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首锅雨花茶开采!江苏令人牵挂的茶之味

2017年03月21日 16:57:0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小编/周小二)

  “春风又绿江南岸,新茶亦已上焙。就在今年5月20日,江苏发展大会邀你回家看看”——还记得《致海内外江苏人的一封信》文末款款深情的邀约吗?

  今天,南京首锅雨花茶开采。

  江苏融媒体新闻中心记者踩着春风来到南京雨花茶茶园,与众多荔枝新闻网友一起见证新茶的诞生——

  抓茶、搓茶、杀青——记者亲历每一道工序。一捧捧的水蒸气诠释着:每一片茶叶,都是追逐时间的赛跑。

  来之不易的那捧新茶里有着春的雀跃,也包含着茶农的辛劳。

  新茶上焙,那唇齿留香的舌尖乡愁又开始撩拨异乡人的味蕾。

  江苏历来是茶之故乡。新茶上焙,可缓缓归矣。

  茶之味,也是家之味。回想那些泡出来的漫漫岁月,有哪些沁上心头的清甜滋味?

  用心沸一壶茶,在热雾蒸腾、氤氲的水汽中,一起听江苏好茶的故事:)

  【碧螺春】

  “梅盛每称香雪海,茶尖争说碧螺春”。

  说到江苏好茶,产于苏州吴县太湖东洞庭山及西洞庭山一带的碧螺春是绕不过的。

  其色泽银绿,翠碧诱人,卷曲成螺,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早在康熙年间已是贡茶。

  形美、色艳、香浓、味醇——碧螺春素有一嫩三鲜(色鲜、香鲜、味鲜)之称。

  身染山川翠色,心藏日月精华——碧螺春的好处,品茗人代代相传。

  关于碧螺春的名字来由,还有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

  相传,住在洞庭山上的碧螺姑娘与小伙阿祥相爱,某天一只巨龙出现扬言要娶碧螺姑娘为太湖夫人,阿祥经过七天七夜与恶龙决斗之后,身负重伤。碧螺对其悉心照料,某天路过决斗地时发现有一颗小茶树,为保留这唯一的见证便加以培育。神奇的是,当阿祥喝下小茶树的嫩芽后,伤势奇迹般的好了,但是碧螺却因为操劳过度永远闭上了双眼。后人们为了铭记碧螺,便将此茶叫作“碧螺春”。

  时光流转,碧螺春的清香里又添了浓郁。

  新茶上焙的季节里,碧螺春的水汽缭绕间可蒸腾着你最想念的味道?

  【雨花茶】

  南京雨花茶也是江苏茶之佳品,因产于南京雨花台而得名。

  有人道,“龙井近佛,碧螺春临道,而南京之雨花,既有出世之风雅淡然,又有入世之中正醇厚”。这话是不错的。

  雨花茶香气浓郁高雅,滋味鲜醇,汤色绿而清澈,叶底嫩匀明亮,在名茶中实为罕见。

  首锅雨花茶现场 采茶女向记者介绍茶种

  入口品之,滑而不腻,满口溢香,仿佛尝了一口金陵的淡雅与醇厚。

  雨花茶的美名,也是古已有之,唐代陆羽《茶经》中已有记载。

  至今,栖霞寺后山仍留着试茶亭的旧迹——

  不过,雨花茶的发源应该更早,典籍中记录着雨花茶的传奇。

  相传在东晋元帝时期,有一个老妇人,每天早晨提着一壶茶沿街叫卖,百姓都争先恐后地买她的“雨花茶”汤来喝,奇怪的是,这老妇人自清早叫卖到晚上,壶中茶汤不减。老妇人把卖茶所得的钱全部分给孤苦贫穷的人,贫穷的人都很感激她。这个消息被当时官吏知道,派人把老妇人抓了起来,关进牢里,第二天清早,牢头发现老妇人不见了。后来,雨花台一带开始遍布葱郁碧绿的茶园。

  雨花茶被赋予了良善的希冀。

  每到春天,南京的茶园里都葱葱郁郁。

  南方有嘉木,这座古朴而灵动的城市是否也承包着你的青葱记忆?

  【茉莉花茶】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随着这首歌的传唱,茉莉花成为江苏人别在衣襟上的乡愁。

  而苏州的茉莉花茶也是我国茉莉花茶中的佳品,约发展于清代雍正年间,在250年以前就已经开始生产、销售。据史料记载,更早在宋代时,苏州已经开始栽种茉莉花,并将它作为制茶的原料。

  尽管花茶一直被排斥在中国六大茶类之外;但在民间,一枝一叶总关情的花茶香却芬芳了一代代人的回忆。

  温热的茉莉花香,随水气涌起弥漫,未曾品饮,已是花香盈室。

  入口,花香萦齿;过喉,甘美馥郁;三道之后,真是花香茶韵珠联璧合。

  茉莉花茶没有传说,沏茶人却自有传奇。

  在张爱玲的《茉莉香片》里,香港的传奇在茶烟缭绕中缓缓吐出。

  而江苏的传奇也在清香的茉莉花香里年年续写。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一口茶,关乎归,关乎情。

  【溧阳白茶】

  白茶,素为茶中珍品,历史悠久。宋徽宗曾在《大观茶论》中专论白茶:“白茶,自为一种,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林崖之间,偶然生出,虽非人力所可制”。

  而溧阳白茶又为白茶界翘楚。

  溧阳白茶毫色银白,素有“绿妆素裹”之美感。其芽头肥壮,汤色黄亮,滋味鲜醇,叶底嫩匀。入口后,齿颊留香,余韵绵长。

  苏东坡道,“从来佳茗似佳人”。溧阳白茶应担得起如此美誉。

  “一杯泛清,山湖生色”,湖水滋润的白茶里有故乡的水灵和敦厚。

  一叶之轻,牵天目湖之韵——一壶茶香里,你闻到家乡的山水了吗?

  【阳羡雪芽】

  阳羡雪芽也是江苏茶中佳绝,曾被视茶如命的唐代诗人卢仝誉为:“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

  阳羡,就是宜兴,其东濒太湖、西连群山,素有“阳羡山水甲东南”之美誉。

  一方水土养一方茶。“阳羡茶”聚山水精华,也是珍品。

  茶圣陆羽认为阳羡茶“芬芳冠世”可以上贡给皇帝,于是阳羡茶被列为贡品。

  阳羡茶色泽翠绿,香气清雅。茶味醇香之外,更令人钦羡的是它的文化意蕴。

  除了卢仝的诗,很多文人墨客都对它不吝笔墨。

  王安石曾有“故人时记忆,阳羡致新茶”之誉。

  苏东坡也曾赋诗道,“雪芽我为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惠泉”。

  阳羡茶极好地诠释着“能以一叶之轻,牵众生之口者,唯茶是也”。

  远方的你最爱故乡哪种茶之味?

  遥寄乡愁,再便捷的表情达意也比不上一口故乡滋味的沁人心脾。

  沸一壶诗意,故乡的味道在5月的南京等你:)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