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清明时节,看看古人怎么对待死亡

2016年04月01日 15:49:14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荔枝新闻专稿/墨白)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随着清明将至,祭扫再次成为话题。清明断雪,地气上升,万物勃发。选择在无限生机的清明时节祭扫,这其中蕴含着古人怎样的生死观?

  【古人怎么说“死亡”?】

  古人对于死亡的说法,等级分明。最明显的答案,是《礼记·曲礼》中说:“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甍,大夫死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

  随着语言的变迁,死亡的说法也愈来愈多,也愈来愈复杂。

  天子“死亡”的说法包括“山陵崩”、“驾崩”、“晏驾”、“千秋”、“百岁”等,其余人则称“殁”、“殂”、“千古”、“殒命”、“捐生”、“就木”、“溘逝”、“作古”、“弃世”、“故”、“终”等。

  古人对至亲死亡也有特殊的说法。比如,父亲去世叫“失怙”,母亲去世叫“失恃”, 源于《诗经》中说:“无父何估,无母何恃”。父母双亡则称作“孤露”、“弃养”,而长辈去世则可婉称“见背”。

  对于未成年的孩子死亡,则分为“殇”和“夭”。其中,“殇”指不满20岁死亡(或为国战死),可依据年龄分为上、中、下三种“殇”。

  而涉及佛道等宗教的死亡,则称为“涅般”、“圆寂”、“坐化”、“羽化”、“示寂”、“仙游”、“登仙”、“升天”、“仙逝”等。其中,“仙逝”用法较广,也可以用来表达其他自己所尊敬的人去世。

  说起自己的死亡,古人则尤为谦虚。例如,《史记·范睢蔡泽列传》中说:“使臣卒然填沟壑,是事之不可知者三也”,其中,“填沟壑”就是指自己死亡。

  【古人怎么看“死亡”?】

  死生如昼夜,何必徒伤悲

  谈到古人的生死观,避不开的是庄子,《庄子》中谈及生死的部分多而又多。譬如,“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面对惠子的质疑,击缶而歌的庄子说,“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在庄子与髑髅的对话中,哪怕髑髅听说可以复生,却“深矉蹙额”,皱着眉头拒绝:“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而与此类似,《孔雀东南飞》纵然夫妇分离双双自杀,仍“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梁祝》同样的殉情悲剧,也同样以化蝶双飞结局。“死亡”变成一种达成未竟想望的途径,漆黑却有些温度。

  死生系天命,事人方事神

  与之相对的,则是孔子的生死观。譬如,孔子曾在痛失颜回时连呼:“天丧予,天丧予”,归咎天命。面对子路的问题,孔子仍稍有避讳的说:“未知生,焉知死”。而在《论语·述而篇第七》中,同样记述“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不会像庄子一样,和头盖骨聊天讲故事,他敬而远之,却也“朝闻道,夕死足”,并不惧怕死亡。

  如果用现代汉语来说,这大概是一个“天长地久”与“曾经拥有”式的命题,没有好好拥有过的人,何必谈什么天长地久。

  【古人怎么写“死亡”?】

  而在古人的诗词中,直面死亡的诗词也不胜枚举。

  恋人情难自抑,便许以死生。《诗经》中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汤显祖借杜丽娘之口说“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燕去楼空,佳人不在,元稹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苏轼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归有光说“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一片深情,全在行间。

  谈及他人之死,古人感怀。《史记》记载荆轲的死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李清照写项羽之死说“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杜甫有感于诸葛亮之死说“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曹植描写白马之死说“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李白写无名侠士之死,说“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只可叹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说及自己的死,屈原上下求索,说“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陆游饮恨长眠,说“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文天祥悲愤交加,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大概所谓死生亦大,或赞或叹。

  最后,借钱钟书先生一句话,愿死者如生,生者无愧。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