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张嘉佳犯了新人导演该犯的错|荔枝娱评

2016年12月29日 12:34:4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Z

  (作者Z,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媒体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1936年建成的南京大华电影院,静静地坐在“中华第一商圈”新街口,被繁华挤压着像个格格不入的异类。

  门口的人们行色匆匆,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路过的是一段厚重的历史。杨廷宝主持设计、梅兰芳献艺演出,十几年前这座沧桑的建筑就被列入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边上的高楼鳞次栉比,传奇不断地更迭。

  昨天下午,在这个暮色中的老建筑里,“电影大师”王家卫和他的“门徒”张嘉佳,也似乎完成了一场充满仪式感的更迭。

  从畅销书作家跨界导演的张嘉佳最近交出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摆渡人》,尽管有王家卫坐镇监制、梁朝伟金城武鼎力加持,还有一票明星衬托,但是口碑和票房依然遭遇了双重滑铁卢。

  这个早生华发的新人导演正淹没在差评的口水当中。

  张嘉佳包场了这座电影院,流水式地增票,流水式地送所有观众每人一份包子,每人一杯咖啡。电影结束后,这场近乎讨好的仪式来到了高潮,王家卫和张嘉佳相继登台,他们的发言也近乎师徒式的逻辑结构,张嘉佳诚恳地说“愿意接受所有的意见”,王家卫则表示“对待新人要宽容,我当年也是被骂过来的。”

  回到电影本身,张嘉佳只是犯了所有新人导演都该犯的错误。

  原著小说的确不错,逻辑清晰、人物形象塑造得很丰满。但是,一个作品在文字呈现和影像呈现方面完全是两个概念。

  到了电影中,拿手的鸡汤独白、大段的配乐BGM、无厘头的内容,喜剧变成了闹剧,所有的元素成了一锅炖。大部分演员也压根没进入角色,都在进行脸谱化的表演,唯一让人觉得亮眼的,倒是专业歌手出身的陈奕迅,得意的风华和失意的颓然,层次分明。

  几位主演中,金城武是喜剧成分最重的一个,而剧本的苍白让演员只能靠夸张的台词和肢体动作来达到喜剧效果,常看电影的人都知道这是最低级的喜剧方式。片中也有对旧时光的回顾,只是试图用BGM来强行拉扯着观众进入剧情。

  像梁朝伟和金城武这种级别的演员不会有这么浅的表演层次,归根到底是剧本单薄和导演的功力尚浅。

  一个导演的功力不是在于多,而是在于少。

  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只有简单的光影,女主舒淇全片只有九句话,而影片最后的30分钟几乎没有对白。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画面用圆形遮罩盖住了荧幕3/4的尺寸,狭小逼仄的画面却让电影语言的表达更具张力。

  Less is More,少即是多。

  我们对待新人导演,不管他拿的第一手牌是否是好牌,我们都应该有更多的包容。张嘉佳以后会不会是传奇我不知道,但是每一个传奇的开头其实都很普通。

  没有理由张嘉佳从刚刚涉足电影的处女作开始,每部都叫好叫座,这不符合事物规律。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起起落落,每个人都会有无言以对的时刻,布衣粗食,可乐终生,何况张嘉佳只是做了他想做的事,承受他应该承受的一切。这就像春天花开,秋天果熟,冬天飘雪,一切都是自然发生,就已经很好了。

  一部电影若真不好,若真有对不起,对不起的仅仅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如此而已。

  一部电影若是好,就算享誉全宇宙,亦不过过眼云烟。真正能写进电影史的,滚滚红尘,又能有几个。那还要看张嘉佳自己,只是喜欢拍电影,抑或想进史,还是仅仅想表达他自己。我也不认为这三者之间有什么了不起的对错。

  张嘉佳昨天在大华电影院给观众发包子,一个厅接一个厅去感谢那些不知道从哪儿降临的捧他场的人。他向来重视这些人,胜过他的朋友。我认识的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开心失落都会哭,有点单纯,也像陈末那样有点“执”。

  电影的开头,我看到摆渡人酒吧的门头,一眼认出了那是1912酒吧街曾经的真实门头。那个“酒吧高尔夫”的最后一杯酒“答案”,其实也是南京的一个真实的酒吧名字。

  那些细微的隐秘的真实被埋置在灯红酒绿的声色当中,一切都变得模糊。那些曾经消耗在夜色中的青春和我们,它们如期远去、老去、死去。但是,好在风雨琳琅之中,张嘉佳至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在向内求索。

  有些话不需多说,来日方长,留到明天后天再说。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