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派:再想看泳装的宁泽涛,难了

2017年02月22日 19:01:43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汐呱太娘

  (本文是荔枝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刮大风的天气,和坐在办公室里写派派最配。

  不敢出门,怕路上的人都飞了,就我没飞,这多尴尬……

  倒春寒,天太冷,脑子都冻坏了。

  一场大雪过后,航空公司都不正经了:

  乘客:人生中第一次听到航班延误的消息我却笑出了声(噗)

  机长:一按飞机钥匙,旁边的飞机“丢丢”了一声,你经历过绝望吗……

  下面这条新闻我要@那些大冷天别人裹着貂她偏要露着腰的姑娘们——

  扬州20岁大二女生小绢感冒初愈,就早早换上春装,去景区逛了一整天。第二天早上,竟发现自己口眼歪斜,既不能抬眼,也不能张嘴。医生:“这是面瘫,因免疫力下降,加上风寒侵袭所致。”

  原来如此……导演,拍戏的时候能给这些人多穿点秋衣不↓

  注意保暖,演戏就不面瘫了。

  我好像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找巩俐代言棉毛衫了。

  只是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

  这个人都被风吹成这样了,为什么不但没面瘫,表情还异常丰富↓

  导演:我也不是很懂你们这些老戏骨啊,我也很绝望啊↓

  张涵予实力诠释: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这种感受,和考场上的我一模一样。

  今天四六级考试成绩出来了,童鞋们都考得怎么样呀~~(坏笑)

  没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只能为你们点首歌了:

  别再抱怨你在十四亿人中找不到一个对的人了。

  考四六级的时候你选择题四个选项都找不到一个对的……

  听说四六级过了的不是学霸就是赌神。

  而没过的,都成了段子手——

  四级六级纯裸考,比谁高中忘的少,过了说明基础好。

  太娘是好学生,当年我没有裸考——我在距离考试还剩一天的时候,做了一套真题。

  然后发现,那次考试十分简单,另外七百分很难。

  如果你家的孩子考试没过,不要过分的责备他们。

  毕竟,现在的孩子离家出走都是打车走的——

  因考试成绩不理想被母亲批评,六年级小学生小梅离家出走,花3500元打车从江苏淮安到北京一女网友处。的哥说,小梅自称去看姐姐,并拒绝乘坐大巴。4天后,小梅被带回家,小梅的父母也认识到了自身问题。

  ╮(╯▽╰)╭谁都不是没有情绪的小盆友……

  小学生离家出走,花3500元打车从江苏淮安到北京。

  说到底,还是作业太少,零花钱太多。

  相比之下,穷人家孩子的发泄方式就环保多了:

  对孩子的关怀,要从开学第一天开始——

  当地时间21日,韩国釜山的东西大学举行新生入学仪式。但与普通仪式不同的是,校长和教授们排成一排,亲自为新生行“洗脚礼”,以表达对学生的关爱。

  这是一条有味道的新闻……

  我好像隐约明白这个神圣仪式的真谛——

  老师教书育人,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拨,想要记住每一个学生是很难的。

  直到那天我脱下了鞋子,班主任说,他会记我一辈子。

  老同学,好久不见,这劫我不打了——

  辽宁阜新市民李红被新认识的好友“陈某”借故带到某小区附近。两名持刀蒙面男子冲进车内,刀架在李红和孩子的脖子上,让其给丈夫带电话送钱。正在作案时,劫匪却突然告诉母子俩“我们不抢了,你们走吧”,下车逃跑了。

  经警方审讯,“陈某”找来的这两名劫匪,一个是李红的老同学,一个是老邻居……“当时要不是戴着头套,有个地缝我都能钻进去。”

  这则新闻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处理好同学关系和邻里关系的重要性。

  你们想想,如果打劫的对象不是老同学而是班主任的话,那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逗比为王的年代,连歹徒们的画风都与时俱进了。

  以前的歹徒都是来搞事的,现在的歹徒都是来搞笑的——

  桂林41岁无业男蒋某多次跟朋友说“要干票大的”,为将来创业弄点资金。朋友以为他开玩笑,不料他真的“干了票大的”,用氧焊切割ATM机,结果折腾到天亮,三台ATM仍完好无损,“太硬切不开”,目前蒋某被警方刑拘。

  大声跟着我念:

  徒手掰开ATM机的大姐一声冷笑:论杀伤力,切割机是比不上我的。

  开挖掘机铲ATM机最终失手的大哥如释重负:论智商,我终于不是最低的了。

  安然无恙的ATM机深呼一口气:

  以下分享一则好消息给各位老司机——

  21日,中法双方在北京签署驾驶证互认换领协议。根据协议,中法双方承认对方核发的有效驾驶证,一方准许持有对方国家驾驶证的人员在其境内直接驾车或者免试换领驾驶证。此前,中国已经实现与比利时、阿联酋两国的驾驶证互认换领。

  是时候给你们讲个恐怖故事了——

  以前,驾校有棵树,我去了之后,树没了。

  以前,法国有个埃菲尔铁塔,我去了之后,塔没了。

  派派的最后,分享一个坏消息给花痴们——

  今天,有关宁泽涛被国家游泳队开除的消息曝光,引发热议。宁泽涛回应称:没见过公函,已主动离队。他还透露去年曾因身体原因,向国家游泳队递交过一份“退出国家游泳队的情况说明”,但之后并没有收到过任何反馈或者通知。据记者从游泳中心了解,这封“关于宁泽涛返回海军队训练的函”内容属实,宁泽涛现在已不属于国家游泳队队员。

  以后再想见到这样的宁泽涛,难了:

  所以宁泽涛的遗憾退出会让他从此人气一落千丈吗?

  不会。

  我就问一句——

  难道你们觉得妹子们喜欢他是因为他是国家游泳队运动员吗?

  ​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