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的“伦理哏”透露出落后的女性观|荔枝时评

2016年12月23日 15:42:1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闫红 

  (作者闫红,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作家;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继上次和曹云金互怼之后,郭德纲近日又因跟沙溢胡可之子安吉开不适当的玩笑,再次引发热议。某视频网站举办了一个颁奖礼,郭德纲见到了沙溢和胡可的儿子安吉,对着小孩子就来了一句:“我看着安吉怎么那么像我和胡可的孩子?”

  沙溢当即有些尴尬,试图岔开:“都说小鱼儿像岳云鹏,安吉再像你,我还活不活了。”

  “小鱼儿像岳云鹏”,指的是孩子的长相,岳云鹏长得甚是喜感,沙溢想以这句自嘲洗白郭德纲所谓玩笑里的猥亵感。但郭德纲并没就此打住,又来了一句:“这说明你们家人好客。”恶意来得更加明显。

  整个颁奖过程中,他不停地对安吉表达“我是你爸爸”这个意思,甚至指着沙溢对安吉说:“这个也叫爸爸。”连何炅都忍不住拍打他一下以示打住,安吉则明显地不开心了。

  我不知道安吉到底感受到了什么,但郭德纲这么说,不是为了逗他,是逗他的父母。有很多人孩童时代有过这样的经历,被男人拦住或是抱住,貌似亲昵实际上非常有压迫性地说:“喊爸爸!”同时左顾右盼,与围观者心照不宣地笑,那种愉悦感,是认为占了孩子母亲的便宜。

  这种场景被用到相声表演里,叫做“伦理哏”,百度百科说它“其实是发掘人本能的爱占便宜的猥琐心理”。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一个男人,声称自己与一个女人有性关系就会觉得占便宜,假如男女足够平等,男人如何能从这样一种虚拟的性关系里,得到占便宜的快乐?

  所以我们除了指责郭德纲不厚道之外,也许还会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在一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里,男人权力多么大,只要他哪怕开玩笑地说,他和某个女人具有某种关系,他本人以及围观者,就会觉得他占了上风——这个女人轻而易举地就蒙上了荡妇的色彩,而他自己不只是毫发无伤,简直是收获累累呢。

  这或者也是《我不是潘金莲》里,李雪莲上穷碧落下黄泉地要求伸冤的缘故。当她被指认为潘金莲,这个名字就会罩在她头上,必须通过很隆重的官方认定给予摘除。李雪莲的反应也许太过激烈,但是,那些官老爷的为难与尴尬,的确源于男人一向对女性持有过当的命名权。

  而男人无须有这种担忧,女人无法以牙还牙,否则不但不能损伤男人丝毫,还会自取其辱。郭德纲深知这一点,有次他说某女主持人“穿得像收费的似的”,又说柳岩“穿得像洗澡的似的”,还曾在某个节目现场,当女观众对着他喊:“郭老师我爱你!”他接口道:“哎呦姑娘嘴真甜!大伙儿知道为什么她嘴这么甜吗?因为我有糖尿病!”他儿子郭麒麟也子承父业,见到女嘉宾就喊妈,然后对着摄像头说:我爸告诉我,见到漂亮阿姨就要喊妈。

  当然,他们有时也会说某人是自己亲爹,暗示这个人和自己母亲具有某种关系,以这种方式来自我矮化自我羞辱,归根结底还是让观众在哈哈一笑中,感觉到男人拥有可以随意占女性上风的原始资本。否则,真没法找出究竟笑点何在。

  女作家徐坤发表于1996年的小说《狗日的足球》里描述过女性的这种困境。女教师柳莺是马拉多纳的忠实球迷,听说阿根廷队要来中国与国安队比赛,她兴奋异常。球赛终于开始,阿根廷迅雷不及掩耳地进了第一个球,她听见满场的人都在呼喊一个词:“傻比尔!”(那会儿SB还没有这么经常地在媒体上出现。)柳莺不由震惊了。

  “此刻,在几万人汇聚的公开场合,几万人哪!几万人的粗口汇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声浪,用同一种贬损女性性别的语言,叫嚣着,疯狂地挤压过来,压过来,直要把她压塌,压扁。柳莺赧颜,她那颗无端受辱的女性自尊,羞怯地瑟缩着,无处躲,无处藏,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如何是好。”

  1996年到现在,整整20年过去了,很多事物都在发生着变化,但女性的尊严依然是如此缺乏防护,某些男性对于自己的恣肆,依然如此缺乏察觉——假如不是得意洋洋的话。在这种语境下,如何谈到男女平等?

  还别说你是个男人,管不了这些事儿,周作人曾说,他是通过一个社会对于妇女和儿童的态度,来看它对“人”的态度,一个不尊重妇女和儿童的社会,从根本上,也是不可能尊重人的,它只服从强权,而你,不可能是永远的强者。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