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时评:反讽是网红的第一生命力

2016年03月25日 17:39:3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朱迅垚

  (作者朱迅垚,“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资深媒体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红,本质上是对正谕偶像塑造体系的反抗和解构。

  所谓正谕,意味着正统、主流、罗格斯中心主义和国家叙事。古希腊经院哲学,中国古代经学理学,传统媒体话语体系,都是正谕话语的典型。

  从语言哲学角度分析,正谕话语有三个特点:语义的单纯性、能指与所指的统一、一个中心和向度。这是中性的技术分析,正谕话语实际上并无褒贬之分,它可以为任何话语所用,但由于功能和性质,主流意识形态的书写和表达显然更接近正谕话语。

  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主要载体,人物可以成为意识形态的鲜活案例,故而国家主义英雄人物的走红多是正谕体系的产物,但市场同样也能培育正谕人物,例如那些在市场话语中零负面新闻的明星(这并不是说负面人物就不是正谕的,用传统话语体系解读的负面人物,也都是正谕的)。

  从微观来说,正谕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它之所以是主流,因为它本质上是每个人身体的主流。那就是形而上学、思想体系、三观以及对精神灵魂的思考。但我们也同样能够感受得到,在我们的身上,存在着对自己的逆反和挑战。如果自我是权威,是一元中心的话,那么我们的自我同样存在反对权威和多元倾向。

  这就是自有人类以来,在庞大主流的正谕表层之下,始终存在着它的对立,那就是反讽话语。反讽话语意味着戏仿、讽喻和寓言,意味着一元中心的终结,意味着能指和所指的分裂,话语主体从主流意识形态中解放出来,培育着它的反对者和解构者。

  反讽话语始终像巨大的暗流存在着。对于偶像,人们同样热衷于去解构,戏仿和反讽。正谕体系的反面,也往往以负负得正的方式出现新的反讽话语。

  在传统时代,几乎所有红人,都是正谕偶像塑造体系的产物。但,幸或不幸的是,我们身处一个大变革的时代。

  互联网释放了我们每个人身体里巨大的反讽诉求,进而形成史无前例的反讽话语大爆发。反讽是这样一种奇怪的东西,它的对立面越强大,它就越有生命力。而主流价值观,显然是最强大的正谕话语。

  由这套理论,我们就能明白网红的逻辑。木子美、芙蓉姐姐、凤姐、宋祖德,几乎无一不是对正谕话语的挑战。他们不是传统审美,挑战主流价值。到了微信时代,各类自媒体公众号成了新的网红。无论是咪蒙还是Papi酱,无论是王五四还是六神磊磊,几乎都是在用反讽话语作为他们的招牌。而对于罗辑思维和高晓松来说,严肃八卦或者历史掌故,无非是借古喻今的另一种形式。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尤其在微信公众号时代,一篇文章如果是正谕手法来写,往往没有太高的点击率,大量的微信文章都是反讽的、戏谑的、解构的。

  某种程度上说,消费主义并不天然就是反讽话语。正因此,在大批网红中,产生了一批职业网红,或者欲望网红。这批网红并不是反讽话语的产物,他们不是因为与某种反讽话语达成一致而走红。相反,她们以身体作为条件,背后有一整套工业体系。他们有着标准的脸蛋、身材、眼神以及拍照姿势。这批网红的走红是消费主义的走红,与反讽关系不大。同样因此,她们转瞬即逝,泯然众人,公共社会并不会记住她们的面孔。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