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9.5分国产剧当年收视惨淡,现在该让它刷屏了

2016年12月08日 15:19:19 | 来源:毒舌电影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前几天,有一条新闻让不少人激动得叫出来。

  《大明王朝1566》终于要重播了!

  也许部分网友没看过,但看过的一定知道,《大明王朝1566》绝对是不掺一滴水的神剧。

  《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

  看看这团队。

  导演张黎,编剧刘和平,主演陈宝国、黄志忠、倪大红……

  这评分,9.5。

  这一水好评——

  然而,与超优质的底子不匹配的是,它当年遭受的冷遇。

  2007年,湖南卫视首播时,收视始终没有冲破0.5%。

  0.5%是什么概念?

  2007年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是《士兵突击》,平均收视率7%。今年收视率最高的《芈月传》也有3.5%。

  不到0.5%,毫无疑问的惨淡。

  @粒娅 真是说中了Sir的心声:

  这剧就是生错了年代,如果放到现在,绝对可以像《琅琊榜》《伪装者》一样,刷爆大家的票圈。

  万万没想到,今天,《大明王朝》竟真的“死而复生”。

  Sir愿为它刷爆朋友圈出一份力。

  撸。

  电视剧一开篇就铿锵有力——

  钦天监监生周云逸,被东厂提刑太监冯保杖杀于午门外。

  周云逸代表官中清流,却因为谏言而死;冯保飞扬跋扈的态度,是明末宦官势力之大的缩影。

  只一场戏,就把人带进明朝末年,险象环生的政治局势。

  同样在说官场,《大明王朝》比《纸牌屋》更厚黑,比《潘金莲》更深邃。

  《纸牌屋》多少迎合了老百姓对权力顶峰残酷争斗的臆想;而《潘金莲》因为主客观原因,只能在真实与荒诞间不停往返。

  只有《大明王朝》,不论宏观与微观,你都找不到破绽。合起来,就是一个我们久闻其名,但前所未见的官僚体系。

  这个体系,用两个字概括,就是规矩。

  剧中有场戏——年末天降瑞雪,这对于久旱的大明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太监冯保当下就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他要抢在所有人之前,向皇上报喜。

  这一举动惹恼了他的头头,掌印太监吕芳,最后只能落得自打自脸。

  为什么?

  朝堂的权力等级如此森严,何时该进,何时该退,都有它的步法。

  而冯保错就错在心急,他不该僭越等级。

  不信你看上朝时的百官互怼。怼,也需要旗鼓相当的等级。

  正方小阁老严世藩:王八蛋户部你偏心,凭什么不给我主管的吏部和工部开支?

  反方户部尚书徐阶:请问对方辩友,几个部里是不是就你亏空最大?地主家也没余粮啊,你再这样老子不干了!

  这些针锋相对,既是说给对方听,更是说给上级听——

  皇上啊,大明现在穷啊。

  经历了年初的旱灾、水灾,外有倭寇,内有饥荒,国库早已被掏空。

  皇帝嘉靖倒是镇定。

  大臣在堂前吵吵,皇帝在堂后尿尿

  不就是没钱么?西方人傻钱多,海上丝绸之路走起来,我们的绸缎都是不可估量的雪花银。

  蚕丝不够怎么办?那就多种桑树,浙江稻田一半改桑,粮食不够,外省调拨。

  皇帝嘉靖自以为自己政策完美,但中国官场,历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一个“改稻为桑”,具体执行的层层官吏,都在想方设法利用这个机会,兼并农民土地,中饱私囊。

  一道服务民生的旨意,却令多少农民无家可归。

  而在这条利益链背后,又是多股政治力量在暗暗角力。

  嘉靖帝朱厚熜,看似一心修仙,实际想独尊皇权。

  阁老严嵩,他和他儿子严世藩组成的严党,是朝堂权力最顽固的势力。

  内阁大臣徐阶、高拱、张居正肩负为“新王”开路的重任,裕王登基前,有必要肃清一切旧势力。

  还有更多的,是不站队的宦官,他们把控着票拟批红的权力,蠢蠢欲动。

  在这场权力斗争中,没有谁是绝对的清浊,也没有谁有万试万灵的金手指,他们只不过是一帮大权在握的凡胎肉体,想要在这危如累卵的局势里,挣扎出一条血路。

  每个人都为自己杀红了眼。

  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头冯保越级报祥瑞的事情如此严重,因为他触及了权力斗争最敏感的部分——利益。

  刷到这,别忘了这剧还有一个副标题:《嘉靖与海瑞》,嘉靖出现了……海瑞呢?

  作为男二的他,居然等到第六集才上线。

  这很刘和平。

  熟悉他的作品的观众都知道,慢和稳,就是他的两大特色。

  剧情不疾不徐地推进,为的就是铺垫一盘大棋,而这盘大棋越波谲云诡,单枪匹马当清官的海瑞和他所拥护的价值观,也就越令人动容,越扎眼。

  海瑞不媚权贵、不为私欲。因为不肯下跪,他又被人称作“海笔架”。

  身处纷繁错综的权势关系,正直的海瑞只想专心做好一件事。

  于是他临危受命,被派遣到改稻为桑的前沿——淳安县任知县。既要独立于党争,又要想办法推行国策。

  这项任务只有他才能完成。

  正直绝对不是傻,而是有智有谋的考虑。比如海瑞,他为了大局,就知道什么时候该缩着脑袋,什么时候可以将对手一军。

  事实上,《大明王朝》里每个人物,其性格都不止一面。每个人的行为,都是出于自己的位置和动机的综合行事。

  剧中借皇帝嘉靖之口,打了一个很恰当的比方:

  云在青天水在瓶

  你们这些人有些是云 有些是水

  所做的事情不同而已

  所以,严嵩和严世藩绝不只有掌权的欲望,还有在朝为相的艰难。

  胡宗宪也不是首鼠两端,只是在两难之下做出了他能做的选择。

  嘉靖更不止是一个被权力腐蚀的独裁者,他也有自己的孤独。

  对待权力,《大明王朝》绝不是众口一辞的讽刺和批判,它无意过问权力的是非,它在意的,是权力的利害。

  换句话说,权力固然有强大一面,但一个身处权力中心的人,却也无时无刻焦灼不安。

  在这班牛逼闪闪的权力动物中,Sir印象最深的,是掌管织造局的大太监杨金水。

  他的故事,几乎是数百年中国贪官的演义。

  和现在的贪官污吏一样,杨金水也喜欢在饭局上完成自己的计谋和布局(这可以理解成谋害他人于暴饮暴食)。

  与锦衣卫在一起,不提抓人,先聊女儿红。

  上一秒还谈笑风生。

  下一秒就目露凶光。

  最终,一生算计他人的杨金水,被自己算计到只能通过装疯来洗脱贪污嫌疑。

  吃树叶。

  便溺满身,冷水浇头。

  不得不说,王劲松老师完全把杨金水这个可怜又可恨的人物演活了。

  问题是,杨金水的倒台能说明什么吗?并不能。

  甚至,严嵩的倒台也不是终点。

  《大明王朝》想说的其实是,权谋斗争不是谁最终斗倒谁,而是平衡。

  而达成平衡的手段,就是摸清规矩,利用规矩,尊重规矩。

  忠臣、奸臣、帝王;清流、浊流、高山。这三者互相牵制,看似谁也容不了谁,其实,谁也离不开谁。

  这也许是海瑞这样的真·直男所不能理解的。

  比如这个海瑞 自以为清流

  水却淹没了山头

  这便是泛滥

  不论从哪个方面,《大明王朝》都完全呈现出一部精品连续剧的指标。

  它对得起历史的实感。

  在这里,Sir有必要重提何为历史剧实感。

  部分毒友一定记得当年吴宇森《赤壁》上映后,负面评论铺天盖地,在所有的批评,Sir最服编剧芦苇的评价:

  芦苇是这样理解历史实感的:

  我们都认为《赤壁》应该忠于历史,那么怎样才算忠于历史?关键在于忠于历史的精神,而不是执着于某些历史细节。

  即是说,忠于历史不是百分百还原历史,是对时代人物精神的精确把握。

  而《赤壁》呢,用芦苇的话说,当曹营80万大军逼近,东吴的主要军事领袖周瑜却还在看诸葛亮给母马接生。

  这个情节就完全脱离了那个时代的实感。

  《大明王朝》恰恰站在《赤壁》的反面。

  熟悉明朝历史的人都知道,淳安县并不归浙江行省管辖;严世藩是一个胖子+独眼龙;按照剧情时间线,张居正那个时候也还没有进入内阁。

  甚至连电视剧开头的主线任务“改稻为桑”,也不是真实的历史事件,是编剧刘和平根据历史背景杜撰的。

  但刘和平和张黎完全把握了历史剧最重要的实感。

  于故事,牢牢把握着明朝乱世中,官僚民生运转的规矩。

  于画面,华丽而低调的光影,中正但层次丰富的构图,淋漓尽致地彰显出皇室的威严和贵气。

  导演张黎甚至透露,自己借鉴了自己崇拜的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孤独与诗意:

  《永恒和一日》VS齐大柱目送胡宗宪

  《尤利西斯的凝视》VS 海瑞出任淳安县

  乃至于表演,于台词。

  连音乐也多次借用《雾中风景》《鹳鸟踟蹰》《永恒和一日》里的弦乐和钢琴曲。

  这些古典、庄重、隽永的质感,就是一部历史剧该有的实感。

  也只有这种的历史剧,才能真正触动时代的灵魂。

  这里所说的时代,不分早晚。

  所以,看虚构的《大明王朝》,你还是会入戏。会认为真有另一个平行宇宙,在那个平行宇宙里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么嘉靖、严嵩、裕王、海瑞等人就会像剧情设计的那样走。

  所以,看过去的《大明王朝》,你会有一种我们现在的世界被说中的错乱感。

  现实的中国活在历史的中国中。@闲人

  嘉靖年,本朝事。@柏林苍穹下

  所以,这样讲规矩的历史剧,会成为一时的遗珠,但绝不会一辈子被无视。

  就像最后一集,嘉靖问海瑞:

  既然为君的是山

  你说的

  这些圣君、贤主

  哪座山还在

  海瑞回答是:

  都在

  在史册里

  在人心里

  2017,是时候让重播的《大明王朝1566》红起来。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