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荔枝娱评

2016年11月20日 11:10:50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曾于里

  (作者曾于里,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青年文化评论者;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冯小刚、范冰冰、潘金莲,单单这三个符号,就足以让《我不是潘金莲》成为话题之作。上映之日,因万达院线仅给了《我不是潘金莲》10%的排片,冯小刚在微博上对王健林“开炮”,随后王思聪回应——这更是让电影一下子成了新闻的主角。无论这是否是炒作,结果是,大家都知道之前在国际影展上好评如潮的《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了。

  盛名之下,笔者走进了电影院。但我必须如实说出我的感受:观影过程中,笔者差点睡过去了。

  首先是画面。这是冯导的一次“改革”,他采用的是圆形构图,影像没有铺满整个银幕,只有中间部分一个圆形,其直径就是银幕的宽度。电影进行了差不多半小时后,伴随着李雪莲进京告状,圆形构图变成了正方形。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很显然,冯小刚正是想利用影像的方圆转换来影射故事。但与李安120/秒的差别在于,李安的技术革新有助于主人公情绪的展现,但冯小刚的方圆与主人公的情绪表达并无直接关联,它更近乎一种纯粹的形式游戏。

  圆形构图,的确有着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美感,但其呈现在大银幕上给人的感觉就是,看得太累了。就像是客厅原本摆放的是64寸电视,结果突然换成了17寸的笔记本,人物都堆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显得很“挤”。尤其是冯小刚使用了大量的中景,想要看清人物的表情太过费劲。

  其次,李雪莲这个人物形象,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无辜”,甚至有那么点“讨人嫌”。李雪莲为与丈夫多生一个孩子,夫妻俩决定“假离婚”,等小孩出生后上了户口就复婚。结果两人离婚之后,李雪莲的丈夫与另一个女人结了婚。李雪莲为此告上法院,要求法院判定他们这是假离婚。但他们离婚证在手,法院判定他们离婚属实,这是正确的判决。李雪莲为此开始了不依不饶的上诉,尤其是被丈夫污蔑是潘金莲后,为了争一口气,她更要证明他们是假离婚。

  有人把李雪莲与秋菊对比,可秋菊好歹有理在身;但到了李雪莲这里,无论是法理上,还是程序正义上,她的上诉都是站不住脚的,她自以为的正义,更近乎一种“我弱我有理”。我被丈夫欺骗了,我流产了,我是一个被欺负的弱者,可官员们竟说我们是真离婚,我必须上诉,官员们如此怕我到北京上诉,我越是要告到北京去。到了后面,上诉几乎成了李雪莲活着的动力,她为告而告,与其说她为了正义,毋宁说,她只是为了满足她自己都察觉不出的愚昧和私欲。即便她告状的过程中牵出了一系列颟顸的官员,但这并不是她“告状有理”的理由;即便她的遭遇值得同情,但她的所作所为也应被谴责,她是弱者,也是刁民——她甚至曾鼓动自己的弟弟和一个贪恋她美色的屠夫去杀了自己的丈夫。但整部电影对于李雪莲的情感基调是同情的,电影的几位主创在一系列采访中的态度也是如此,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错误的情感倾向,如果李雪莲值得鼓励,那简直就是“文明法治的倒退,蒙昧暴力的崛起”。

  整部电影唯一可称道的是,伴随着李雪莲不断往上级告状的过程,打开了一幅官场浮世绘。对,你所知道的中国官场的种种陋习,电影里都有呈现。比如官本位,官员只对上级负责而不是对老百姓负责,两会等敏感时期地方官员的维稳……冯小刚非常轻巧地将这些问题体现在官员与官员、官员与李雪莲的互动之中,常常有心照不宣、令人哑然失笑的时刻,尤其是一群黄金配角的精彩演出,更是将下级官员为了迎合上意——却被李雪莲弄得团团转的焦灼、无奈、无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整部电影的华彩时刻,贡献了最多笑点,也是电影的批判锋芒所在。但可惜,因为种种因素的存在,几段突兀生硬的画外音,又让这批判力度大打折扣。

  总体上讲,《我不是潘金莲》只能算是一部合格之作,无论是艺术上、思想深度还是批判力度上,它徒有其表,并没有什么真正能够让人有“打了激灵”的感觉。为了写好这篇影评,我只好不断提醒被圆形构图弄得昏昏欲睡的自己——千万不要睡过去。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