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静下心来看一部黑白片|荔枝娱评

2017年04月01日 14:26:0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祖纪妍

  (作者祖纪妍,“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青年戏剧导演,影评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注定不是一部很有卖相的电影。一个宁静的八月,一个小升初的男孩,一个静谧而缓慢的生活场景,现在还有多少观众愿意为这样的电影买单呢?但是,这部让80后导演张大磊一举成名的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展现了电影影像的另一种力量。

  《八月》可以被称作大陆北方版的《一一》。影片在叙事上采用的是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少男视角。青春,意味着成长;成长,意味着阵痛和迷茫。不是所有人的青春期都如同《阳光灿烂的日子》那般喧闹和红火。主人公张小雷拥有的是一个孤独而安静的青春期。这里有懵懂的性觉醒,有阁楼上的女孩;有李小龙的画报,和成为英雄的幻想;有不良少年三哥,他让小雷又敬又怕,并让他开始向往拥有强悍的、足以保护家人的男性力量……

  每个人的青春期都是动荡不安的,导演不但把这种动荡感反映在多梦、失眠的少年身上,也通过他的眼睛把这种动荡投射到了父辈身上。影片结束时,出现了一行字:“谨以此片献给我的父辈”。少年的迷茫在影片中只是一个串连结构的过场,真正的主角其实是张小雷的父辈们。

  故事的背景是90年代初,国有体制改革让很多北方大厂的工人们丢掉了“铁饭碗”,他们不得不从体制中离开,独自面对并不熟悉的市场经济和商业大潮。这对张小雷的父辈们来说,无意是“第二个青春期”,生活在大制片厂里的父母正在经历生活的巨变和分离的痛苦,他们的辛酸和无奈其实也是那一代人的集体背影。

  张小雷的父亲是个憨厚务实的剪辑师,以为靠本事吃饭就可以万事不求人,但最近因为儿子的学业和自己的事业,不得已到处请客喝酒、受“夹板气”。当儿子在深夜中偷偷看到平时坚强的父亲,正一个人“练武”发泄心中的积怨时,这个瘦弱的少年与有点懦弱的父亲,就形成了符号上的同构——他们都是北方的儿子,善良、软弱、不善言辞,但他们心中都有山一样重的责任。当家人需要的时候,他们都是英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德·西卡的杰作《偷自行车的人》。

  个人认为,《八月》是一部非常“类型化”的文艺片。如果说文艺片也有程式和套路的话,这部电影绝对是一份可以得满分的学生作业。看得出导演已经吃透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和台湾新电影的精髓。悠长的镜头和富有层次感的景深,使全片呈现出一种缓缓流淌的质感;非职业演员的出色发挥,使很多细节充满了生活的质感;尽管没有激烈的剧情冲突,但是情节点却一个接着一个,在流动中完成起承转合;特别是极有年代感的音乐与古典音乐交替出现,朦胧中呈现了现实生活与理想世界的交叠,既不失生活的重量又显得很有仪式感。

  这样的电影是值得被喜欢的。尽管在当下,大家都认为电影的主要职能只是娱乐观众。但总有一些电影可以让我们想起,电影存在的意义在于雕刻时光。电影可以呈现一种氛围,可以铭记一段岁月,可以抚平一群人记忆里的伤痛。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