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转折点上的中国电影|荔枝娱评

2016年12月31日 13:55:40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曾于里

  (作者曾于里,“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青年文化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6年即将过去,中国电影也交出了答卷。今年的票房总收入虽然超过去年的440亿元,但也仅仅跨越了450亿元的门槛,增长率创近十年来新低。

  让我们把时针调回到去年的这个时候。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总额突破440亿元,同比增长48.7%,专家预计,如果2016年以同等速度增长,票房总额将突破600亿元。但事与愿违,2016年票房除一季度外全部出现回落。暑期档基本持平,中秋档期同比负增长,国庆档近十年来首次出现下跌,贺岁档也不及去年。如果不是《长城》等片最后时刻的“救市”,2016年票房能否超过去年,仍是一个疑问。

  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远不如预期,悲观者说,票房神话已破,这是衰败的开始,但针锋相对的看法则是:票房增速的减缓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恰恰是中国电影从狂热走向冷静、重新出发的标志。

  王健林在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谈到中国电影时曾乐观地说,中国电影市场没有下滑,明年将迎两位数增长。在他看来,电影连续三年40%的增长并不真实,很多片子的票房是注水的,因为存在票房造假和票房补贴等原因,只要把票房造假去掉,泡沫就能被戳穿。的确,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数据虽然光鲜,但很大一部分是票补和票房造假。业内人士指出,买4000万票房,最低只要400万成本,他们推算,2015年的440亿元中,有50亿元左右来自注水。相比较而言,2016年的票务格局基本稳定,至少票补少了许多。

  电商在冷静,观众也在冷静。不难发现,暑期档、国庆档等票房收入不及预期的关键在于,许多预期可能会成为爆款的IP电影,纷纷马失前蹄,《致青春2》《封神传奇》《王牌逗王牌》《爵迹》等都以亏损告终。IP烂片在倒下,证明观众在成熟,2016年票房收入不及预期,是他们用脚投票的一种体现。成熟的观众必然倒逼急功近利、粗制滥造的电影市场走向良性循环,从这个意义看,2016年票房缩水用不着太悲观。

  但2016年的电影市场,也潜伏了不少危险苗头。《叶问3》风波揭开了中国电影证券化的一角,即将电影从前期准备到拍摄和宣发全过程所需的资金,做成标准化的理财或信托产品,进行融资。电影沦为纯粹的票房游戏,票房又被拿到资本市场运作,摇身一变成为投资工具。

  此外,2016年保底发行的案例越来越多,例如《致青春2》《绝地逃亡》《封神传奇》《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盗墓笔记》《我不是潘金莲》等。虽然保底发行并非不可,保底方也不至于像《叶问3》那样将保底基金包装成P2P项目,但不少保底方与资本市场仍有藕断丝连的关系,比如寻求二级市场上的股价抬升。保底成为资本运作的一环,带有强烈的赌博属性,许多保底方为达到保底数字不择手段,比如疯狂地对票房进行注水。票房证券化不仅让电影市场变得浮躁,也导致电影票房的泡沫化和资本市场的泡沫化。

  当电影成了票房游戏,电影项目成为融资项目,急功近利的市场氛围下,怎么指望片方安安静静地拍出好电影呢?2016年许多IP大片倒下,固然说明观众更加理性,但也从侧面反映出,2016年的烂片尤其多、尤其烂,豆瓣等影评平台的各项评分远远落后于2015年就是最直观的体现。

  正如那个小故事说的,桌上有半杯水,乐观的人说,还有半杯水,悲观的人说,只剩下半杯水了。2016年的中国电影市场迎来了转折点,它就像桌上那半杯水,可以是乐观者的期待,也可能是悲观者的预言,可以是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一个冷静期,也可能是中国电影由盛转衰的一个危险期。作为一名热爱中国电影的观众,我愿意当一个乐观者。中国电影产业经过长达十年的高速发展阶段,已经消耗甚至透支了太多可贵的有效资源,与之相对的,其在产业方面、美学方面的不足在不断凸显。但愿电影人能够在2016年这个转折点上反省缺陷、检讨不足,“良性地自我调整”,让中国电影真正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