伴随着大家。”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