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94岁失明抗战老兵如愿摸到新坦克

2016年12月11日 10:49:00 | 作者:李一虎 | 来源:荔枝网 | 点击:正在获取...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2016年12月5日,一篇无锡志愿者的微博瞬间在网络传开“抗战老兵94岁的钱建民爷爷想摸一摸国家最先进的装甲车”,老人表示了自己的心愿:我想摸一摸国家最新的装甲车:其实也很简单:只是想摸一摸,当年保卫的国家到底有多强大了。

  为了这个梦想,南京,无锡,江苏,乃至全国的志愿者以及爱心人士行动起来了。12月11日上午钱建民爷爷在某坦克部队的安排下,亲手触摸到了国产新型坦克,现场老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钱建民的基本情况

  姓名:钱建民

  原籍:江苏省无锡县东亭镇三蠡乡

  现住址:江苏省无锡市

  所属部队:驻印军战车营三营

  家庭情况:原来和女儿女婿同住,后辈都很孝顺,不幸的是几年前前爷爷女婿突然过世,家里少了一个主要经济来源。目前钱爷爷靠女儿一人退休工资赡养钱老,非常吃力,老人住不通风的储藏室里。

  关于补助:钱老有村里失地农民补助每月600多元。

  身体情况:虽双目失明,听力有点衰退,但钱老爷子精神不错,并且记忆力惊人。

  一心卫国,投教从戎

  1937年,日军轰炸无锡,钱监民爷爷在逃难途中目睹日寇罪行。当时中国部队武器差,日寇装甲战车横行无忌,扫射碾压中国军民。这给年仅15岁的钱监民爷爷带来很大震撼,他立志从军要当一个我们中国的装甲兵,驾战车与日寇决一死战。

  为此钱监民爷爷在逃难途中发奋苦读,终于在1940年6月在重庆考入当时中国装甲兵最高学府“陆军机械化学校”分在战车学生队学习战车驾驶以及战车指挥。

  1943年初,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发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17期毕业证。当时其他学生都分配了,可钱监民爷爷未分配,钱监民爷爷找教育长徐庭瑶问情况。

  徐庭瑶说∶“监民你留校任教吧。”

  钱建民回复∶“国难当头,学生愿意赴战场与日寇决一死战,决不辜负老师教诲。”

  徐庭瑶有点生气说∶“你认为留校任教就不是为国效力吗?” (徐庭瑶将军曾经在长城抗战中痛击日寇,后双方谈和签定协议时,日寇提出一条“徐庭瑶今生不得带兵”,所以徐庭瑶将军长期任军校教育长,钱建民爷爷的话触到了他的伤处)

  钱建民说∶“众位同年都已奔赴沙场,学生也与愿大家一起赴战场,同生同死。”

  师徒不欢而散。

  钱建民爷爷为上前线,先后四次找老师徐庭瑶将军争论,终获批准,直接被任命为少尉排长。

  沙场艰苦,打懵日军

  钱建民在飞越死亡航线“驼峰航线”后终于来到印度兰姆伽加入中国驻印军。并在印度参与组建并且训练了我们中国的“铁甲新军-战车营”。他也被任命为驻印军战车营第三营第一排少尉排长。

  当时营长是上校吴文芝,开始带士兵一批批的训练,主要是训练驾驶及无线电通讯以及射击。(钱建民回忆当时战车营共七个营,每个营有500多人,每个营不是辖三个连而是辖六个连)

  训练非常艰苦,钱建民回忆当时天气说:“中午,把生鸡蛋放到坦克上,可以烤熟。因为天气太热,中午时分无法训练。每天训练时间安排在上午10点以前,下午4点以后。晚上睡觉必须把棉被放在河水里浸湿,然后铺上塑料垫,睡在塑料垫上,半夜就干了,必须再浸湿,然后才能睡。没有电风扇更没有空调,而且蚊子蚂蟥毒虫多,再热也规定不能脱衣服的。”

  1944初,钱建民被提升为战车三营营部中尉战车战术组长。

  因为当时盟军首先装备了战车一营、战车二营,而战车三营装备没有到位,当时为了尽快让一营二营熟悉美式装备完成训练形成战斗力,同时增加青年军官实战能力,驻印军借调一部分未获装备的部队骨干加入一营二营。钱建民被借调至战车一营协助训练。

  1944年3月8日下午,钱建民随同战车一营到野外训练,那天他们开出驻地很远,钻入原始丛林。

  忽然,发现公路边有很多茅草房,有日军进进出出。日军同时也发现了他们。这时连长命令17辆坦克迅速散开,一起开火。

  钱建民我们第一轮炮击便命中日军指挥部,中国战车营纵横扫荡,像尖刀一样撕裂日军防线。骤然而至的袭击,一下子把这伙日军打蒙了。

  场地上,一具具日军尸体,横七竖八。枪支、弹药等散了一地。

  战斗结束,才发现这里原来是日军第十八师团司令部。这次战斗缴获了完整日军装甲车2辆,特别是用来发布作战命令的日军十八师团关防大印日军都顾不上要了,被战车营缴获。这次战斗,击毙日军450多人,其中有日军18师团作战科长,日军18师师团长中将田中新一狼狈逃窜,战车营立了大功。

  钱建民笑着说:“开火前大家根本不知道那里是日军十八师团指挥部。士兵只当是演习的,战后才知道真家伙。后来,史迪威将军知道后,给我们连送了一辆吉普车,上面写着AF1中国装甲NO.1。”

  1945年春天打通滇缅公路后,钱监民被在昆明的陆军后勤司令部汽车训练班的教导团团长易德明看中带回昆明在教导团任上尉联络官(教导团团长易德明,后升为副主任),钱建民负责对美国总教官伍兹中校的联络工作。后又调任西南公路军营指挥部上尉参谋,跟随易德明作为中方代表接收美军在西南各省的运输物资,之后到贵阳接收美国运输兵总团遗留下来的三千辆军车,分给了6个汽车兵团。美军回国时,钱建民代表中方开车送美军后勤司令拉克姆上校和美军运输团团长格索理上校从贵阳去湖南芷江机场搭乘飞机回国,并接收美军遗留的最后一批物资,最后一批物资因美军来不及处理所以是无偿接收的,包括汽车和一些汽油什么的。

  为救难民,意外失明

  任务完成后,在回贵阳的途中在贵州镇远县山区鹅翅旁遇到匪徒打劫难民,钱建民拯救难民时不幸被冷枪击中下巴(现在伤痕清晰可见),眼睛被溅起的玻璃刺伤。随从随即将已经休克的钱建民送到了镇远的军分区医院,紧急处理后连夜(11点)又送到贵阳的中央医院。部队长官想尽办法要医好钱老的眼睛,但终因医疗条件限制无法医治。

  1946年抗战胜利后钱建民被转入无锡第十一临时教养院(在现无锡市河埒口),1948年又转入浙江萧山临波镇第四盲残院,直到解放,返回原籍无锡县东亭镇三蠡乡南家村家中。

  女儿11岁回到钱建民身边,因他是盲人无法干活只能靠搓草鞋养大女儿,也因为失明没有工作,钱建民目前没有退休工资,靠补助维生。

标签:正在获取...

来源:荔枝网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