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与野兽》:编剧以“还原经典”为名偷懒|荔枝娱评

2017年03月19日 09:18:51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莫小巧

  (作者莫小巧,“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影视剧编剧,影评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迪士尼动画真人版的推出,常与童年、情怀相连,《美女与野兽》也是如此。在万众期待中,近日中美同步上映。同为含有歌舞元素的作品,女主角艾玛·沃森为它推掉了本届奥斯卡大热门《爱乐之城》的演出邀约,不敢说是可惜,只能说对演员而言,每个选择都有其得失。

  《美女与野兽》的故事,源自18世纪法国博蒙夫人创作的同名童话,几世纪来衍生出多个版本,直到90年代初被迪士尼挖掘后改编上映,才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的故事。迪士尼颠覆了原作极度类似灰姑娘的人物背景设置,简化了贝儿被抓进城堡前的一系列情节逻辑,并且借助动画体裁可以尽情解放想象力的最佳优势,增添了大量家具仆人的角色,萌系元素充盈银幕,幽默逗趣,老少咸宜。因为影片的成功,一直到今天,女主角贝儿与野兽共舞时的黄裙造型都是“迪士尼公主”家族极其惹眼的一抹亮色。

  此番上映的真人电影版,人物在性格上更加收敛,如发明家父亲、加斯顿的跟班来福,诸多配角的重新刻画避免了过度卡通化而产生的夸张和尴尬,整个改编的调子是稳重的。

  然而,不知是否在迪士尼看来,致敬原作的最佳方式就是“还原”,这一次的真人版电影,在剧作上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创造性的努力。诚然,当原作中的歌舞凭借华美视效化为真实时,熟悉的旋律、调度,乃至分镜,能够带给观众莫大的亲切感,但贯看全片,当一切重大情节点和人物行动逻辑,甚至叙事的先后顺序都对动画版亦步亦趋的时候,确实让人思考,作为一部改编电影,真的应该一板一眼地“复刻”原版到这种程度么?

  ——这算是好的改编么?

  在原始文本中,贝儿莫名被囚禁于古堡,却最终爱上了作为囚禁者的王子,这其实是一个不易扭转的逻辑。与前段时间观众评价产生极大分野的《太空旅客》一样,女主角的斯德哥尔摩情结(“人质综合征”)非常显著,也极容易让观众产生不解,继而不快。但关键的故事点同样就在囚禁者心态发生转变的过程中,好的处理方式,是尽可能用情节、行动、冲突、变化,来营造足以使得这一切发生的合理性。

  在情节线条简明的动画版当中,令故事合理化的要点可以通过夸张的人物情绪或动画效果来模糊掉,而一旦以做电影的心态进行真人化,很多“强扭”之处就变得格外醒目,如果硬来,就会显得虚假。更不消说,从动画上映的1992年到现在已经过去25年,期间社会思潮的进步已经天翻地覆,观众审美能力的提升也突飞猛进,此前被忽略的文化问题,会在如今被察觉,此前能够满足观众的单纯情节,也不再那么吸引人。

  童话当中美好和浪漫的部分,本可以通过情节的合理编织而保留下来,但迪士尼这部《美女与野兽》为了维系浪漫而牺牲了情节,可谓本末倒置。

  2014年法国版的《美女与野兽》,由007最新邦女郎、《阿黛尔的生活》蓝发女孩蕾雅·赛杜主演。同样是真人电影,这个来自故事发源地的版本显然没有迪士尼那么甜蜜,它的“底色”——不管是表面意义的影片色调,还是内在意义的内容风格——是更黑暗的。情节的取舍上,法国版把天平从童话感的浪漫上偏斜开。虽然并非是说哪个版本更好,但起码法国版能够看到创作者的在场。

  童话动画的真人化,或者更推广开来,童话的电影化,如果不再面向儿童观众,而是试图让成人观众也接受,那么在剧作上需要保持一个原则:在情调上保留浪漫,可以尽可能保鲜原作中使人兴奋的场景,无论是魔法还是宫殿;而在逻辑的梳理上,则要脚踏实地,把剧本创作的“合理性”环节做好,同时,不要拘泥原作,要做好新情节的创作和编织。

  迪士尼的另一动画经典《花木兰》真人版已经定档2018年上映,希望这部和我们中国更加相关的作品,可以比《美女与野兽》的改编更加尽如人意。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