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女子图鉴 | 真的会有被人羡慕还不高兴的人吗?你猜。

2017年03月20日 10:32:57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汐呱太娘

  (本文是荔枝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讽刺级别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莫过于——

  那个路人眼中过着“顶配生活”的人,其实是连追求“标配生活”都失败了的人。

  这个人,就是今儿要聊的这部剧的女主角。

  这部剧,就是乍看剧名和海报以为是爱情动作片的那部剧。

  《东京女子图鉴》

  如果说谈人性、谈悬疑、飚金句的《四重奏》是近段时间最火的日剧……

  那么如果你是年(中)轻(年)女(妇)孩(女),我更推荐谈物欲、谈婚恋观、飚金句的《东京女子图鉴》。

  每集20分钟,总共11集,很适合蹲马桶的时候看。

  它会给你一种在马桶上度过一生的感觉——

  极短的剧集里浓缩了女主角绫从18岁到40岁的欲望人生。

  好剧从来不多话,但每句话都能扎在老铁心上,不信你们看这分数:

  女主角绫,一个虚荣二字贯穿一生的女子。

  觉得“拜金女都没好下场”的男同胞们,看完应该心情不赖。

  因为虚荣和打脸这两个词,通常是结伴出现的。

  女主角绫的人生格(降)言(头)

  第一次打脸:人生,只有可爱可不行。

  生活在县城秋田的绫,从小就不甘于自己的出身。

  貌似不少长得漂亮的女同学都曾做过和她一样的白日梦:

  “好想出生在东京,这样我就有可能被星探挖掘,东京的机遇像石子一样遍地都是,不管是怎样机遇的石子我都能拾起。”

  这样的自信不是飘柔给她的,而是魔镜给她的——

  人生啊,只有可爱可不行,更何况比你可爱的女孩还有很多。

  到了东京之后的绫,因为穿着土气被擦肩而过的城市女孩嘲笑,路边的星探也对“一般可爱”的她视而不见。

  啊,原来“你好可爱”这种称赞,是没见过世面的县城人才能给她的虚荣。

  18岁的绫,觉得当偶像明星是“被人羡慕”的最佳途径。

  然而镜头一转,是一位被星探挖掘后出道的前女子偶像的自述。

  她现在在做AV女郎——

  梦想在没实现的时候总是最美好的,因为那时候它叫做幻想。

  当你真的触碰到它,可能就碎了。

  这时候再去回味绫的这句话,觉得讽刺吗——

  第二次打脸:杂志里的世界,不是那么好进的。

  没见过世面又不想与纸醉金迷的世界脱节的“乡村维纳斯们”,她们生命的教科书叫做时尚杂志。

  “预约不上的餐厅、做代理商的男友、有意义的工作、六本木之丘(东京高房价地区)、东宝影院的夜场电影、两日一夜的箱根旅行、海瑞温斯顿的婚戒。”

  收集杂志上标注的“人生赢家该有的东西”,多少人做过和绫一样的事——

  追求好的东西,不叫虚荣。追求自己能力够不上的好东西,才叫虚荣。

  绫来到东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租杂志上说的好房子。

  当她抱怨“附近连地铁都没有,出行多不方便”时,被房屋中介吐槽“废话!住在这里人都有车的好伐!”——

  爱follow时尚杂志的乡村维纳斯们貌似都会遇到这样的瓶颈——

  眼光到位了,钱没到位。

  第三次打脸:宁愿在宝马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科科,宝马不载你好伐!

  一份能管温饱的工作,一个同乡的贴心男友。

  一起在路边吃章鱼烧,手牵手回家,边吃火锅边看电视。

  当我差点以为这样的小确幸能降住绫那颗贪婪的心——

  结果她十分感动,然后把这么好的男票甩了——

  “不是他不好,而是这种层次的幸福在秋田就能得到,我又何必来东京?”

  想起这样一句话,觉得再精辟不过——

  “不是说百雀羚不好,只是我觉得La Mer更能体现我高级的人生。”

  虚荣总让人产生幻觉,觉得用了高级的化妆品,就能成为高级的女人。

  又比如绫这样,觉得拥有“高级的男友”,就能拥有高级的人生——

  觉得去富人区的三星米其林餐厅吃饭,就能拥有高级的品味——

  为了配得上高级餐厅,她还特意买了经济能力范围之外的高价礼服。

  拜金女总以为自己装逼装的天衣无缝,却不知名牌店店员的眼睛就是“照妖镜”——

  绫盛装赴约,却被富二代放了鸽子。

  对真·贵妇而言,少吃一顿三星米其林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损失,但对“割肉”买礼服的绫来说,这就是上帝的惩罚啊!

  绫穿着她穿不起却偏要穿的高级礼服,站在她吃不起却偏要吃的高级餐厅门口,极尽奢华的喝着西北风,这是多么高级的讽刺——

  更值得咀嚼的是,绫悻悻然回家吃泡面,背后挂着29万分期付款买来的礼服。

  编剧精心安排的每次打脸都让人有起立鼓掌的冲动——

  最响亮的耳光不是自称不婚主义的高富帅最后甩了她娶了模特出身的富家女,而是——

  绫在门口狂按门铃,高富帅和富家女却视而不见的在屋里搂搂抱抱。

  所谓“轻视”,是明知道你的存在,却当你不存在。

  第四次打脸:被包养,本就是一场走肾不走心的游戏。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和高富帅交往让绫得到了高端的物质享受,在分手之后,为了继续满足自己日益滋长的物欲,绫决定跳槽去薪水更高的大企业。

  面试中她没能答出来的这道题为她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面试官用这个问题表达了【年轻女孩不好好工作,却想着用结婚来实现个人价值,简直是侮辱了男女平等的时代】的理念——

  这些话都是用来打绫的脸的——

  成功跳槽到大企业,明明可以靠努力工作成为人生赢家,她却偏偏要和土豪大叔搞婚外情。

  原来绫要的不只是过顶尖的生活,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过顶尖的生活,这样“不费力的成功”只有“干爹”能给——

  生活无处不讽刺,这样的绫,却终于成了“杂志里的女人”,被看杂志的女人们憧憬着——

  杂志上她言不由衷的话,又让多少傻女人信以为真——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自称“不在意别人的评价、过遵循自己价值观的生活”的绫,眼看闺蜜一个个结婚生子,最终决定和土豪大叔分手。

  “顶配人生”终究不如“标配人生”来的安心——

  绫也想结婚,她不想被世俗视为异类,想过遵循世俗价值观的生活。

  值得玩味的是,绫预想中“惨烈”的分手竟然来的如此云淡风轻:

  看着土豪大叔淡定离开的背影,绫一脸懵圈:

  都说“男人的心在哪里,他的钱就在哪里”,但这碗鸡汤唯独不适用于婚外恋。

  能掏钱就绝不掏心,说的就是那些搞外遇的渣男。

  终于看清自己“玩物”地位的绫,不甘心的向土豪大叔的老婆“告状”,然而电话那头气定神闲的声音啪啪打在她脸上:

  明知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最后在“不必认真”这四个字上,还是输的彻底。

  上流社会夫妻间牢不可破的利益关系,怎么可能是区区一个小三能打破的?

  连最基本的游戏规则都不懂,还妄想挤进高段位的阶级,岂不是自讨没趣?

  第五次打脸:玩够了嫁老实人,换来一张离婚证。

  对于30多岁的绫来说,找个条件殷实的老实人嫁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毕竟这年头精英男都很专一的,专一的爱着年轻姑娘——

  但绫坚信,“只要你想结婚就一定能把自己嫁出去”。

  在3个月相亲了30多个男人之后,她成功找到了符合条件的“精英老实人”——

  39岁,年薪近千万,身高175以上,还愿意支持她的梦想,就是长得磕碜。

  绫说:“这世上根本没有白马王子。”

  相信同样处于“条件合适就嫁了吧”婚姻模式的观众,一定知道这绝不会是女主幸福人生的开始。

  因为生活在一起之后才发现,除了条件合适,其他都不合适。

  生活习惯不合适——

  一直养尊处优的绫生活精致,但老公却是甩手掌柜,不洗碗不洗衣,臭袜子乱扔,把所有家务都推给老婆。

  加班回家等待绫的不是热乎乎的饭菜,而是摊在沙发上等她回来做饭的老公:

  三观不合适——

  绫觉得只知道炫耀孩子的女人很可悲,老公却觉得孩子是女人的勋章。

  夫妻生活不合适——

  当绫洗好澡穿着性感蕾丝裙坐在老公身边……

  却被告知“你算好排卵日再来找我”(言下之意就是“不打没成果的战役”)……

  如果这都不算扎心,那万箭穿心的是——

  绫无意中发现老公当初打动她的“支持老婆梦想”的誓言,竟是从相亲秘籍上学来的。

  本想嫁个老实人,结果却被“老实人”套路了。

  所以这场婚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是为了从“女人结婚才算幸福”的世俗压力中解脱吗?

  其实即使结婚了也无法解脱——

  于是绫拿着离婚协议书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所以这个迫于世俗压力去结婚的女人真的能在离婚后得到解脱吗?

  如果能的话,她就不会趴在离婚协议书上哭了——

  “别人结婚,我也要结”,如果当初绫不和闺蜜“攀比”婚姻这个选项,也许“世俗的压力”对她来说,就起不了这么大的作用了。

  所谓“贪婪”,有时候不仅仅指的是“想过别人没有的生活”。

  “别人有的生活我也要有”,这种想法其实也是欲望本身啊——

  第六次打脸:阶级,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离了婚的绫年过40,存款丰厚的年纪,开始睡小鲜肉。

  从“被男人包养的女人” 变成“包养男人的女人”,绫对软饭男的评价其实也是在打脸曾经吃软饭的自己——

  但软饭男很快被绫的白富美朋友“挖了墙角”,甩掉了绫。

  因为白富美可以随心所欲的送他绫怎样都买不起的天价手表——

  啊,原来阶级才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绫就算假装高贵和白富美混在一起,也无法成为“真公主”。

  白富美能轻易得到的东西,绫再怎么拼命也无法得到。

  出生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生在哪个阶级。

  就好像绫觉得是“理想再婚对象”的港区男,对方却非港区女不娶——

  东京这样的大都市,它的冷漠就在于——

  它的闪闪发光和非上层阶级没半毛钱关系。

  从18岁到40岁,绫大半辈子都在追逐闪闪发光却遥不可及的东西。

  直到最后在街头与初恋男友重逢,看着他和妻儿在街头买章鱼烧,手牵手回家的幸福模样,才感叹当初自己如此轻易的丢弃了这份触手可及的美好——

  绫最后和男闺蜜搭伙过日子,但她欲望的火焰并没有就此熄灭。

  这也是全剧处理的最精妙的地方——

  结尾处,绫挽着男闺蜜走在马路上,蓦然回首,她看见对面擦身而过的,是另一个衣着华丽、挽着优质老公、牵着名犬的自己。

  啊,原来还是无法满足于“小小的幸福”,还是忍不住要妄想更高级的人生。

  也许,这就是最合理的结局。

  毕竟,一个被欲望支配了半生的女人,如果为了鸡汤式的ending突然觉醒,改过自新,那才狗血吧?

  人生,是不可能无欲无求的。

  但是要记住,不要牵着欲望的手走太久,因为——

  更多娱乐神吐槽请关注【毒家辣sir】(dujialasir)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