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天竺》:走偏的“公路电影”|荔枝娱评

2017年01月30日 08:54:54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曾于里

  (作者曾于里,“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青年文化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去影院看完《大闹天竺》,一位朋友向我吐槽:因为王宝强离婚事件对王宝强建立起来的好感,经过这样一部电影,就全部败光了。应该说,在大片云集的春节档,《大闹天竺》还是非常受期待的,但它的口碑却是同期电影最差的,豆瓣评分已经跌破4分。

  《大闹天竺》讲述的是,大富翁离世并留下遗训,让他的儿子白客在穷小子王宝强陪同下前往印度寻找遗嘱,但他们的印度之旅凶险重重,危机四伏。从来懦弱无能的富二代最终在王宝强的触动下,蜕变成为有情有义有担当的人。

  《大闹天竺》是部典型的“公路电影”。公路电影是好莱坞重要的电影类型之一,近些年来开始在国内兴起。公路电影并不是说电影中一定要有“公路”,而是说,电影的叙述发展主要通过一段旅程展开,以旅途经历反映人物的性格塑造、思想变化和人生感悟,比如影史上的经典之作《中央车站》《杯酒人生》《阳光小美女》,国产电影近年来的《人在囧途》《泰囧》《港囧》《后会无期》《心花怒放》等。这些电影伊始,主人公都要出发到某个目的地,电影的全部故事都发生在旅途之中。

  但国产公路电影又具有明显的特色。一是异域风情。像《泰囧》和《唐人街探案》的故事都发生在泰国,《大闹天竺》发生在印度,这些国家不同于我们在一系列好莱坞大片中见过太多次的欧美发达国家,它们属于“第三世界”,带有强烈的异域色彩;像《大闹天竺》取景地都是印度最具特色的景点,并且也穿插印度色彩节等民俗活动,很能增强电影的陌生感和趣味性。二是人物塑造,大部分是一正一邪的设定,两个主人公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比和冲突,并在强烈的反差下产生“笑果”,《人在囧途》《港囧》中的徐峥和王宝强、《心花怒放》中的徐峥和黄渤、《大闹天竺》中白客和王宝强,都是如此。三是唤起真情。许多公路电影里都有王宝强,而王宝强扮演的人物都很土,但很耿直,很真。另外一个主人公往往是社会成功人士,他们聪明但冷漠,起初都瞧不起王宝强式的人物,但随着旅途的展开,最终都被感化,《人在囧途》《泰囧》徐峥回归了家庭,《大闹天竺》白客因王宝强变得有情有义,命运由此发生改变。

  大闹天竺》并没有脱离国产公路电影的这几个套路。但相较于前文列举的一系列作品,它却遭到了最多的恶评。何以至此?

  原因还是出在剧本上。公路电影的最大难题在于旅途的合理性,整个故事都是建立在旅途上,为何出发、出发之后可能遭遇些什么、到了目的地之后又会有什么变化,这些剧本必须给出具有说服力的解答,一旦某个环节显得假或者缺乏逻辑性,公路电影就失去了灵魂。《大闹天竺》从一开始就走偏了,大富翁临死前要白客与钉子户王宝强去印度取遗嘱——这听起来就缺乏常识依据;即便我们忽略这一前提,白客和王宝强的印度之旅也太过浮夸太过虚假,比如白客的叔叔安排了杀手追杀白客,杀手们光天化日之下在印度行凶——你真当印度警察不存在啊;本来爱白客爱得死去活来乃至因爱生恨想杀了他的柳岩,莫名其妙地就爱上了岳云鹏——人物立不住,空洞、符号化;白客的父亲与王宝强的父亲、白客与王宝强的关系最后揭晓,也真让人觉得机缘巧合得太狗血,韩剧都不见得这么写……《大闹天竺》的每个环节都有偏差,当然不可能顺利抵达“目的地”。

  电影的唯一亮点在于,王宝强将此次印度之行,与我们熟知的《西游记》西天取经的故事形成互文,白客在电影中的名字叫唐森,王宝强在电影中的名字叫武空,他们经历重重磨难最终取得人生真谛。六小龄童也在电影最后以孙悟空的扮相出现,的确触动不少人内心中的情怀。只可惜《大闹天竺》的底子过于浮夸虚假,以至于这样的情怀落不到实处,让观众感觉不尴不尬,感动不是,吐槽也不是,真可惜了老一辈艺术家对电影的友情支持。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